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苔听到同事的喊声,连声答应了一声。

杜玉锦走到门外,朝里面张望:“池苔同志,你在干嘛呢?大家都集合了,就缺你一个人了!”

池苔连忙放下碗筷,走到门口,笑道:“杜主任,我在这边坐会。不是下午两点半才开会吗?”

“上午工作结束了,不点名啊?哟,你都在这边吃上了?”杜玉锦看到她嘴角冒油光,便知道怎么回事了,“符县怎么说的?不能拿群众一针一线,不能吃群众的饭!”

“他不是群众!”池苔嘟了一下小嘴。

顾明俊走了过来,说道:“领导,是我留她下来吃饭的。我真不是这村里的人!要不,你也留下来吃点?”

杜玉锦摆了摆手,笑道:“不用了,不用了。”

池苔跟顾明俊说了一声,跟着杜玉锦去集合了。

顾明俊反身回来,刚刚坐下,就看到两个小孩跑了过来,在门口探头探脑。

“石柱,石莲,过来!”顾明俊朝他俩招了招手。

那两个小孩跑了进来,站在他面前,小女孩拿手放在嘴里,不停的吸吮。

顾明俊笑道:“还没吃饭吧?在叔叔这里吃,好不好?”

“好!”石柱应了一声,“谢谢叔叔!”

石莲还小,只是笑了笑,和哥哥一起坐下来。

顾明俊拿了碗筷,给他俩一人添了一碗饭。

两个小家伙,吃起饭来可快了,几下就扒拉了半碗菜一碗饭。

顾明俊笑道:“还有,还有,来来来,我给你们添饭。”

“傻柱!小莲!”尹玉莲的喊声传了过来。

“妈!我们在有顾叔叔家里吃饭!”石柱答应一声。

尹玉妮走进来,笑道:“这两个孩子,太不懂事了,怎么又跑到顾先生家里来吃饭了?”

顾明俊道:“没事,我做的菜多,我一个人反正也吃不完,嫂子,你也坐下来吃点吧?”

“不用,我家里做了饭。”尹玉妮忸怩的笑了笑。

顾明俊道:“嫂子,你再帮我煮一锅酒吧。我家里的酒,喝得差不多了。”

“顾先生,你一个人,怎么喝那么多酒呢?”

“酒是米之精,只要不喝过量,就没事。”顾明俊掏出钱包,拿出一叠钱来,递给尹玉妮,“这是煮酒的钱。”

“太多了,用不了这么多。”

“你收着吧!反正你以后还得给我煮酒呢!”

“那谢谢你了啊。”尹玉妮接过钱来,笑道,“那我回家去了,家里还有事。”

她又吩咐儿女:“傻柱,小莲,吃过饭就回来,不能在顾先生家里吵闹。还有啊,吃完饭,记得把碗洗了!”

尹玉妮走后,石柱和石莲两兄妹,又各自吃了两大碗饭,然后乖巧的进厨房把碗洗了。

顾明俊把自己采摘的那些野果拿出来,给两兄妹吃。

石柱和石莲,记着妈妈的吩咐,玩了一会儿就回家去了。

顾明俊有午睡的习惯,看了一会儿书,便上床睡觉。

在这山顶之上,只要家里有人,白天一般都不闭户的。

因为这村子里,难得有外人前来。

顾明俊来到牙溪村,也快一个月了。

宋清如来陪他小住了十天,她和花姑子一样,都觉得这山上的生活,太过单调,太过无味,两人先后回了城。

有时候,宋清如自以为很了解顾明俊,但很多时候,她又觉得,自己的枕边人,完全是个谜!

顾明俊的很多举动,都让宋清如不能理解。

就好比他上次放下一切,去当志愿者。

又好比他这次放下一切,来山上隐居。

宋清如住惯了汤臣一品的豪宅,习惯了大城市里的繁华和热闹,习惯了每天和沈晴、胡杏儿、苏溪一起逛街聊天,要让她来这山顶上住几天还行,真要长期居住,她完全不习惯,也习惯不了,更加不想习惯。

她是大城市长大的,别说这样的山顶村落,便是那些山下的新农村,家家跟别墅似的新楼房,她也住不久啊!

花姑子以前是真正的姑子,清净惯了的,但融入红尘之后,居然也不能习惯这种山居生活了。

顾明俊的很多行为,在世俗人眼里,是另类的,是不可理喻的。

别说城里人不能理解他。

便是这山里的乡民,也觉得他古怪。

一个看起来并不缺钱的城里人,还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怎么跑到这穷山里来住呢?

他刚来的时候,村民们当稀奇看,每天都会围到他的小木屋边,指指点点,议论纷纷,甚至还有人打赌,说这个城里人,绝对住不过十天半个月。

然而,马上就快一个月了!

顾明俊不但没有离开,反而越住越有滋味了!

他为人友善,和村里人都能聊得来,关系也处得好。

村里的娃娃,要是上他家蹭吃蹭喝,他不但不恼,还会多做一些好菜招待孩子们。

一来二去,村里人也就不把他当稀奇古怪看了,来围观的人也就渐渐没有了。

顾明俊午睡不会睡太久,半小时就醒了过来。

他伸了伸懒腰,走出卧室,看到客厅沙发上,窝着一个女子,定睛一看,正是之前来过的池苔。

顾明俊走近她,看了她一眼,见她睡得正香,便没有打扰她。

他拿了一本书,来到旁边山崖边的一个竹木搭建的小亭子里。

小亭子里并不热,四面都是风。

亭子的三面都做了座椅,中间还有一张小桌子。

顾明俊坐下来看书。

半小时后,他的房门吱呀一声开了。

池苔走出来,左右一瞧,看到顾明俊坐在小亭子里,便走了过来,笑道:“顾先生,对不起啊,我找地方午休,第一时间就想到你这间屋子了。”

顾明俊道:“我那有两个卧室,你可以睡床的。”

“不,不用,我就午休一下下。我们下午就走了。”

“好。”

“顾先生,我们要集合开会了,我先过去了。”

“嗯!”顾明俊做了个请自便的手势。

他又看了一个小时的书,这才回屋,放下书,带上房门,往村子里走来。

村落不大,房屋一间连一间,按照古老的屋村模式建造的,屋与屋之间,只有一条一米多宽的巷道,屋檐低矮,伸手就能摸到房檐,要是冬天大雪冰冻时节,可以伸手取檐下的冰棱子玩。

县扶贫办的人,就坐在村口的院子里开会。

村里的支书和主任,早就迁到山下去了,今天也上山来了,和其它村里的干部,一起坐在院子里,听符展豪在讲话。

尹玉妮是村里的妇女主任,也坐在里面呢,她看到顾明俊走过来,便朝他招招手,把自己的小板凳让给他坐,她跑回家里,又搬了一个小凳板来,坐在顾明俊身边。

村里难得这么热闹,顾明俊左右无事,便坐下来听讲。

章节目录

重生之商路弯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拾寒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拾寒阶并收藏重生之商路弯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