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要派女高手

“说吧,再不老实,弄死你……”

抓着这个岛国鬼的头发,刘大柱真心的想弄死他,刚才那几枪打过来,实在是太危险,要是没有那一只狗忽然窜出来,也许自己的脑壳就像西瓜那样爆开了。

“我,我是东洋,东洋……”

“嘭……”

黑衣杀手刚刚开口说话,一颗子弹打了过来,“噗”的一声,子弹穿过了正在说话的东洋鬼的头,瞬间那个家伙的额头爆开了一块,血飞溅了出来,然后圆睁着一双眼睛,倒了下去。

“嘭……”

接着又是一枪打了过来,刘大柱就地一滚,朝茅草丛中间躲开了过去。

趴在地上,刘大柱朝枪声响起的地方看过去,发现有一条黑影,已经迅速的撤退了,速度比刚才被打死的那个杀手,还要快很多。

看着那个黑影逃跑,刘大柱没有再去追赶,他是第一次看到活生生的人,在自己的面前被爆头身亡的,这个时候他的心里紧张的不行。

看着血糊糊的死人,刘大柱有些颤抖的连忙朝后退,然后转身朝山下跑去。

没想到敌人这么恐怖,派来一个杀手杀自己,后面还跟着另外一个杀手,一旦出了问题,另外一个杀手就立刻解决了打算说出秘密的那个杀手。

刘大柱心惊胆战的在山里猛跑着,幸亏穿着的牛仔裤比较厚,不然脚都要被山里的树枝给划烂不可,直到跑出了密林,心情才稍微平静了一些。

回头看了看身后,没有再发现有什么动静,他才朝村里走去。

今晚的事情,对于刘大柱来说,太过震惊了,他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在自己的面前被杀死,虽然那个人是岛国的鬼子,是个死有余辜的杀手,但是亲眼看到他被爆了头的那一下,刘大柱的脑袋都是嗡嗡的乱响。

进了村子之后,刘大柱就急匆匆的朝家里走去,外面太危险了,还是家里安全一些。

走到院子门前,刘大柱推开木门就走了进去,到了房门的前面,他站在外面,轻轻的敲起门来。

虽然这个时候他很紧张,但是为了不吓到玉莲姐,刘大柱还是尽量的保持镇定,一边敲门一边轻声的喊了起来。

“玉莲姐,是我啊,我是刘大柱,我回来了……”这个时候还是凌晨,外面还没有天亮,如果不说出自己是谁,玉莲姐肯定不敢开门的。

姚玉莲这个时候,其实已经醒来了,这几天刘大柱不在家里,她睡的都很少,心里难免担心他的安全。

每天姚玉莲都是很晚才睡,早上又是很早就醒了过来,只要睁开眼睛,就再也睡不着了。

今天姚玉莲就很早的醒了,因为太早的原因,她虽然是醒了,但还是没有起来,继续躺在那里,脑子里想着刘大柱的样子。

这个时候忽然听到了大柱的声音,姚玉莲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了,大柱怎么可能这么早回来呢,从镇里到石头村的路有一大半都是山路,他不可能连夜赶回来的,那样很不安全。

“玉莲姐,你听到了吗,我是刘大柱啊,我回来了……”刘大柱在外面等了一会,没听到玉莲姐的回答,他就又喊了一声。

姚玉莲这次听真切了,她连忙坐了起来,朝大门口的方向看着,小心的问。

“大,大柱是你吗?”

“是啊,是我,玉莲姐,快帮我打开门……”

听到玉莲姐的声音,刘大柱的心里忽然感觉到了一股温暖,一种家的感觉,只有在玉莲姐这里,才能给自己这种家的味道。

“哦哦哦,大柱你等着,我来了……”

听到果然是刘大柱的声音,姚玉莲连忙起身,连外套都没来得及披上,拖着布鞋就朝门口跑去。

她已经好几天没看到刘大柱了,要说心里不想他那是假话,姚玉莲天天都在想着他,她自己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怎么总是在晚上想闻到他的味道,这种想法让玉莲很不好意思。

姚玉莲冲过去就拉开了门,看到站在门外面的人之后,她忽然吓到了。

“你你你……”姚玉莲一看外面的人不对,她急忙想关上门,但是被刘大柱给推住了。

“玉莲姐,是我啊,我是刘大柱,你怎么了呢?”看到玉莲这么的惊慌,刘大柱挤进屋里,就急忙说了起来,不知道怎么了,玉莲姐看到自己,怎么会被吓到了?

“你,你是大柱?”

“玉莲姐,是我啊,你怎么不认识我了?”刘大柱很郁闷,自己才出去几天,玉莲姐怎么就不认识自己了。

听到这个声音,确实是刘大柱的声音,姚玉莲才敢抬头,仔细的看了看他的脸,这个时候才终于认出他来。

“大柱,你穿了这身衣服,我,我真没认出来,吓姐一大跳呢,还以为,还以为是什么人冒充你,要来害我呢,你吓死我了……”

这个时候刘大柱才知道这是为什么了,原来又是自己一身的衣服惹的祸。

“玉莲姐,你不喜欢看,那我就脱掉……”

看到衣服吓到了自己最亲的玉莲姐,刘大柱一把就脱掉了衣服,漏出了结实强健的身板。

“我,我没说不好看,好看着呢……”

看到他脱掉了衣服,姚玉莲的脸红了,她只是说没认出他来,没让他脱啊。

刚才姚玉莲还在睡觉呢,这个时候她只穿了薄薄的白背心,还有下边也是很短的花短库,她听到刘大柱的声音,就拖着鞋子跑了出来,她的背心里面包着的圆闰白兔非常的大,还有大褪也非常的白。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红着脸,白嫰的让让冒火的姚玉莲,刘大柱忽然很想楼着她。

“玉莲姐。”他大着胆子楼住了姚玉莲,哧膊着紧靠在姚玉莲楺軟圆闰的身孑上,觉得一阵阵的温暖。

刘大柱反手关好了房门,弯腰包着姚玉莲就朝屋里走去,这个时候姚玉莲竟然没有说什么,她窝在他的懐里特别的享受,这么几天的担忧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了。

到了房间里,刘大柱直接朝睡觉的地方走去,把她平放了下来,然后满脸红的看着躺在那里,又白又风満的姚玉莲,他就大着胆子,把手朝她的背心里边伸了过去。

“大柱,别。”看到他要模她,姚玉莲红着脸抓住了他有力的手,虽然很喜欢跟他在一块,甚至楼着睡也可以,但那么模她,姚玉莲还是有些心里压力。

这个时候刘大柱没有说话,他退掉了自己的牛仔库,然后就只是穿了一条內库,就爬上去,压住了姚玉莲楺軟圆闰的身孑。

没想到他会这样,姚玉莲紧张的双手推着他,但是她根本无法抵档他,她的楺軟被他擦住之后,姚玉莲的心跳立刻快速的跳了起来。

这时候刘大柱更加的收不住了,低头就在姚玉莲那两个圆上边,轻咬了起来,他隔着薄背心,吸的姚玉莲斗动了起来,她闭着眼睛,手发斗的伸过去圈在了大柱的后背上,让他吸着她,大褪也慢慢的张开了。

这个时候刘大柱已经不满再隔着布,他试着掀开她的背心,这一次姚玉莲闭着眼睛,只是轻哼了一声,手微动了一下就停住了,她的背心被刘大柱完全的掀开,卷了上去。

第一回这么毫没阻档的看着眼前的圆闰軟嫰,白的让人根本无法抵档,刘大柱楼紧了她,让她的楺軟完全的挤在了自己的脸上。

刘大柱爬在上边,非常鸡冻的吸了起来,让姚玉莲的身孑立刻斗动了起来,她很喜欢大柱这样的对她,姚玉莲箍着他,微睁开眼睛,看了看爬在自己面前的人,然后又快乐的闭上了,受着他的扶模和咬吸,她的身孑畅斗不已。

楼着姚玉莲如玉一样軟和的身孑藽了很久,刘大柱再也受不住了,他的膝盖慢慢的扒开了姚玉莲嫰白的大褪根,然后就伸手朝她的內库里边模了进去,碰到了一片的水嫰。

这个时候,在镇里的某个房间里,大岛雄盘腿坐在地板上,擦着一把闪着寒光的东洋刀,在他的面前,站着一个一个灰头土脸的黑衣人。

“大岛君,我们又失败了,四号受不住审问,他想背叛,被我处理了……”

“什么……你们拿着最先进的狙击枪,居然打不死一个山里人,都他妈饭捅……”

大岛雄气的想吐血了,他是黒木家族,在永和镇的负责人,要是永和镇的大事情出了问题,第一个被追究责任的就是他,到时候只有剖腹谢罪一条路等着他。

黑衣杀手低着头,不敢说话,他知道这个时候说话就是自找倒霉。

“啊啊啊啊,气死我了,刘大柱,我一定要上你去死,那个山里小子果然是个厉害人物,你,给我跟着他,随时报告动静,组织马上会派樱子小姐亲自过来,到时候她一定有办法对付刘大柱……”

“是。”

黑衣杀手重重的点了点头,他太愿意跟踪了,至少那样不会再有生命危险,以后要杀刘大柱的事情,就可以交给组织里,最魅人的樱子小姐去对付了。

喜欢山村名医请大家收藏:()山村名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