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牛老虎

两个人沿着小河,肩膀挨着肩膀,朝王小玉家里走去。

刘大柱和王小玉都走的很慢,谁也没做声,但心跳却越来越快了起来。

“小玉,今天,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我就完了。”

感觉实在太安静,大柱说了起来。

王小玉看了看走在身边的男人,微微的嘟着嘴唇:“大柱,不准再说谢谢了,今晚你已经说了几百遍了呢,再说就不理你……”

“好吧,那就不说了……”

说话的时候,大柱又朝王小玉身边靠了靠,一阵女子的清香飘荡过来,还带着轻微的酒香味。

这个时候王小玉忽然停了下来,回头就抱住了大柱的腰,一阵软香扑到怀里,刘大柱顿时像是触电一样,就站在那里木了。

“小玉。”刘大柱紧张的轻声叫着王小玉的名字,手不知道该放什么地方。

“大柱,我好看吗?”王小玉的头趴在他的胸膛上,喃喃的说道。

这个时候,小河边没有一个人,两人就站在一颗大柳树下,微风轻轻的吹过来,让人感动非常的凉爽。

但是此时大柱的心里涌起一股股的热浪,从来没有这么近的接触姑娘,他已经失去了方寸。

“好,好看……”刘大柱慌乱的点了点头。

“好看,那你还不抱着我?”王小玉好像有点撒姣一样的,让刘大柱更加一阵热火直冲。

“哦……”听到王小玉的话,刘大柱楞了一下,忽然一把抱起王小玉就朝河边的草地走去,然后压了下去。

“大柱……”王小玉轻呼了一声,两条腿立刻绕上了他的后腰,红着脸闭上了眼睛。

就在这时,忽然几道唰亮的光线,从前面照了过来。

刘大柱连忙从王小玉的身体上滚到一边,这个时候王小玉也慌了,拉着刘大柱索性一起滑到了河水里,晚上的河水阴凉阴凉的,两人的衣服都已经湿透了。

“嘟嘟嘟嘟嘟……”一阵摩托声音,从河岸边的路上,呼啸而过。

草蛋的,不知道是什么人开着两辆摩托车过去,把刘大柱和王小玉刚刚燃起的火,顿时吓得熄灭了。

泡在水里,这时候两个人的酒也醒的差不多了,互相看着一身湿透狼狈的样子,王小玉捂住嘴巴,哧哧哧的笑了起来。

“大柱,回家吧。”看着刘大柱,王小玉说道。

“再抱个……”刘大柱抱上瘾了,在河水里搂着王小玉就不放手。

“你坏死了。”王小玉扭怩着,湿透的身体互相贴着,一阵阵的发热。

等到王小玉实在受不了的时候,才慌张的推开了刘大柱,伸手抓住河边的青草朝岸上爬,刘大柱从后面推着她的湿透的臀,把她推了上去,然后自己才爬上岸。

到了岸上,因为全身湿透,借着月光,看着王小玉透出来的高耸雪白,大柱忍不住的不断的咽口水。

看到他那个样子,王小玉脸红了,扑到他的胸膛上,挨着他的耳朵说道:“大柱,告诉你一件事,其实,我,我还没跟他睡过,我的身子是完整的……”

我勒个去,一听这话,刘大柱震惊的不得了,这都已经结婚几个月了,没睡过,这什么情况?

“小玉,这……”刘大柱刚刚想说话,就又被王小玉按住了嘴巴。

“你别不信,总有一天,让你知道……”

说完之后,王小玉就红着脸跑了。

她家就住在前面不远处的河边,刘大柱傻傻的站在柳树下,看着跑进家门的王小玉,心里的血直冲不已。

没想到王小玉没和他老公睡过,这是什么情况?这不科学啊?

直到王小玉从院门里伸出头,朝这边笑了笑,然后关上房门,刘大柱才回头朝家里走去。

今天和王小玉有些过界了,虽然小时候睡都睡过,但那毕竟是小孩子过家家,和现在的感觉是不一样的,特别是刚刚在河里的时候,抱着她软软温度的身体,简直让人忍无可忍。

远处传来一阵狗叫,刘大柱快步朝家里走去。

……

陈先旺的家也在这条路的前面,从王小玉家门口过去,还有两百米的距离。

这时候在他家门口,停着两辆摩托车,就是刚刚打扰了大柱和王小玉好事情的那两辆摩托车。

“陈医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钱你花了,事情没办妥,这不合规矩吧?”

在陈先旺家的堂屋里,桌子的一边坐着一个五大三粗的中年人,露出的胳膊上全是纹身,在他的身后,还站着一个黄毛,貌似是他的跟班小弟,外面的那两辆摩托车,就是他们开过来的。

“兄弟,麻烦你和杨老板说说,这次的事情确实是出了意外情况,请你你跟他说,我陈先旺一定会想办法,把诊所给弄过来……”

看着坐在对面的中年人,陈先旺有些胆寒。

他知道这个人的身份,那可是镇里的知名人物,是个道上的家伙,一般的有钱人,出了事情就请他出面解决。

“呵呵,别叫的那么亲热,我牛老虎,也不是欺负你,今天来,跟你直说了吧,要么还钱,要么,你这房子就拿出来交给杨老板,算是他买了。”

“虎哥,虎哥啊,千万不能这样啊,事情我一定帮杨老板办好,求你帮忙说说情,求虎哥了……”

陈先旺立刻吓得直冒汗,这间房子,可是他们一家人安身立命的地方,没了房子住,就真的要去讨饭了。

本来他以为遇到一个大老板,也不知道对方是因为什么原因看中村里的诊所,说只要陈先旺帮忙把诊所搞定,钱不是问题,谁知道钱花了不少,结果事情没有摆平,就这样陈先旺惹上了大麻烦。

这个时候牛老虎掏出一支烟来,站在他身后的小弟,立刻掏出打火机给他点上。

叼着烟吸了一口,牛老虎站了起来,吐出一口烟雾,朝陈先旺的脸上喷过去。

“好,别说我不给你面子,三天,三天的时间把刘大柱搞定,诊所搞过来,不然就准备收拾被子滚蛋吧……”说完之后,牛老虎就带人要走。

“虎哥,这,这……”陈先旺吓到了,伸手想拉住牛老虎说说情,因为三天的时间是绝对搞不定的。

牛老虎没有回头,这时候他的跟班黄毛冲了上来,一脚踢在陈先旺的肚子上:“尼玛的想死啊,滚蛋,老实点办事,不然让你死都没得埋……”

陈先旺被踢得一屁股摔在地上,嘭咚一声,头撞在桌子的角上,立刻出了一个大包。

……

刘大柱回到家里,玉莲姐还没有睡觉,看到刘大柱回来了,就笑呵呵的看着他。

“玉莲姐,这是咋地了?”

看到笑脸如花的玉莲姐,刘大柱吓到了,今天的玉莲姐很不一样啊。虽然喝了酒,但脸红的不太对啊,而且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自己,好像有种说不出的引力。

“大柱,姐今天高兴,我们的诊所,终于没人能拿走了。”说着话,姚玉莲竟然走过来,直接勾住了他的脖子,这事情闹的,玉莲姐这是怎么了?

“大柱啊,今晚给玉莲姐按按腿吧,白天坐那里看你给人看病看了一天,人家腿都麻了……”说完之后,姚玉莲就朝房里走去,大柱心跳加速顿时跟了进去。

“大柱啊,今天那个李璐,长得够俊吧,你要喜欢的话,姐明天就找人给你说去……”

姚玉莲躺着靠在枕头上,微微闭着眼睛,一边享受大柱的按摸,一边说着。

“玉莲姐,我不急,别去说。”大柱摇了摇头。

“怎么呢,那么好看的丫头,你还不满意么?”

“那倒不是,大柱是男子汉,先立业后成家……”

刘大柱一边按着,感受着手指上传来的软和温度,手指按着朝腿的上边缓缓的移动过去。

给玉莲姐按腿的时候,两个人开始还有说有笑的,到后面就没有动静了,玉莲姐躲在毯子下边盖着脸,只听到她出着气的声音,却不再做声,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没睡着,不过最后刘大柱按着按着就晕毛毛的睡了过去。

早上醒来的时候,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就在玉莲姐的床边睡着了,刘大柱一个激灵爬了起来,我曰,不会做了什么错事吧。

看了看自己还穿着昨天那套衣服,刘大柱才放心的下了床,抠着脑壳朝外面走去。

“大柱啊,吃早饭了,吃了就去诊所吧,关门两天了,该开门了……”

姚玉莲笑着,端着早餐从灶房里走了出来,脸上泛着红晕,好像完全不把昨晚的事情当一回事,看着玉莲姐没有什么异样,刘大柱也放心了。

吃了早饭,大柱要走的时候,姚玉莲又叫住了他:“大柱啊,把那本野地名草拿到诊所里看看,等有空闲了,就去山里挖点草药去卖,多存点钱,到时候姐好给你说房媳妇啊,昨天那个李璐,那身段长的多俊啊,你肯定是想的心慌了吧?”说着话,姚玉莲还笑了笑。

“玉莲姐,你又说这事情,我还不想找媳妇呢。”

刘大柱回头拿起那本野地名草,红着脸就跑了出去。

刚刚出了院子的门口,角落里忽然窜出来一个人,伸手拦住了他。

喜欢山村名医请大家收藏:()山村名医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