第641章 白水河上白水寨

刘大柱亲自开着面包车,嘟嘟嘟的朝白水寨开去。

去白水寨的路倒是不难走,而且路上的车子也非常的少,所以他开的还不算慢,但是到了最后的一段路,就只能坐船了,车子无法通行。

“大柱医生,这个,就不麻烦你送了,就送到这里吧,前面全是水路,你这车也没法进去了……”

这个时候,那个叫老旦的病人说道。

看到岸边停着的小木船,刘大柱无言了,本来以为自己开着车子,送病人回去的同时可以到白水寨里去看看情况,没想到竟然会这样。

“这个,除了水路,就没有别的什么路可以进去了吗?”刘大柱还是不甘心的问。

“没了,这是进寨子的唯一的方法,只能坐船……”

“这个,那行吧,我都已经决定要去你们寨子买烟抽了,既然都已经到了这里,我还是一起去好了,这个车子就停在这里……”

刘大柱的决心很大,把面包车停在河边,就跟这三个人一起上船了,那几个人也不好阻止他,毕竟人家免费的帮他们看了病,但貌似又有些担心似的,三个人凑在船头嘟嘟囔囔的在交头接耳商量着,不知道说些什么。

这个时候船上只有他们四个人,撑船的是个老头,因为刘大柱付了双倍的价钱,他才答应单独划船送他们进寨子的,不然的话,这船就需要坐满人,才会划进去,不然船老板也划不来。

刘大柱没有管前面的几个人,他站在船尾巴上,叼着烟跟划船的老人聊天。

“老人家,来抽一支烟……”他掏出烟来,想跟老人套近乎,不过老人没有理他。

刘大柱拿着烟的手伸在半路上,很尴尬的等了很久,撑船的老头还是没有接他的烟,只好又笑着收了回来。

这些白水寨的人,还真是奇怪啊,一个个的都不爱理人。

刘大柱只能自顾自的叼着烟抽了起来,他看着划船老人,然后忽然就皱起了每天,貌似发现了什么。

“这个,老伯啊,你是不是有风湿啊……”

刘大柱忽然这么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那个船夫只是撇了他一眼,然后就继续专心的划他的船,还是没有说话。

“老伯,那个,我其实是个医生,最擅长的就是治疗风湿骨头,我看你风湿挺厉害的,要么我帮你治治……”

“我看啊,你是个骗子吧……”老船夫终于开口说话了,但是一出口就没有什么好听的,竟然开始怀疑刘大柱是骗子了。

因为在他的印象里,只有骗子才会这么的花言巧语,故意和他这么套近乎的,这个家伙不会是想不付船钱吧,所以才故意说给他治疗风湿,刚才在岸上还说要给双倍船钱,看来是真的遇到骗子了。

“这个,我真心的不是骗子,你问他们两个……”

刘大柱感觉有点点尴尬,不知道自己长的这么一副英俊的样子,怎么就像骗子了,真是坑爹啊,但是在这样的老人家面前,还真心的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才好。

听到刘大柱叫他们了,坐在船头一直在窃窃私语的三个人连忙朝这边走了过来。

“是啊是啊,胡老根啊,他真是医生,就是刘大柱医生啊,我们三个的病,都是让他治好的,而且不要钱,你看,这还不放心,非要送我们回来不可……”

“老旦,你说什么,说他是刘大柱?”

这个划船的老人是认识老旦的,听到他说的这句话,就很不相信似的,一边划桨一边盯着刘大柱看,这也太年轻了吧?

“胡老根啊,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他真的就是刘大柱……”

“哦哦,神医啊,那,那我还真的要请你帮我看看了……”听了老旦的解释,这个划船的老人有些激动了,他本来一直都是一副冷淡的表情,但是这个时候变得完全不一样了,连老脸都红了起来,划桨的手也在激动的微微的颤动。

这位老船公,因为长期在水上划船,连晚上也经常住在船上,所以得了很严重的风湿病,一到了晚上,他就会全身痛得受不了,特别是手脚的关节部位,那个痛得,恨不得要剁掉的节奏。

“好的,你放心吧,等下到了岸上,我就给你治疗一下……”刘大柱满口答应了。

这个时候,那个老旦走到刘大柱的身边,把他拉到一边说道:

“大柱医生,那个,我们寨主里有规定的,就是,就是不能让外人到寨主里面去……”

说这个话的时候,老旦显得十分的尴尬,刚才他们三个人一直才船头商量的就是这件事情。

本来以为刘大柱会送到河边就行了,没想到他坚持要送他们回到家里,这下就出问题了。

开始老旦不好意思跟刘大柱说出实话,但是这个时候船已经快到寨主门口了,他就开始着急了,不得已才红着一张老脸,把寨主里面的规定给说了出来。

“……”

刘大柱因为无言了,没想到还有不让外人进去的地方。

“怎么,老旦,你没跟寨主说过吗?”听到老旦的话,胡老根奇怪问道。

“是啊,没来得及跟寨主说呢,你看现在人都来了,再说也来不及了啊……”老旦的样子很着急,刘大柱一看就知道这事情肯定是真的。

“这个,还有别的办法没?”刘大柱问道。

他已经到了寨主门口了,不可能不进去吧。

“那,那这样吧,到时候你就说,是我的表外甥,来看我的,到时候就叫我表舅舅,你看,这行不行?”

老旦有些不好意思开口,因为这个事情毕竟是占人家的便宜。

“行,没问题的,这有什么的,呵呵,表舅。”刘大柱倒是很大方,反正这个老旦也这么大年纪了,叫他表舅自己也不吃亏的。

“好好好,那就行了,亲戚还是可以到寨主里去的,你喜欢住多少天都行……”老旦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他刚才担心了很久,现在也放心了。

几个人都互相说好了,谁也不许透露出去,然后那个胡老根就加快了划船的速度。

这条河就是白水河,所以在河上游的寨子就叫白水寨了,寨子三面环山,只有寨子门口面对这一条白水河,要进出寨子,都必须要坐船才行。

白水寨的寨子门口,有几条小码头,码头上停了几条小船,都是用来运人和运东西出去的。

这里基本和外界很少有联系,寨子的事情都由寨主白山风负责,只要不出大事,镇里那些当官的人也乐的自在,一切随他去了,再加上寨主里都是少数民族,出于照顾少数民族的生活习惯,连警察都很少干涉他们。

河水清澈见底,河底有几条小鱼,在石头缝里钻来钻去,时而也能看到大鱼游过,像是人间仙境一样的纯净。

渔船渐行渐近,终于嘭的一声响,靠在了石头搭成的小码头上。

“胡老根啊,又让你赚到了啊……”

船刚刚靠岸,就有另外一条船上的人,跟他开起玩笑来,接着一条小木船就轻盈的划了出去,按照规定,只要有船靠岸,就必定有另外一条船划出去,到该去的地方等着接人回寨,方便大家进出。

“到了,大家下船吧……”

胡老根跳下船,把竹篙插到船头的洞里,通过穿透的洞,插到了河边的泥沙之中,然后又拎了一根绳子,把船绑在了岸上的一个大木桩上面,这样就能把小船固定在码头,不至于被水冲走。

就在这个时候,有两个拿着鸟铳的小伙子走了过来,这两个小伙子都穿着他们少数民族的服侍。

“喂,老根啊,怎么带了一个陌生人进来,他是谁啊,寨主同意了没?”

看到这两个小伙子,刘大柱没有说话,他们背着的鸟铳很长,这种东西,打不死你也会折磨死你,打出来就是一管子铁砂还带着小钢珠子,一旦打中,会让人痛不欲生,刘大柱有些怕怕的感觉。

“哦,这个是老旦的外甥……”胡老根解释道。

“外甥,我怎么没见过啊……”

那个年轻人,朝老旦走了过去。

“喂喂,老旦,你家有这么大的外甥吗?我怎么没听过?”

“哦哦,小王,这个是我家里表外甥,今天我在镇里碰到他了,就叫他过来我家里耍耍……”老旦连忙跳上岸,走到那个叫小王的年轻人面前说道。

“那行,你在这里签个名,要是出了事情,你可得兜着……”

刘大柱跟在老旦的后面,心里不禁暗暗的震惊不已,没想到进个村子而已,还得有些担保,还要签名,搞的跟进某些高档小区一样的节奏。

不过这也无可厚非的,既然城里的小区需要熟人带着才能进去,而且还要签名登记身份证,那么人家的寨子里,要签名才能进去,也算不过分的。

“走吧,跟我来……”

上了岸之后,几个病人就各自回家了,只有老旦和胡老根还在,带着刘大柱就朝寨子里面走了进去。

喜欢山村名医请大家收藏:()山村名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