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十万美元不香

霸域为方远出头教训两个态国警茶,围观的人群知道有些热闹不能看,纷纷低头四散走开,生怕惹祸上身。

把警茶找来的瘦高个吓的魂都飞了,直接两腿发软瘫倒在地上起不来。

花衬衫的目光中满是恐惧,不过随着一个念头在心中升起,尤其是看到霸域暴打警茶之后,却站在方远面前非常的恭敬,好像换了一个人。

后面一直站着没动的素潘和帕沙也过来笑着打招呼,亲热的样子显然很熟络,甚至是有些讨好,花衬衫的双眼变得炙热、亢奋无比,竟然没有偷偷的逃跑。

花衬衫自认只是碰瓷了方远,双方之间没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再者方远刚刚还给了自己厚厚一叠钞票,让自己帮忙找个人,就许诺十万美元的酬劳。

十万美元啊,够自己舒舒服服的过一辈子了,这么多钱,证明这个年轻人并没有把被碰瓷的事情放在心上,或者说是完全没把自己这帮小人物放在心上,只有胸怀宽广、实力极强的人才有这个气魄。

能被素潘讨好,花衬衫猜测方远的身份不一般,他不敢去查他的老底,不奢望能和他产生什么交集,但是如果能够通过方远这层关系,和素潘认识,搭上素潘这条线,还是比较靠谱的一个想法。

毕竟这些军中的公子哥嚣张跋扈,无法无天,然而他们同样手段通天,能量极大,刚才素潘开着车在密集的马路上横冲直撞,路人不敢有任何的怨言,那些警茶更不敢管,眼睁睁的看着马路乱成了一锅粥。

花衬衫的目光在方远和素潘两人之间来回穿梭,琢磨着如果自己能和素潘搭上关系,不说全国,最起码在素潘老爸的菌区势力范围内,没有人敢招惹自己,到了那个时候,自己开公司,做大生意,穿金戴银,别墅面朝大海,出入顶级豪车,美女日夜相伴,要钱有钱,要势力有势力,还在街上冒着被人撞死的风险碰瓷吗?

想通了这些,花衬衫忽然觉得方远给的十万美元不香了,暗暗下定决心,哪怕方远不给一分钱,也要把他交代的事情办好,只求到时候能帮忙引荐一下素潘这位大佬。

霸域赶跑了两个警茶,又确认了方远没事,终于放下心来低头看向了站在车尾的花衬衫。

霸域也不废话,猛冲向前揪住了他的衣领,单手把他高高举起,朝着地面狠狠的摔去。

“咣当”

花衬衫重重砸在地面,五体投地的趴在那里,半边脸当时就肿了,嘴角流淌出鲜血,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吐出了两颗洁白的牙齿,却没有任何的多余反应,更没有对着霸域怒目而视,厉声咒骂,仿佛刚才被打的人不是他。

这么能忍?有意思,素潘笑了。

霸域抬脚踩在了花衬衫的大腿上,只要一用力就能让他下半辈子拄拐,这时方远离着老远说:“霸域,算了。”

“队长,可是他……”霸域恼恨花衬衫给方远造成的了麻烦,不过既然方远说算了,只能踢了花衬衫一脚,转身走了回来。

花衬衫被踢的在地上滚了四五米远才痛苦的蜷缩在那里,然而他却丝毫不关心自己的伤势,遥望着方远,嘴里喃喃自语般嘀咕着:“队长?霸域他们竟然称呼他队长?队长是什么官职?”

解决了碰瓷的事情,素潘扒着门口看向了副驾驶的雅儿贝德,笑着调侃说:“哎呦喂,外面打成了一团,我的雅儿贝德教官怎么还这么乖的坐在这里?没有出去?”

雅儿贝德朝着素潘挥舞着雪白的小拳头,说:“方远让我留在车上的。”

“额……”素潘终于想起来了,雅儿贝德是方远的铁杆死忠粉,别说让她听话的留在车上,就是让她拿着枪去抢银行也会照做,再说,几个碰瓷的小刘氓而已,方远一只手指头就把他们按死了,哪用的着两个人?

“走了,走了。”帕沙挥手示意大家重新上车,车队很快来到了素潘家的别墅。

准确的说这栋别墅并不是素潘的家,只是闲时来玩的地方。

别墅也不大,上千的建筑面积,前面有个小院,后面有个游泳池,但是整栋别墅坐落在绿树红花当中,面朝大海,看着蓝天白云之下,近在咫尺的浪花拍打着海岸,听着空中海鸥飞过,这份惬意舒服,让方远甚至喜欢上了这里。

“怎么样?喜欢吗?”素潘端着一杯红酒,笑嘻嘻的看着大家。

仆人托着圆盘,上面是一杯杯的高脚杯,里面的红酒好似琥珀,一看就价格不菲。

方远拿过一杯,冲着仆人微微点头感谢:“这里太美了,就是怎么这么安静?没有其他的游人?”

“整个海滩都是我家的。”素潘拿着酒杯的手臂在空中划过,言语中透着骄傲。

“牛比。”这个海滩确实漂亮,赞叹过了之后,方远缓缓的说,“你请我们来,不是来玩这么简单吧?”

被方远一下子戳破了小心思,素潘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他先看向了霸域这才回答说:“还是我婚事的事情……”

哦,原来如此。

不用素潘解释,大家也猜到了怎么回事。

素潘的身份尊贵,家里有钱有势,在他父亲的一亩三分地上没人敢惹,哪怕开车在马路上横冲直撞,那两个警茶也自动无视。

有钱有有钱的好处,没钱有没钱的优势,活法不同而已,像素潘和霸域两人真心相爱,面对家里安排的婚姻,素潘同样愁的挠头,想要方远给他想个好办法。

素潘笑嘻嘻的盯着方远:“队长你长的这么帅,要不,你帮帮忙把那个女孩泡到手?”

“魂淡,素潘你找死啊?”雅儿贝德立马炸了刺,满脸怒气的朝着素潘冲了过来,迈克和艾德里安连忙半路截住,雅儿贝德双手乱挥,两脚乱踢,一副要生吞活剥素潘的架势。

“我开玩笑的,开玩笑的。”素潘吓的藏到了方远身后,只露出了半边脑袋给雅儿贝德解释。

方远自认又不是人形自走炮,当然不可能跟着素潘胡闹,他看着低头不语的霸域,走过去安抚住了暴走的雅儿贝德,叹了口气:“我们华夏人常说,宁毁十座庙,不拆一桩婚,你父亲想要借着婚事进行政治联姻,我们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方远一眼看破了素潘婚事的真实情况,但他性格谨慎,不愿意搀和进来,否则会给安保公司带来不可估量的后患。

既然做不到,还不如当场拒绝,,模棱两可的态度,只会坑了大家。

雅儿贝德被方远按住了胳膊,小兄脯剧烈的起伏,喘着粗气,终于安静了下来。

被方远这么干脆的拒绝,素潘倒没生气,他知道自己的婚事正如方远说的那样,连自己都搞不定,更何况方远他们这些外国人,之所以提出帮忙,只不过是向着朋友倾诉一下,缓解心理的压力,万一有办法呢?

“不说这件事了,外面有游艇,有快艇,先换衣服,咱们一起出海玩。”素潘指向了外面,乐呵呵的给雅儿贝德道歉,“别生气了,我给你准备了许多许多的新衣服。”

“哼。”雅儿贝德冷哼一声,翻着白眼没搭理素潘,跟着一个女服务员去房间里换衣服。

大家来的时候,除了霸域穿的是作训服,其他人全部是便装,纷纷进入房间去换泳衣。

方远是南河省人,标准的旱鸭子,又经常在非洲出任务,水下训练是他为数不多没有接触的科目,顶多会一点狗刨,能保证掉入海里淹不死。

认识了自己的短处,方远可不敢冒险下海,走进了房间后,换了一件花花绿绿的沙滩裤,但是把格洛克17别在了腰间。

后来想一想,即使已经到了下午六点左右,天气依然非常燥热,方远又把内库脱了下来,这一下,沙滩裤里冷风嗖嗖的,非常的凉快惬意。

方远满意的出来,路过一个房间时,木门闪开了一条缝,雅儿贝德的小脑袋钻了出来,还朝着方远不停的挥手:“过来,过来。”

方远疑惑的走过去,雅儿贝德冷不丁的拽住了他的胳膊,打开门就把他拉了进来。

看到方远别在腰间的格洛克17,雅儿贝德知道方远随时处于警戒状态,倒也没在意。

“干什么?”

“你帮我参谋参谋哪件泳衣好看。”雅儿贝德光着脚丫子在方远面前转了一圈,笑嘻嘻的让方远给个意见。

方远上下打量着雅儿贝德,讲真,此刻的雅儿贝德穿着一套红色的累死内衣,晶莹如雪的皮肤在灯光的照耀下闪着亮光,她不但皮肤好,该鼓的鼓,该翘的翘,身材奥秃有致非常的火爆,以方远的标准来看,不输艾丽西亚。

雅儿贝德摆出了S型的姿势,左手指尖顺着纤细的腰肢一点点,一点点的往上移动,勾魂摄魄的眼神透着妩媚:“你不是喜欢红色的吗?这件好不好看?”

“好看。”但是方远也提出了自己的意见,“你穿这个没法下水玩吧?”

“你又不下水,我也不去。”得到了方远的赞许,雅儿贝德乐呵呵的抓起了一件白色的体恤衫穿上。

“你穿这个干吗?”方远不知道雅儿贝德又穿体恤衫干吗?

“我只穿给你看。”雅儿贝德不但穿了体恤衫,又穿上了宽松的沙滩裤,等到站到了方远面前时,忽然笑呵呵的靠近,“你看过我的内衣了,让我看看你的。”

“卧嘈。”自己图凉快,里面可是什么都没有穿,方远赶紧后退顶在了木门上,这时雅儿贝德已经扑了过来。

雅儿贝德一手按住了方远的胳膊,一手去拉沙滩裤,勾着脑袋看清里面的东西时,瞬间两眼冒着精光,眼眶里忽闪忽闪的好像有波涛在荡漾。

“好大啊。”

章节目录

佣兵从切萝卜开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乾坤烧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乾坤烧鹅并收藏佣兵从切萝卜开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