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枯四闻 鱼梦水寻

    没有人知道鱼临渊和鱼为渊这一战的结果如何,包括身在明镜台的水柔。

    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

    起初她还能听到从人界和地界传来的响动,到后来,三界里只能听闻那些出自明镜台下怪物的吼叫。

    鱼为池来找过鱼临渊,然后离开了。饕餮也曾靠近明镜台,之后不知去向。

    唯独水柔像个傻子一样等在原地,一身白衣披上灰雨,无鱼的眼底盼出迷离。

    甚至她自己也不清楚,究竟在等待一个怎样的结局。

    是鱼为渊胜,亦或者鱼临渊赢。

    不知不觉间,石化在明镜台上的木有鱼全身布满裂纹,昔日棱角分明的脸庞也已面目全非。

    水柔在木有鱼面前驻足许久,终于下定决心去找一找。

    她想要知道鱼为渊或者鱼临渊的踪迹,哪怕明知是徒劳。

    她寻遍人间,也仅仅是找到一块遗落在海边的三世石。妃色的勾玉亦如桃夭妖那张笑脸,显然已经沉寂太久。

    她也去过地界。

    只是地界暗无天日,仅有几座孤岛似的山峰从瀚海中冒出头。

    背负着六道的六条阴鱼不知所踪,整个地界死气沉沉。无数怨魂翱翔天际,既找不到去处更不知来时的路。

    然而。

    就在水柔正要离开地界时,瀚海的海面上忽然亮起些许光点,像鱼群一样追逐着什么。

    她不想错过任何蛛丝马迹,毫不犹豫地追了上去。

    靠得越近,水柔心底越会感觉到一阵熟悉。直至彼岸花似昙花般在眼前稍纵即逝时,一个身影映入她的眼帘。

    那是一条鱼,而且是一条妃色的龙鱼。

    龙鱼头上的三对茸毛角仅存一半,身上斑驳的痕迹表明它曾身负重伤。

    龙鱼似乎很怕生,看到一身白衣的水柔出现,就要潜入深水躲避她的视线。

    水柔情不自禁地挡在它前方,生怕一个不留神它就会从自己眼皮子底下溜走。

    “你……是谁?”

    左思右想,水柔还是挤出了这句极具距离感的话。她十分肯定这世间龙鱼仅此一条,那便是鱼临渊。

    但从龙鱼闪躲的目光中,她看到的只有遗忘。

    “是你赢了!却也输了……”

    水柔莞尔一笑,身后微弱的光华犹如昏暗地界里的皎月。她自然不会问闻鱼如何,因为她早就猜到闻鱼的选择。而她没有料到,鱼临渊这最后一搏并非险胜,而是“惨败”。

    轮回不再,身为鱼主的鱼临渊,将永远无法离开这里。

    或者说,他再也不可能想起从前,更不可能在真正的水色“怀中”醒来。

    龙鱼盯着眼前的白衣女子,似对她的话一知半解。

    它像第一次见到她,嘴里不停吐着泡泡。

    水柔对龙鱼有着天生的好感,此时更是忍不住想要将鱼临渊带离地界。

    忽然。

    一条丈许大小的鲤鱼精从远处贴着水面飞来,张开布满獠牙的嘴冲水柔大喊大叫:“离鱼主远些,否则我可就不客气了!”

    水柔诧异地望着来鱼,有些“眼熟”,却始终叫不上名字。

    当鲤鱼精挡在鱼临渊身前时,望着水柔那张绝世容颜不停地揉着鱼眼。

    还没等水柔解释些什么,鲤鱼精点头哈腰退向远处,没入深水不见。

    “真是条奇怪的鱼!我可还什么都没说……”

    鱼临渊此刻绕着周围的彼岸花游荡几圈,胆子渐渐大了起来,慢慢游到水柔身前。

    就在水柔发愣时,鱼临渊突然口吐人言。

    “你是谁?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水柔欲言又止,面带苦涩地摇着头:“初见,在此。”

    鱼临渊歪着脑袋,并未理解这句话的含义。

    水柔随即又道:“你愿离开这里,去另一个地方吗?”

    “去哪里?我是不能离开水的!”

    “那里也有许多许多水。”

    “比这里还多吗?”

    “不一定比这里多,但一定比这里更适合你。”

    “真有这样的地方?你不是在骗我吧!”

    “不信,你可以看看我的眼睛……”

    水柔说话间,睁大眼睛凑近鱼临渊。

    鱼临渊望着倒映在水柔眼中的影子,一连吐出数个泡泡。

    忽然间。

    鱼临渊在水柔眼中看到了一点“水光”,它似有些紧张,在被鱼临渊发现后来回晃动。

    水柔脸上浮现一丝笑意,如愿以偿似地轻声说道:“既然喜欢,何不进去看看!”

    “真的可以么?”

    “嗯!”

    鱼临渊欣然摆动尾鳍,无所顾忌地冲着水柔眼中的光亮而去。

    不知为何,他总觉得那团水光躲在角落里哭泣……

    一个声音在鱼临渊心底回荡,让他愈发难以抑制地加快速度。

    “快回去,你不该来,不该……”

    “你认识我?”

    “你怎么还是这样傻傻的?三世已过,我不希望你在这无尽的轮回里越陷越深!”

    “什么是……轮回?你叫什么……”

    “唉,笨的无药可救!记性还是这么差!记住喽,我的灵号是水色,如果还有下一世,别又忘了。”

    “哦~”

    ……

    水柔立于瀚海之上,望着自己眼中这一幕,尽是艳羡。

    一个能忘记,一个愿记得,何尝不是她曾期许的样子。

    而现在,她甘愿把这份情丝寄托在水色身上。

    水柔举目望向地界的天空,似能看到仍在离恨天的明镜台。

    “如鱼得水水中游,卿泪宛在心里流。水凭瀾噫噫何愁,尾吐腹白泡从头!

    身在轮回中的你或许永远都不会知道,我身上的情毒早就解了……

    仅仅是为了再看你一眼,和你说说话,我愿意陪你再走一个轮回,再寻一场梦!”

    说着。

    水柔随手一招,天上传来一声霹雳,明镜台自遥远的离恨天飞来,化作一面梳妆时的镜子落入她手中。

    当她把镜子对着自己的脸时,一袭白衣换上冰蓝色的长裙,黑发慢慢变成冰丝……

    与此同时。

    一声声叹息自天上传来,瀚海之上迅速开满彼岸花,她的身影亦如浪花般退去。

    顷刻间,浓浓的雾气向四周蔓延。

    待雾气散尽时,周围的一切早已改天换地,湛蓝的天空全然不似轮回中那般朦胧。

    杨柳依依,清风拂水。

    雨儿双手托腮,如痴如醉地盯着池中唯一一条锦鲤。看它戏水,观它忘忧。

    一身红裙的鱼妃从不远处走来,雨儿后知后觉地唤了一声“娘娘”,躬身行礼。

    鱼妃单手托起雨儿,以同样的目光欣赏着池中鱼水。

    “鸿钧老祖离去多年,这瑶池便是你师尊和水主唯一的栖身之所。

    七息成一梦,一梦一轮回!她想让他记住自己,谈何容易……”

    “那是师尊喜欢水主多一些,还是水主喜欢师尊多一些?”

    鱼妃一笑,颇有母仪天下之风范。

    “曾闻鱼水有清欢,未听六欲说喜欢。你呀,再悟!”

    雨儿吐了吐舌头,不再只盯着眼前鱼,而是睁大眼睛望着瑶池里的弱水。999首发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