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云骥在说这话的时候很平静,像是在说别人的事情,可了解他的唐沁还是从他那停顿的半秒中听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紧张。

他在紧张,紧张她会回答‘介意’二字。

可她怎么会介意呢,她怎么舍得介意呢,她的云骥为这个国家付出了血和泪,到头来还要被嫌弃,那该有多失望。

她往他那边歪了歪,差点掉下去,江云骥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她。

唐沁趁机抱住了他的脖子,说话的时候呼吸都喷在他的脸上:“你知道吗,上一世的时候,你说过同样的话,那时候你明明喜欢我喜欢的要命,却还不敢让我知道,怕我嫌弃你,可我那么爱你,怎么会嫌弃你,我的云骥是这个世界上最最干净的人,再不会有人像你这么干净,我爱你,爱你的全部,过去,现在,未来,我永远爱你。”

江云骥愣住了。

她总是这样,毫无保留的告诉他她爱他,眼神是那么的清澈,让他清清楚楚的看到自己在她眼睛里,也是那么的清澈和干净。

“云骥,上一世我们错过了很多,这一世我们早点在一起好吗?”

唐沁轻声道。

江云骥没有说话,他还在看她眼睛里的自己。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哦。”

唐沁自顾自的说着。

江云骥依旧没有说话。

唐沁来了一个实际行动,封住了他的嘴。

江云骥一怔,似有电流般令他的大脑懵了一瞬。

女孩的气息带着不容拒绝的霸道,想在他的领地攻城略地。

江云骥在这一瞬间想到了很多画面。

第一次在民政局看到她时的样子,她在他面前利落射击的样子,她哄着江烈叫她妈妈的样子,她第一次给他做饭的样子,她说喜欢他的样子……他们明明也还没有认识多久,可她的种种样子,早已经深深的印刻在他的脑海里。

他恍然发觉,他也是喜欢她的,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就住进了他的心里。

江云骥也不是一个矫情的人,更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既然喜欢,那就不会藏着掖着。

他已失去了很多,或许唐沁就是老天对他的补偿。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他接受这样的安排,也庆幸有这样的安排。

江云骥接过主动权,他要比唐沁霸道的多,吻技生涩又充满了侵略性。

唐沁的眉梢偷偷扬了起来。

她想起了上一世,他们第一次接吻的时候,江云骥因为不熟练,把她的舌尖咬破了,害她好几天吃东西都很费劲。

为了避免上一世的悲剧,唐沁立刻集中了精神,一察觉江云骥有咬她的迹象,马上缩下舌尖。

此时此刻,安之素正陪着叶澜成在花房里浇花。

“哎呀,我好像忘了一件事。”

安之素一拍脑门说道。

“什么事?”

安之素道:“忘了告诉他们电影室里有监控。”

叶澜成觉得她是瞎操心:“那姑娘一身的伤,云骥能干什么?”

“哈哈,也对哦。”

安之素丢了一颗葡萄进嘴里。

叶澜成浇完了花,放下水壶,到她身边坐下。

安之素拿了毛巾给他擦手,顺便喂他吃了块哈密瓜。

叶澜成细嚼慢咽的吃了一块,对她再递过来的摇摇头,问道:“我们有段时间没去看电影了,要不要去?”

“不想去。”

安之素道:“可能是老了,比较喜欢趴窝了。”

叶澜成认真看了看她。

安之素问:“看什么呢?”

“没老。”

叶澜成道:“一点没变。”

安之素笑,往他肩头靠了靠:“你是越老越会哄我开心了。”

“没哄你。”

叶澜成揽了她的肩,指了指原来安之素放缝纫机的地方,说道:“你在那里做我们结婚礼服的样子,我都能记的清清楚楚呢。”

安之素想了想,自己都记不起来了,算了算时间,已经快三十年了。

“时间过的好快,我们都结婚三十年了。”

安之素不免感慨。

叶澜成道:“嗯,人家说结婚三十年叫珍珠婚,五十年叫金婚,六十年叫钻石婚,我们还得继续努力。”

安之素噗嗤笑了:“我们能活到那个时候吗?”

“能。”

叶澜成肯定的点头:“一定能。”

安之素笑道:“你说能就能。”

她这辈子已经是赚了的,就是现在死了也没有遗憾了。

电影室里。

江云骥陪唐沁一块躺在沙发里,唐沁靠在他的胸膛上,江云骥的下巴抵着她的发顶,两人一起把剩下的剧情看完了。

结尾让唐沁心里有些难受,因为最后有一个特种兵牺牲了,死的时候还紧紧攥着一条吊坠,坠子里是他和妻子的结婚照。

“怎么了?”

江云骥感受到了她的情绪。

唐沁扬起脸看他,说道:“云骥,我们结婚吧。

过了这件事,我们就结婚好吗?”

“好。”

江云骥答应,道:“过了这事,我们就结婚。”

唐沁重新笑了起来,用发顶蹭了蹭他的下巴。

又在电影室腻歪了一会,江云骥就把唐沁送回了房间。

快到中午的时候,叶慕安和纪云起回来了,得知江云骥和唐沁也在,并且唐沁还受了伤,夫妻俩就来看了下。

“怎么搞的?”

叶慕安问江云骥。

江云骥道:“出去说。”

叶慕安点点头,两人就出去了。

纪云起坐到椅子上,问唐沁:“发生什么事了?”

唐沁就把自己和江烈被绑架的事说了。

纪云起听的心惊肉跳:“我的天,谁这么胆大包天,连江家的儿媳妇和孙子都绑架。”

不怪她震惊,但凡有点脑子,也不会去绑架一个军部大佬的儿媳妇和孙子吧。

“还在调查。”

唐沁也没多说,指了指她的肚子:“你和肚子里的小家伙最近怎么样?”

说起这个,纪云起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肚子,语气里都多了温柔:“昨天刚去产检过,一切都很正常。”

“那就好,我瞧着你肚子比上次又大了些,可见小家伙也长的很好。”

唐沁道。

“是呢,医生还让我控制点,别把它吃太大了,不然不好生,我最近天天都走很多路。”

纪云起笑道。

唐沁就道:“感觉像个大胖小子。”

纪云起哈哈笑,然后压低了声音:“我每次做梦都梦见是个儿子,但我不敢说,怕他爷爷失望。”

唐沁心想叶澜成是注定要失望了。

“没事,过几年你再生个二胎三胎的,总不能胎胎都生儿子。”

唐沁安慰道。

“二胎三胎我还没想过,慕安说就生一个,他不是很喜欢小孩,有一个就够了。”

纪云起道。

倒也是叶慕安的性子。

要是喜欢小孩,早就生了,不至于都结婚好几年了才生。



章节目录

入骨宠婚:误惹天价老公(安之素叶澜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燕归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燕归尔并收藏入骨宠婚:误惹天价老公(安之素叶澜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