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六章 纵使天涯海角

    夜云依去罗马了。

    客厅内,所有人得知这个消息,一个个松了口气,随即担心起来,她一个人前往罗马,如果有危险怎么办?

    “我马上启程,前往罗马。”

    凌睿爵一句话解决了所有人的疑问,他转身向着楼上走去,只能快速办理罗马签证了。

    凌浩天转脸看着他的背影,眉头皱了皱,决定,“我们大家现在都离开这儿,把这儿的一切留给他们两个人自己处理,他们长大了,能够处理好自己的事情。”

    夏微微还是有些不放心,“浩天,他们是第一次有孩子,很多知识都不懂,如果有意外怎么办?”

    洛初晴也在一旁不放心的说道,“是啊,这件事情事关重大,这孩子,心里有什么话说出来不就好了吗?怎么能一个人跑到罗马去呢?”

    夜向南同意凌浩天的观点,“也许是我们在这儿,给她的压力太大。压力大了对孩子也不好,浩天说得对,我们都回去,他们长大了,总要肩负起该肩负的责任,何况这两个孩子不是逃避责任的孩子。”

    六神无主的洛初晴见他也这么说,就同意了,决定四人一起离开纽约,单独留下凌小染报告一切情况。

    罗马的天空,似乎格外晴朗,空气中飘散着的大海的气息,丝丝缕缕掀起了飘逸的衣衫,在风中翩翩起舞,犹如翩然飞起的蝴蝶,轻盈多姿。

    夜云依站在广场中央,看着周围来自各地的情侣穿梭在那些流浪艺人之间,心情充满了阳光。

    她低头看着还未曾隆起的腹部,微微一笑,轻声说道,“宝宝,看到了吗?这就是罗马,是浪漫之都,见证爱情的地方。”

    “小姐,您好,见到您真的很高兴,送给您一直玫瑰。”

    迎面,一个头戴着骑士帽子的男士礼貌拦住了她,一支玫瑰送到了她面前。

    夜云依一愣,不由伸手拿了过来,“谢谢。”

    “不用谢,见到你很高兴,你是我今天送出的第九十九支玫瑰,好吉利的数字,你一定会得到一份天长地久的爱情的,祝福你。”

    男人含笑说着,抱着手中的玫瑰离开了。

    天长地久的爱情?

    夜云依迷茫的看着他的背影,不由勾唇笑了起来。

    她留下一封书信就离开了,把一个烂摊子交给了他,他是不是生气了?

    “宝宝,妈咪知识不想挨那么多人面前扮演一个陌生人而已,我情愿站在这儿,和他一起相拥着享受这样的阳光。对了,走了这一路,我买了几条适合他的领带,很漂亮哦,对了,你还不知道他是谁吧?是爸爸哦。”

    她低声说着,把手中的玫瑰放在鼻端,用力嗅了嗅,再次抬起头来面对着头顶热烈的阳光,整个心情重新恢复了灿烂。

    “我们去许愿池,在那儿许下一生的承诺。”

    她说着,转身缓缓的向着不远处的许愿池走去。

    凌睿爵曾经说过,正是因为罗马那个古老的唇印传说,身体契合的传说,他才认准了她,不顾一切的追赶着她,和她在一起的,所以她也到这儿来,给这个美好的传说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一路上,人群熙来攘往,她躲闪着迎面而来的人流,抓紧了手中的包。

    许愿池中,喷泉优雅淡定挥洒着浅浅淡淡的水柱,一道道宛若从花蕊中投射出来的悠长的花瓣,流线舒缓而优美,美丽的天使端坐在水中,注视着周围一对对前来求的姻缘祝福的情侣。

    夜云依远远的站着,注视着那个曾经无数次出现在梦中的图画,眼睛一热。

    这里,曾经是无数对情侣的梦想,希望在这儿许下牵手一生的愿望。

    “看准了,我背对着丢过去一枚钱币,你一定要看清楚到底在什么位置,然后你的钱币也要丢在和我一样的位置,这样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

    身边,一个女孩子握着男孩子的手快步走向了许愿池,捏紧了手中的钱币,叮嘱着。

    “好,放心吧,你这句话已经叮嘱了十多遍了,我早已经熟记于心,放心,即使我们的钱币没有丢在一起,我也会义无反顾的和你在一起,不管家人如何反对,都不会改变我的心意。”

    男孩子说着,目光中露出坚决。

    “呸呸呸,不许说这样丧气的话,我们必须在一起,没有任何意外,好,站好了,我先丢,你看准了啊。”

    女孩一阵撒娇,背对着许愿池站好了,脸上露出紧张的神色。

    “唰。”

    “咕咚。”

    钱币划过了一个优美的弧度,落在了水中,发出清脆的声音。

    夜云依不由看了过去,勾唇,钱币抛得并不远,应该容易在一起。

    “好了,该你了,你看准了吧,不许偏差啊。”女孩子再次叮嘱着,看着男孩转过脸,一脸紧张的盯着池水中。

    夜云依也紧张起来,目光紧紧注视着男孩的手,看到他胳膊挥舞起来,紧接着一枚钱币丢了出去。

    “啪。”

    钱币溅起了浅浅的水花,一瞬间就消失不见了。

    女孩翘首张望着,见此情景不由大失所望,“你看你,怎么能丢到那个地方去呢?不是说让你和我的丢在一起吗?你是不是不想和我在一起?竟然这么想,我走了。”

    说完,她转身就走。

    男孩拉住了她,“亲爱的,这样也好,预示着我们不论在哪个位置,在哪里,都会彼此惦记着对方,对不对?”

    “真的吗?真的可以这样联想吗?这样也好啊!”女孩重新露出了笑脸,二人手挽着手一起离开了。

    看着他们,夜云依不由笑了起来。

    这就是情侣,每一对情侣都怀着美好的愿望而来,即使没有达到自己的愿望,也会把生活想象的更加美好,一起快乐的离开。

    她呢?

    凌睿爵会在哪儿?

    她到罗马已经有三天了,每天都会在这一带转悠着,希望能尽快遇到他。

    她给了自己一个期限,如果三天之内他来了,她就和他一起在许愿池旁许愿,如果三天之内他没有到,她就自己丢下一枚硬币,许下一个愿望。

    不管他来还是没有来,她都不会怪他,因为是她先离开的。

    她的目光扫过整个许愿池周围,看着那一对对相拥而立,或者激情相吻的情侣,不由微微一笑,捏紧了手中的一枚钱币。

    时间已经到了正午十二点,她必须要许愿了,最后的时间已经结束了。

    也许这就是命运,她无法和他一起许下这个相守一生的愿望。

    她缓缓转过身,面对着那些来来往往的各国游人,微微闭上了眼睛,拿着钱币在唇边吻了吻,默念着,“我爱他,爱他一生一世,不管他做什么,我都会和他在一起,知道沧海桑田,希望孩子健健康康的……”

    她抿紧了唇,胳膊骤然间扬了起来,手中的钱币嗖的一声飞了出去。

    她忍不住,瞬间转身,看着那个流畅的弧度迅速落在了水面上,咕咚一声落入了天使的身边。

    哇!

    愿望一定会实现的,因为有天使守望着。

    她激动地往前走了几步,心思飞扬。

    “啪。”

    骤然,一枚钱币紧随着她丢下的钱币落了下去,小小的水花飞溅起来,正是她丢下钱币的地方。

    怎么会这么巧?

    什么人和她同时丢下的钱币?她怔然转脸,看向了钱币来源的方向,目光落在那个站在不远处勾唇微笑的男人,整个人顿时呆住了。

    竟然是他!

    他怎么来了?来的这么及时,这么巧!

    她眼睛一热,所有的顾虑被瞬间打散了,她怔怔的站在原地,心中被一层层的暖流激荡着,无法平静。

    凌睿爵看着她,眼中逐渐揉入了一抹疼惜,缓步走了过来,站在她面前,抬手抚摸着她被风吹的散乱你的头发,淡淡勾唇,“傻瓜,想来罗马的话告诉我一声就行了,我们一起逃婚,怎么能一个人跑出来呢?我非常非常担心你。”

    没有责备,没有生气,只有担心和疼惜。

    夜云依注视着他眼中的神色,明白他此时内心的真实感受,不由笑了。

    “阿爵,我之所以没告诉你就离开了,是因为我相信你,相信你不管走到哪儿,都能找到我,因为你说过,我们是命中注定的情侣,不是吗?”

    她抬起手,双手捏住了他胸前的衣襟,摩挲着他衣服上熟悉的纹理,心中的激动和感动难以平复。

    “当然,不管你走到哪儿?逃到哪儿?我都能顺利找到你,因为我不能没有你。”

    凌睿爵握住了她的手,拿起来放在唇边,深深的吻着。

    手指被他温热的吻拂过,夜云依的脸顿时红了,她娇羞的注视着他,靠在了他的肩上,“阿爵,我想和你一起在这儿举行一次只有我们两人的婚礼,好吗?”

    两个人的婚礼?

    凌睿爵松开她的手,把她拉入怀中,低头注视着她,目光牢牢的锁定在她的脸上,缓缓的滑过,“当然,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

    “好,我们就在圣彼得大教堂举行一场只有我们两人的婚礼,可以没有亲属的祝福,可以没有观众的观看,可是只要有你在,有我们的爱情在,我就已经很满足了,而且有宝宝和我们相伴。”

    夜云依幸福的搂住了他的腰,脸上荡漾着幸福的微笑。

    阳光洒落在她的脸上,白皙透明的肌肤闪射着珍珠的光泽,晶莹剔透。

    凌睿爵忍不住低头吻了吻她的脸颊,继而唇落在了她的眼睛上,温柔的拂过她卷翘的睫毛,宠溺的说道,“宝贝,你想要怎么做,我完全配合你,我已经决定了,陪着你走遍天涯海角,什么时候你玩腻了,我们一起回家。”

    “真的吗?太好了,我要去威尼斯,和你一起在塞纳河上相守着赏月。”夜云依开心的回吻着他,心花怒放。

    他来了,一起问题都解决了。

    正午的阳光带着七彩的光环洒落在许愿池上,一条条晶莹剔透的水柱汩汩流淌着,反射出淡淡的光晕,这些光晕逐渐升腾着,汇聚成一个大大的斑斓光驱,落在了二人的身上,一刹那间,流光溢彩。

    阳光,正好。

    爱情,天长地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