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就像是黑暗里恶魔,披着神秘的面具,留给世人一个威慑冷冽的背影,却无人能窥探到他的真实身份。

五年前,她创建修罗门,势力膨胀太快,入了灭狼的眼,那条狗撵了她两年。

滋味别提多酸爽。

那两年里,她查他的同时,他也在查她。

许是因为他们的实力旗鼓相当,所以最后谁也没能查出谁。

直到三年前,她在皇后镇跟云娘学习刺绣闭关了一个多月,出来时惊闻国际警方的高层大洗牌,指挥官灭狼销声匿迹,将肩上的重担交给了他的得力属下苏娆。

苏娆。

苏娆。

她如果抓住那女人,是不是能引出灭狼,报当年的压迫之仇?

“国际警方?”

沈玄点点头,笑道:“确切的说是国际警方最高指挥官苏娆,这女人几个月前还去曼彻斯特的基地见了陆夜白,

我真的很好奇,苏娆为何会选中陆夜白帮她对付黑豹,毕竟他们没有什么交集,她有困难,不该去找灭狼么?”

江酒挑了挑眉,似笑非笑地问:“哥哥也听过灭狼?”

“曾经的风云人物,我又怎会不知?不过我查不到他的身份,就那么销声匿迹了,不留任何痕迹。”

江酒脸上的笑意更浓,眼里划过奇异的光,“我也查不到,你说陆夜白能不能查到?”

沈玄思忖了一下,中肯道:“应该可以吧,他是暗龙的首领,地下第一大势力,当初应该也没少受灭狼打压,又岂会不知一二,

你有空问问他,我也挺好奇的,当年灭狼剿了沈氏在金三角的一个据点,这笔账,我记着呢。”

江酒还想开口,手里握着的手机响了起来,垂头一看,是陆夜白打过来的。

说曹操,曹操到。

“中东那边现在是晚上吧,用晚餐了么?”

话筒里传来陆夜白略显疲惫的声音,“我白天出了点状况,想必你已经收到消息了吧,你不必担心我,我没受伤,

现在已经脱离危险了,听说时氏出了事,你也别太操劳,扔给陆西弦去处理就行了。”

江酒眨眨眼,想起刚才沈玄的提议,挑眉问:“陆夜白,你了解灭狼么?”

那头的呼吸一滞,足足沉默了十来秒,陆夜白这才反问,“突然提他做什么?地下势力中的一粒搅屎棍,

曾经得罪了无数人,包括暗龙,我对人人咬牙切齿恨着的人不感兴趣。”

“是么,那就遗憾了,我跟我哥也对他恨得牙痒痒,刚才还琢磨着怎么将他逼出来呢,

我们寻思着你应该跟他打了不少交道,本想从你这儿得到什么有用的线索,你不知道就算了。”

陆夜白轻咳了两声,转移话题道:“你决定选哪种刺绣缝制嫁衣了么?”

江酒见他回避,也不再多问,顺着他的话道:“我采纳了你的提议,安排苏家跟云氏进行比赛,后天就能出结果,到时候再告诉你。”

“行,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先挂了,你好好照顾自己,别太累了。”

说完,他直接切断了通话。

江酒忍不住嘀咕,“挂这么快,莫不是做贼心虚了吧。”

沈玄刚才问的对,苏娆为什么不找灭狼帮忙,反而找上了陆夜白?

难不成他们之间真的有她所不知道的过往?

没办法啊,那男人现在远在万里之外,她要是不心存警惕,指不定就被那性感妖娆的女人给勾走了魂。

还有,苏娆是谁?

灭狼一手培养出来的尖端人才,举手投足间都是坑。

天知道她靠近陆夜白,将陆夜白拽进那漩涡之中是不是蓄谋已久。

暗龙如今已经庞大都让国际警方有压力了,说不定他们就是设了这个局诱陆夜白往里跳,试图将他剿灭。

不管是陆夜白与苏娆有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过往,还是苏娆单纯只是在设局引陆夜白上钩,陆夜白此刻的处境都极为不妙。

“哥,我得去一趟中东,我怕苏娆另有目的。”

“你担心他被苏娆迷惑,做出对不起你的事?”

“这还是小的,就怕灭狼在暗处,想要对付陆夜白,削弱暗龙的势力,毕竟现在的暗龙强大得令人可怕。”

沈玄拧起了眉头,沉声道:“你的担忧也不无道理,咱们确实得小心,

这样吧,把后天的比赛提前至明天,你选出一家给你缝制嫁衣,然后抽身去中东,

只不过叶冉这边你怎么安排?她没流产,这事儿总得解决,拖着也不是办法。”

江酒试着道:“你继续找那个逃跑的服务员,我敢肯定她手里有徐倩的把柄,

叶冉与霍斯之间的心结在双方的背叛,只有把这个弄清楚了,他们才有希望,

至于她腹中胎儿,我给她服用了药物,她不会出现妊娠反应,应该能拖一阵子,

等你找到那个服务员,她差不多也能羊水穿刺做亲子鉴定了,届做个了结。”

“好吧,那就这么决定了。”

当天下午,沈氏发布了一则申请,称沈夫人为了给江酒缝制嫁衣,特邀了苏云两家的刺绣大师来海城,明天上午两家将在沈氏庄园里比试绣工,谁胜出,沈氏就委托谁为江酒做嫁衣。

随后,沈氏又公布了参赛的名单,云氏由云芝参赛,苏氏由苏媚儿参赛。

了解传统刺绣的人,都听过此二人的大名,各自传承了本家独特的刺绣工艺,堪称大师。

这场比赛虽然不是举世瞩目,但在海城名流圈掀起了不小的风波。

很多名门贵妇跟世家千金都喜欢穿旗袍,大多出自苏云两家的绣纺。

如今强强对决,自有一番看头。

再者,胜出方会受沈家委托,为江酒缝制嫁衣,这让她们更加好奇谁会取得胜利。

如今大家心照不宣的是江酒的婚礼一定举世瞩目,国际大佬云集,场面空前绝后。

她穿着谁家绣制的嫁衣,谁家就能名扬世界。

直白一点讲,江酒的中式婚礼必定会在国际上掀起一阵浪潮,届时为她缝制嫁衣的刺绣家族将会鱼跃龙门,一飞冲天。

翌日。

沈家门庭若市。

江酒于喧闹中接到一通电话,对方称云芝出事了。

章节目录

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十月微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月微凉并收藏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江酒陆夜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