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该怎么面对

“我,我热……”

被王小玉箍的紧,刘大柱顿时火冒了起来,一身都开始出汗了。

这个时候,王小玉已经紧张的说不出话来,做死的撕他衣服,吓得刘大壮急忙抓住了她的小手。

“小玉,这样,这样不太好吧?”

刘大柱已经有些忍无可忍了,自从知道王小玉还是原装的之后,就更加的鸡动不已。

“大柱,我,我不怪你……”

小玉开始颤抖着手,解她自己的衣服,衣扣一颗一颗的打开,刘大柱的口水直咽,无法忍受的爬了上去。

“啊……”

就在这时候,刘大柱忽然就大喊了一声,好像很痛苦。

“大柱,你怎么了?”

听到他的喊声,王小玉也很奇怪,这种事情,应该喊的是她才对,怎么还没接触,他倒先喊了起来,而且好像不是一般的痛苦。

“痛,啊啊啊……”刘大柱抱着自己的头,一咕噜从王小玉的上面滚了下来,在茅草丛里来回的翻滚。

“大柱,大柱你怎么了?你,你怎么了……”

这下王小玉彻底的急了,连衣服都来不及扣,就冲上去扶着他,脸上全是担心的看着满头大汗的刘大柱。

“头,头痛……”

躺进她的怀中,吓得刘大柱连滚带爬的站起来,抱着头就朝山下跑,连采的药都顾不上拿。

一路跑回去,刘大柱关上门,立刻在床上打坐。

最近自己每天晚上都在修炼,怎么头又忽然痛起来,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这次头痛的很奇怪,像是要炸开一样,比以前更厉害。

“大柱,马上稳住心神,别想多了……”

忽然有个声音传进了脑子,虽然没看到人,但是听这个声音,也知道是上次在半路上,被自己压过的那个古怪的美女。

“我勒个去的,每天都在练,怎么还痛啊,你们到底搞什么鬼?”

刘大柱忍着痛,非常不满的说了一句。

“你就别抱怨了,要不是为了帮你,我才懒得理你,又难看又色……”

龙小雪非常的不满,刚刚在山上的事情,她也看到了,只不过没有露面而已。

这个时候龙小雪已经把刘大柱归为痞子那一类人,但是为了家族的大事情,她虽然非常不想和这个坏人说话,但也没有办法。

这次头痛,是因为刘大柱修炼的功夫,到了要突破的边界,本来龙小雪想告诉他的,但是看到他在山上和小玉的事情之后,龙小雪就不想告诉他,故意让他担心去。

刘大柱很郁闷,但也没有一点办法,只能继续守住心神,打坐修炼。

就这样一直坐着,直到姚玉莲在外面叫门,他才醒了过来。

“大柱,怎么了?”姚玉莲在外面一边敲门,一边心急的问。

刚刚看到大柱一钻进屋,就立刻关上了门,她不知道原因,所以心里有些担心。

“玉莲姐,我没事,刚刚有点肚子痛,我在给自己扎针,还要一段时间,你先吃饭吧……”

刘大柱只好找了一个借口,然后继续打坐修炼。

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感觉已经没有那么痛了,而龙小雪也早就消失,不但是看不到她的人,连声音都没有了,但是刘大柱也不敢确定她走了没有,因为经过几次之后,他已经知道那个丫头有点本事,像妖精一样的想出现就出现,想消失就消失。

一直到了傍晚,刘大柱才完全的好了,不但是感觉不痛了,而且经过半天的修炼,精神倍爽,吃嘛嘛香,不过一天没吃什么了,想着吃就立马饿的不行。

“玉莲姐,我饿……”

刚刚走出房门,看着站在面前,身材丰満如玉的姚玉莲,刘大柱感觉更饿了。

“大柱,没事了吧?”

姚玉莲担心了大半天,这时候看到大柱出来,马上走过去扶着了他,身体和他贴着,一阵的温暖。

只有在这种时候,姚玉莲才顾不上什么,心里的担心,让她来不及顾忌什么世俗的羞了,而刘大柱也是一样,看着姚玉莲,他就抱住了她。

静静的呆了很久,一直到姚玉莲满脸通红的推开他,刘大柱才不顾一切的在她的唇上啄了一下。

“大柱,不能。”摆脱大柱的手,姚玉莲连忙转身朝厨房走去。

看着玉莲姐的背影,刘大柱发呆了,感觉自己已经越来越迷恋玉莲姐的身姿,已经到了不可自拔的地步。

以前大柱胆小,但是现在他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刘大柱了,自从修炼了金龙诀之后,他的心性已经起了非常大的改变,过去不敢做的事情,现在已经敢做,他决心要保护玉莲姐,而且还要好好的对待她。

晚上的时候,坐在榻上,刘大柱的眼前一直是玉莲姐的身影在晃动。

玉莲姐的皮肤很白,白到能出水,还有身材,细细的腰,胸埔圆润高耸,看看都让人无法忍受。

想着想着,刘大柱的脸就红了起来,觉得自己太邪恶了,竟然会想象和玉莲姐在一起。

刘大柱赶紧念金刚经,不过这次好像效果不是很好,虽然心里一直在默念金刚经,但是脑子里还总是出现姚玉莲的影子,特别是她躺着让自己帮她按腿的样子。

“嘭嘭嘭……”这个时候,门忽然响了起来。

“大柱啊,你睡没有?”

原来是玉莲姐在外面叫门,刚刚还在想着她,这忽然就来了。

“玉,玉莲姐,我,我没睡呢……”刘大柱鸡动的说话都结巴了起来,想跳起来去开门,但又担心自己一时无法忍受,再干出什么不对的事情来。

“大柱啊,开门,我跟你说个事情。”

姚玉莲不知道刘大柱在干嘛,一直催着他开门。

以前大柱吃了饭之后,还习惯和她聊会天再睡觉,但是今天好像有点不对劲,吃了饭就钻进了他自己的屋里,而且说话都是结结巴巴的。

虽然白天的时候,因为一时心急,姚玉莲也抱了他,但是她可不敢乱想,毕竟有些事情,是她不敢想的。

“玉莲姐,我来了。”

大柱只好站起来,套上褂子,穿着大裤衩,就跑过去打开了门。

一打开门就看到了姚玉莲正站在门口,因为刚刚洗过澡的原因,姚玉莲只穿了一件白色的女式背心,下边穿着七分的花裤子,薄薄的布料非常软,这样的白背心和宽大的花布裤,是山里女子在热天晚上睡觉经常穿的样式。

“玉,玉莲姐,有事吗?”

看着面前的人,一阵香气扑面而来,刘大柱感觉很热,站在她的面前,不知道该退还是该进。

“大柱,你出来一下,和你说件事儿。”

姚玉莲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因为她一向都是这样穿着睡觉的,她这个样子,大柱在以前也是见过的,应该不会见怪才对。

这时候姚玉莲好像已经忘记了白天被他亲的事情,伸出手拉着刘大柱就走到堂屋里,在桌子旁边坐了下来。

坐在凳子上,看着眼前的玉莲姐,大柱差点失去了控制,但还是死死的忍住了,没有扑过去做什么。

“大柱,你怎么了?”这个时候姚玉莲终于发现了不对劲,她从来没见过大柱露出这种眼神,有种野兽的光芒在闪烁。

“没,没怎么。”大柱连忙移开了一直盯着姚玉莲的眼睛,再看下去,就要出大事了。

“大柱啊,你今天是不是跟王小玉在山上……”

这个时候,姚玉莲忽然问出了这句话。

就在刚才,王小玉到家里找刘大柱,把他落在山上的那袋子草药给送了过来。在山上的时候,她不知道刘大柱为什么会忽然头痛,然后就把她一个人扔在山上,自己跑掉,竟然连采好的药也不要了。

“小玉?她,她说什么了?”

刘大柱被吓到了,山上的事情,怎么被玉莲姐给知道了?他看着姚玉莲,吓得不敢说下去了,因为不知道玉莲姐到底知道了多少,是不是知道他在山上压住王小玉的事情?

“说什么?没说什么啊,你看……”姚玉莲指着放在角落里的那袋子草药:“那袋草药是她给送过来的,你怎么把草药都让小玉拿回来呢?”

就在刘大柱闭门打坐的时候,王小玉只是把草药送过来就回去了,所以姚玉莲其实什么情况也不知道,但看到刘大柱奇怪的表情,她又好像猜对了一点什么事情。

“这个,这个是我,我头痛,所以才叫她帮我拿回来……”大柱连忙解释,自己最怕的就是玉莲姐生气。

“头痛,你不是说肚子痛吗?”

姚玉莲更加奇怪了,一直盯着他的眼睛看,不知道今天大柱是怎么了。

白天的时候,他居然敢亲她,而现在又说话结结巴巴的,一会说肚子痛,一会又说头痛,他到底是怎么了?以前大柱可是从来不会骗她的。

“玉莲姐,我……”

看着姚玉莲的样子,刘大柱的心里非常没有底,他不知道王小玉到底跟她说些什么没有,最怕小玉什么都说了,那自己该怎么面对玉莲姐才好?

喜欢山村名医请大家收藏:()山村名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