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太原的野心让苏远山对此人倒是刮目相看起来了。

长久以来有个说法,SK的崛起,是和眼前这位的夫人是密不可分的。

嗯,他的夫人姓卢,曾经是棒国第一千金。他的岳父,则在几个月前才因为官司而蹲了监狱……

蹲官司的其中原因之一,便是帮助盛京完成了对棒国移动通讯的收购并整合成了SK电讯。

如今,崔太原开出的价码居然就是SK电讯……这确实有点让人玩味。

苏远山相信,崔太原吐露的野心是其内心真实意愿的表达。因为……远芯的路,就是这么走的。只不过,远芯走得早,也走得稳,有核心技术。

——那他SK凭什么?

凭借梦想么?

……

似笑非笑地看着崔太原,苏远山好整以暇地喝着茶。

“崔先生,我得承认,你刚才所说的目标,和远芯是一致的。”

“但崔先生是否明白完成这一目标的难度?”苏远山索性就敞开了说:“说白了,现在金融风暴之下,贵国无论是消费信心也好,还是企业的股价市值也好,都不是一个能让我们甘愿冒得风险进军的市场。”

“如今,头部晶圆厂正在不停推进制程,而大部队则在后面紧跟,试图找到一个相对稳定和成熟的节点来提供大规模的产能。目前这个节点是0.8微米。ITRS最新技术进程虽然早就对今后的节点给出了预测,但具体需要多久,其实谁也没个真正的准数。”

(注:ITRS,International Technology Roadmap for Semiconductors。国际半导体技术蓝图,就是一个对制程工艺和技术制定的研发方向和目标以及预测的计划组织。)

当然了,苏远山这句话是违心的——其实ITRS还是挺靠谱的,而且起码他是有谱的。

在晶圆厂的制程升级过程中,并不是所有芯片所有半导体元件都会随着晶圆厂制程的提升而提升工艺——因为根本没有必要。

在架构和应用需求提升之前,某些芯片,别说是0.8微米,就是2微米也能满足需求——总共就没几个逻辑门,上先进制程除了增加工序成本之外没有任何鸟用。

对主要生产这些元器件和芯片的晶圆厂,他们需要的不是制程提升,而是硅片尺寸的提升——在封装面积固定的情况下,硅片尺寸越大,一道完整工序产出的元器件也就越多,相应的成本也就越低。

所以对于求稳求赚钱的晶圆厂来说,硅晶圆制造和切割工艺,才是他们重点的技术。

而他们的制程节点,也大多都是某种光源的光刻机最大或最小的节点。因为这样才能“压榨”完一套产品线最长的生命周期。

现在就有大量的芯片采用0.8微米制程,譬如各路单片机,YX01架构下的各种控制芯片以及各种传感器等等。

下一个这样的节点,则是0.18微米,再下一个是90nm。

最后则会长期停留在28nm——因为再往下,就必须采用FinFet架构,难度和成本将会大大提升。

苏远山相信崔太原既然想搞半导体,自然就明白这些。

“闪存颗粒,虽然如DRAM一样需要大规模的生产,但它单颗容量的重要性比内存更高,更需要先进制程的支持。”

“所以,如果阁下仅仅只是希望与远芯合作建一个晶圆厂就想全面进入半导体领域……可能真的有点困难。”

“因此,其投入的风险和资本,不是阁下提出的,用SK电讯的股份来换取一座晶圆厂就能抵消的。”

“就更不用说……SK电讯的股份,乃至你们国家的通讯市场,其实对我们而言,并没有什么吸引力了。”

“所以,还希望崔先生能够坦诚一些。”

……

崔太原一直认真地倾听着苏远山的话,他注意到,在涉及到技术词汇的时候,苏远山会特地解释一下,这让他格外的受用——因为苏远山认可难度,就表示有过认真思考。

以至于,当他听到最后一句,以近似轻蔑地语气否认了SK电讯的价值时,他整个人都有点怔住了。

崔太原的眼神一凝,用恰到好处的微妙语气反问道:“苏先生认为我们Korea的市场甚至没有新马泰重要?”

“崔先生,Korea和South Korea是两个概念。”苏远山笑呵呵地道:“至于有没有新马泰重要——我们都是儒家文化圈影响下的子民,都知道一句话叫‘无欲则刚’。”

苏远山特地用韩语说出了这个成语,当然,他的韩语比崔太原的汉语好不了多少……但不妨碍崔太原能够听懂。

“新马泰的合作伙伴可没有想成为半导体巨头的野望。”

崔太原眼神不免就有些恨恨地了。

苏远山似乎要存心刺激崔太原,继续乐呵呵地道:“崔先生,而且……似乎SK电讯还涉及到几个月前的一桩案子。坦白说,我们真不敢贸然涉足。再加上你们国内的反垄断政策定死了电讯市场的份额,就导致了如果仅仅依靠你们国内市场的话。SK电讯的发展是有上限的。”

“同样的,远芯无论是入股True Corp也好,还是投资泰安电子也好,还是入股新菲通讯也好……我们可不是单纯的入个股然后坐等升值。而是切实地主导着这些电讯企业的发展,最终实现共赢。”

“请问,我们入股SK电讯,我们能够主导SK电讯的发展吗?或者换句话说,相比SK电讯,我们远芯在通讯领域内的经验如何?”

见崔太原的眼神不断变幻,苏远山再次一笑:“如果你仅仅只是想把SK电讯的股份和一座晶圆厂的股份来作等价交换……”

“那可能我只有说抱歉了。”

……

崔太原保持了长久的沉默。

他承认,远芯很强——远芯虽然没有上市也没有公布财报,但从她分离出去的非核心业务的企业公布的财报来看,一旦远芯上市,其体系的整体市值怕不是瞬间就能超过了千亿美刀。

而眼前这个年轻人……手里除了远芯之外,还有另一个庞大的半导体企业,星海。

比起远芯,SK这个几乎垄断了Korea的石油化工,在Korea誉为第三大财阀的,刚刚经历了金融风暴、又面临权力交接的“家族企业”……

实在是太弱小了。

更何况,SK还是想要进入远芯擅长的领域。

崔太原深知自己此举无异于与虎谋皮,所以,他不可能一开始就亮出自己的底牌。

沉默着,崔太原突然一笑。

“苏先生,我们先不说SK电讯,我们先说半导体领域。你一定承认,Korea,并不是在半导体领域没有发言权的,对吗?”

说完后崔太原便望向苏远山——在这一刻他甚至做出了一个决定,如果苏远山否认这一点,那么,他将转头就走。

谈判阶段可以贬低对手的优势,放大对手的劣势,这无可厚非甚至天经地义。

但不能罔顾事实。

尊重事实才是合作的前提。可以以让步来求合作,但不能以屈辱来求合作。

“嗯,我承认。”苏远山这次倒是很老实:“甚至,Korea对半导体行业的支持还很大。”

崔太原心中突然就松了口气。

还好,这人是讲道理的。

于是他再次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后继续笑道:“对!如果说一个行业要崛起和发展,除了技术之外,还需要土壤。”

“Korea就有这个土壤。”

崔太原望着苏远山,冷静地道:“坦白说,过去十几年,世界都低估了大陆的潜力,至于远芯乘势崛起。”

“所以,苏先生更应该明白,在更有半导体土壤和环境的Korea,也应该有一家伟大的半导体企业崛起。”

苏远山便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成为伟大的半导体企业……

——人家三星LG好歹都八字一撇了,这位可是连墨都没磨呢,现在巴巴地举着一根墨锭过来找到远芯说,来,我们一起画一幅世界名著……

然而,崔太原也似笑非笑地看着苏远山:“苏先生,我觉得……远芯要在亚太区域成为王者,可不仅仅是靠做空三星电子和LG电子的股票就能完成的。”

苏远山视线瞬间一凝!心中不免有点埋怨秦思玩得太嚣张了……

崔太原盯着苏远山的眼睛,诚恳地道:“SK愿意在半导体领域发展,也希望能够获得远芯的支持,因为这符合我们双方共同的利益。”

苏远山垂下眼帘,迅速切入正题:“怎么合作?哪些领域?”

崔太原不假思索地道:“以晶圆厂为中心,全面涉足、整合半导体在韩产业链,加快扩张,在所有领域打败三星,LG。”

“怎么整合?”

“并购,收购。”

苏远山眼神迅速敏锐起来:“谁操作?”

崔太原微微一笑:“自然是SK电讯操作,SK电讯,将会是SK进军半导体和数码产品的号角。”

……

苏远山缓缓地呼了口气。

沉默中,苏远山注视着崔太原。

他还是有点低估了这家伙……

不愧是坐牢时间的财阀头头……这富贵险中求的精神……

嗯,值得学习。

只是,还有个问题。

“为什么会认为远芯是个好的伙伴,而不是其他企业?”苏远山盯着崔太原。

“因为远芯规划的蓝图和领域,其他企业给不了。”崔太原此时轻松了许多,笑了起来:“而且,就目前国内的情绪和情况来看,似乎也无法接受来自西边的合作。”

“所以,苏先生,我希望你能慎重地考虑我们的合作意愿。”

……

话已至此,崔太原算是给苏远山交了一张底牌。

——他会全面借助远芯的力量,让远芯可以在理论上以最高49%的股份参与进这场由SK对自家国度发起的……全面垄断战争。

章节目录

1991从芯开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三分糊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分糊涂并收藏1991从芯开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