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6章 差点醉死

“老大,酒来了,你,你怎么了?”

看到刘大柱靠在柱子上,好像很难受的样子,两个小弟拎着酒走到他的身边,担心的问道。

“我,我没事,你们都到前院去吧,放好哨就行了,不准任何人进来,还有,还有照顾好刚才那位姑娘……”

“是,我们马上就去……”

金龙帮的小弟虽然担心,但看看刘大柱貌似只是喝醉酒,就一个个的撤退到了前院,不敢再多问半句话。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之后,刘大柱才无力的盘腿坐在了院子中间。

此时他已经感觉头痛欲裂,肚子里一阵一阵的绞痛,好像这一次真的要死了一样。

“不管了,天如果要我死,那就只能去死了,希望我的亲人很朋友,能够过得幸福……”

刘大柱默念了一句,看着满桶的酒,然后艰难的朝那边移动过去。

这时候黑狼的危险基本已经解决,如果自己就这样死了,玉莲姐虽然会难过,但不会有什么危险,只要这样,能够让亲人和朋友不至于被人伤害,那就足够了。

他满头大汗,慢慢的用力朝那一桶酒移动过去,虽然相距只有一米的距离,但已经累得他满头大汗,剧烈的痛,让他浑身的颤斗。

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苦,今天刘大柱才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但是他不想死,自己还有那么多女人需要照顾,还有那么多的事情雪月去做,必须要坚持下去。

他咬着牙,终于模到了酒桶,一头就趴在了桶上。

“玉莲姐,你一定要好好的……”

这时候,他最担心的还是玉莲姐,因为别的女人都是很有独立个性的女人,离开自己之后不至于无依无靠,只有玉莲姐,要是自己真的死了,不知道她会不会坚持下去。

刘大柱含着眼泪,抬头看着天上微微的晨曦,然后惨淡的笑了笑,一头扎进了酒桶里面,咕咕嘟嘟,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不管怎么样,就算是药酒无效,就算是醉死,也只能这样了,这是唯一的希望,没人任何别的办法,他只能试试。

刘大柱的整个头都趴进了桶子里,不停发疯的喝着里面的酒,连鼻子里面都被酒灌满了,整个的一桶酒,迅速的朝下降落下去。

“咕嘟,咕嘟,咕嘟……”

一阵阵喝酒的声音,刘大柱已经忘记了一切,只知道自己必须要喝,不顾一切的喝,不要命的喝。

这个时候,他的头越来越晕,肚子里已经灌满了酒,就在一桶酒马上要喝完的时候,终于失去了知觉,一头倒了下去,铁桶子也跟着哐当一声,朝一边滚了过去,剩下的很少的酒液,从桶子里缓缓的流了出来。

刘大柱倒在了地上,满头都湿透了,整个人都像是被酒泡过似的,浑身都是酒的颜色,他就那样四肢大张,仰面的倒在院子中间,脸上和身体上的肉,全都变成了通红的颜色,貌似已经喝得醉透了,已经醉的像个死人一样,倒在那里一动不动。

……

中午时分,杨黑山从外面来了,开着他那辆黑色商务车一冲进来,立马跳了下来。

“帮主,你来啦……”

“哈哈,帮主越来越潇洒了哈……”

“是啊是啊,咱帮主变成小白脸了都……”

看到杨黑山来了,小弟一起围了过去,不停的拍着他的马屁。

“喂,那么多废话干嘛,那个,老大到这里来没有?”杨黑山一边朝屋里面走,一边问道。

他今天打了半天的电话,刘大柱的手机都没有打通,然后又亲自跑到那个小旅馆看了一下,发现那里早不见人了,所以才匆匆忙忙的往这边跑了过来。

“老大啊,老大昨晚上就来了的,不过……”几个小弟欲言又止的看着杨黑上,不知道这事情该怎么说才好。

“不过你麻痹啊,快说……”

杨黑山都急死了,直接一把就把离他最近的那个小弟给抓了过来,非常凶的盯着他。

“大哥,大哥啊,老大他,他昨晚跑到后院喝酒,到,到现在还没出来呢,不知道是不是醉了……”那个家伙被吓得不轻,生怕杨黑山会打他。

“神马,喝酒,喝多少酒?”

杨黑山的眼睛瞪的更大了,没想到刘大柱的酒瘾也会这么大,半夜跑到这里来偷好酒喝。

“他,他让俺们,给他打了一桶酒,是,是装水的那种大铁桶……”

“神马?你们是猪啊……”

杨黑山吓到了,一把就推开了那个小弟,那个家伙被推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痛得呜呼哀哉。

杨黑山顾不了那么多了,刘大柱从来不会那么不要命的喝酒,昨晚他竟然一个人躲在后面喝那么多酒,肯定是遇到事了,男人喝闷酒,要么是为情,要么就是自暴自弃想死了,这都不是什么好事。

杨黑山丢下一堆小弟,自顾自的朝后院跑去。

“卧槽……”

跑到后院,看到院子中间直直的躺着一个人,他被吓到了,急忙冲了过去。

“大柱,大柱你咋地了?”

他扶起刘大柱就摇晃了起来,闻着这满身的酒气,果然是喝了不少啊,那一只装酒的桶子就丢在旁边,竟然被他给喝完了,这不是寻死吗。

“大柱,你这是干嘛了啊,谁欺负你了,谁欺负你了你跟我说啊,哥哥我去跟他拼命,你这干嘛喝酒喝死啊,大柱啊,咱兄弟不能分开啊,大柱……”

杨黑山不是医生,他只懂得不停的摇晃这个满身酒气的家伙,急的眼泪都流了下来。

俗话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况且是杨黑山这种五大三粗的男人,今天他竟然流下了眼泪,这得和刘大柱的兄弟感情有多深啊。

“黑,黑山,黑山哥,你咋地了……”

刘大柱被杨黑山摇晃的差点要吐了,眼睛迷迷糊糊的睁开了一条缝,感觉头晕的厉害。

“啊啊啊,大柱,你,你没死啊……”

听到兄弟还会说话,杨黑山立马激动了,一把就抱起了这个家伙,打算跑出去送医院。

“靠,跟死也差不多了,那个,你能不能放我下来啊,这样被一个男的枹着,真心的他玛德不习惯……”

“我曰……”

杨黑山骂了一句,没想到这个家伙,都快醉死了,还有心情开玩笑。

这个时候他就不急着送他去医院了,把刘大柱放在了地上,让他坐好靠在柱子上,既然能开玩笑了,说明问题不大,没想到这个家伙的酒量这么牛比啊,一桶烈酒被他喝完了,还没有死。

刘大柱靠在铁柱子上,用力的晃了晃头,知道自己没有死,这说明那个药酒起了作用了,他开始闭上眼睛,静静的检查起自己的身体来。

看到刘大柱闭眼打坐,杨黑山也没有吵他,就坐在他身边守着,他知道刘大柱是修炼武功之人,而且还懂得医术,他这个样子肯定是再给自己治疗。

一直过去了十多分钟,刘大柱才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虽然自己暂时摆脱了中毒的折磨,但是身体里面的余毒并没有清除完,看来酒的药性还是不够,过段时间,还得再喝一回才行。

“黑山哥,你放心吧,我没事了……”

刘大柱看着杨黑山,眼神有些无力的说道。

“大柱,到底,这到底是怎么了啊,有什么事情也不可以这样喝酒喝这么多吧,会死人的……”杨黑山终于有机会问他了。

“黑山哥,你爬到酒缸上先看看,然后我再跟你解释……”

对于自己的兄弟,刘大柱没想过隐瞒,现在既然证明血狼的泡酒,真的可以解蚀龙剧毒,那就能够让兄弟知道了。

“什么东东啊,里面不是酒吗?”

杨黑山搞不懂是咋回事,嘴巴里嘟嘟囔囔的走过去,他也没有拿凳子,直接一跳就抓住了酒缸的上边,然后用力就爬了上去,一屁股坐在了酒缸上,低头朝酒缸里面看了起来。

这个时候酒已经变成了微微的红色,酒香四溢,貌似还带着一种血腥味,有些刺鼻的感觉。

“大柱,里面那个红红的东西,是什么啊?”

看了半天,还是没有认出那个东西是什么。

“血狼,听说过吗?”

刘大柱感觉好些了,坐在地上掏出银针,又给自己扎了两针,接着继续休息。

“血狼?”

杨黑山坐在酒缸上面抓着脑壳,貌似听说过,但从来没有见到过,本来以为血狼只是一种传说,但没想到这个世界上还真的有这种神奇的东西。

“血狼不是很稀少的吗,你怎么搞到了,还泡酒干嘛?”

在酒缸上看了一会,还是看不清躺在酒底下的那个东西的样子,杨黑山就扑通一声跳了下来,朝刘大柱这边走过来。

“呵呵,先抽一支,我跟你说……”

刘大柱掏出烟来,递给杨黑山一支,然后自己也颤抖着叼上,开始给杨黑山讲了起来,把有关于蚀龙剧毒的事情,都给他说了一遍,只是忽略掉了龙族的事情,因为那个事情是需要绝对保密的,既然答应了他们不说出去,那自己就必须要做到的。

“啊啊啊啊……”

“快啊,快跑……”

就在这个时候,前院忽然传来了大吵大闹的声音,貌似非常的混乱,一阵噼噼啪啪的声音。

喜欢山村名医请大家收藏:()山村名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