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注定是个沸腾的日子。

即便天气其实秋高气爽凉风阵阵,街上的银杏叶也秋意十足,却也依旧无法阻挡空气里躁动的因子。

而这躁动的起源,当然来自云港霍家那场十足低调却又早已吸引了全国目光的婚礼。

在时间渐渐逼近婚礼开始的时候,一辆红色的兰博基尼突然出现在街道尽头,熊熊燃烧的火焰一般朝着这边狂飙而来,在满脸戒备的保镖面前毫无预兆的刹停,让刺耳的摩擦声响遍了整条街道。

随后车门打开,一双小白鞋漫不经心踩下来,随即落下的,却又是蓝色的礼服裙摆,紧接着那个高挑纤瘦的身影便完完全全的站在了车外。

她脸上戴着墨镜,仰起头看了一眼这个庄园,轻轻啧了一声:

“这个小混蛋,我都说了让我给她办婚礼,居然敢舍了我莫名其妙的选了霍家,她是不是脑子出问题了?”

保镖正好走上前来,恭恭敬敬的询问她有没有邀请函。

女子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转头看向了车内,声音冷冷的道:

“怎么了?还要我来给你开车门吗?公爵大人?”

车厢里一阵沉默后,副驾驶车门也被咔擦一声打开了。

随即一个金发碧眼眉眼深邃的男人走下车来,身影挺拔的走到了女子身侧。

女子不声不响的朝他伸出一只手,他看了看,递出了自己的胳膊,是一个等待被挽住的姿势。

女子:……

“我是说邀请函!”

男人:……

他默默的从兜里掏出邀请函,女子伸手接过,递给了门口的负责人,与此同时她摘下了墨镜,露出一双雪色般干净又冰凉的眼。

负责人接过邀请函仔细看了一眼,又与名单上的照片核对了一下,立刻露出了微笑,对她做出了邀请的姿势:

“孟小姐,请——”

女子浅浅一笑,如无数春花在冰雪消融的海面大肆盛开。

然而这笑意非常短暂,在身旁男人还没来得及看过来的时候就消失了,随后她面无表情的将墨镜丢到了男人手里,目不斜视的率先抬脚走了进去。

·

大约又几分钟之后,如同场景重现一般的,又一辆红款兰博基尼出现在了街尾,只不过这一次的车主显然没有之前那位孟小姐车技高超,不但不高超,连前进路线都歪歪扭扭,充满了一股“我是菜鸟我有理”的味道。

门前保镖正看得心惊胆战,就又听见了一声引擎之声从另一侧的街道咆哮而来,飞快的奔驰到他们眼前,又飒又帅的甩了个尾,用比那位孟小姐还漂亮的技术稳稳停好了车,而就在车主即将要打开车门下来的时候,那辆兰博基尼已经疯猪一般的冲了过来。

在保镖们惊恐的眼神里,在那车厢中隐隐传来的女孩尖叫声里,那辆火红的兰博基尼终究还是砰地一声——险险撞掉了黑色帕加尼的车前镜,然后手忙脚乱歪歪扭扭的停住了。

——一阵窒息的安静。

庄园内的高雅的音乐和客人们的说话声这一瞬间都变得很远。

在保镖们的目瞪口呆中,那辆帕加尼的车主终于打开车门走下来,然后单手插着兜,漫不经心的走向了那辆兰博基尼。

修长的手指屈起,在窗户上笃笃地敲了两下。

跑车车窗缓缓降下来,那速度都充满了一股战战兢兢的味道,随后那里面露出来一张胆战心惊的脸,清秀的轮廓,清澈的棕色眼睛有些慌张又小心的往上看来,才刚触到他的脸就立刻又缩了回去,结结巴巴的道起歉来:

“对对对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我我会赔给你的那个……”

男人居高临下的审视他一秒,又漫不经心的敲了两下门,在女孩不断道歉的声音停止之后,他才懒洋洋的开了口:

“小朋友,未成年是不能开车上街的,你家里没人教过你吗?”

他说完就转身捡起了地上那个掉落的镜子,走向了庄园门口,路过垃圾桶的时候随意的将东西丢了进去,似乎并没有要让她赔偿的意思。

女孩在原地呆呆的看着他的背影,许久后才喃喃道:

“可是我早就成年了。”

她话音刚落,手机便叽里呱啦的响了起来。

女孩伸手接起来,那边立即响起了熟悉又气急败坏的声音:

“顾初阳你是不是疯了!居然敢自己开车出去!我让你等等我你没听到吗!”

女孩被刺得耳膜一痛,她赶紧挂了电话,一脸我什么都没听见的样子下了车,将钥匙交给了泊车小弟,紧接着掏出自己的邀请函走了进去。

走过门口几步后她突然又停下,退回到负责人面前,犹豫片刻才问道:

“那个,我想请问一下,刚才进去的那位先生,他叫什么名字啊?”

这位顾小姐是沈小姐之前就带回霍家来玩过的,并且还嘱咐过所有人对待她要像对待沈小姐本人一样好才行。

于是这位负责人完全不敢怠慢,赶紧翻了翻前面那个名字,毫无原则的把答案告诉了这位顾小姐:

“他姓晏,叫晏七。”

“晏七……”

初阳喃喃的念出这个名字,视线不由自主向里面看去。

·

阳光从大幅的落地窗外洒进来,铺上光滑的地板,渡上明亮干净的大幅镜子,折射出温暖模糊的光泽。

沈翩跹穿着婚纱坐在椅子上,在星星点点的模糊光芒里,昏昏欲睡。

直到一个缓慢稳定的足音渐渐靠近,她从梦境中慢慢醒来,打着哈欠睡眼惺忪的转头。

蒙了一层水雾的眼睛还没来得及将来人看清,她先听见了那个熟悉的声音。

带着浅浅的笑意,冰凉的外壳下是淡淡的温柔:

“果然不愧是你,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你居然还能睡得跟猪一样。”

沈翩跹瞪大了眼睛,瞬间清醒的大脑有短暂的空白,随后就是一阵巨大的惊喜。

她猛地从座位上弹起来,一声尖叫,小炮弹一样的冲向了来人,也不管自己的婚纱是不是变得乱七八糟。

而那个人也一如既往的顶着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向她毫无保留的张开了双手。

一个用力的热情的拥抱,如果不是婚纱很累赘的话沈翩跹说不定要直接跳上去挂在对方身上了。

这么大的冲力当然让来人不可避免的连连后退了几步,然后她撞上了身后一个坚实可靠的胸膛,成功稳住了身体。

摸了摸沈翩跹的头,她凉凉的说:

“怎么发生了这么多事还是没见你变得成熟一点。”

“我这样不好吗!”

“……好,特别好。”

“呜呜呜呜色色你终于来了我真的好想好想好想你……”

沈翩跹一边撒娇一边撅起嘴要去亲她的脸,谁知在嘴巴碰到人家的脸之前,先碰到一张自己亲手写的邀请函。

沈翩跹:???

她顺着那张阻挡了自己的热情亲吻的邀请函看过去,看到了一张有点熟悉的,深刻俊美的脸。

那双翡翠一般的绿色眼眸,此刻正冰冷的盯着自己。

沈翩跹:……

……好可怕。

她不由自主的瞪大眼往后一缩,孟青色转头一看,微微皱眉,抬手就打开了那张邀请函,冷冰冰的看了那男人一眼,接着却又冷着脸向沈翩跹介绍:

“他是范恩,现在暂时是我的男朋友。”

“范恩?”

沈翩跹眨了眨眼,终于想起来自己是在哪里见过这位外国友人了:

“就是那个a·的大老板,世界顶级调香师范恩公爵?”

“别管他。”

孟青色毫不留情的略过了这个话题,歪了歪头看着沈翩跹,把她向后轻轻推了一下,轻轻勾了下唇角:

“让我好好看看你。”

·

“咦?怎么有两张重复的邀请函?”

门口的负责人此刻正在接待第一百零一位客人。

来人拥有女生里并不常见的身高,穿着常服,气场却一点不输那些礼服曳地贵族千金般的小姐们,只是一身沉默寡言冷若冰霜的气质,会让人忍不住想敬而远之。

此刻听到负责人的话,她抬眼看来,平平静静的“嗯?”了一声。

负责人于是又往登记册前面找了找:

“你看这里也有一个闻人……闻人……霜?”

他又对照着手里的邀请函看了一眼,接着立刻道歉:

“抱歉抱歉,是我看错了,并不是同一张,前面那个是闻人霜,您是闻人雪小姐,请进。”

闻人雪却并没有立刻抬脚,她怔怔的在原地立了片刻,才下定决心般抿了抿唇,抬脚走进了庄园。

·

盛着金色香槟的酒杯在阳光下轻轻一碰,撞出清脆悦耳的响声。

苏峪端着杯子喝了一口,问道:

“她现在在干什么?”

“补妆。”

严逸看了一眼手表,淡淡道:

“还有十几分钟仪式就要开始了。”

“我听说了你今天好好的闹了一场。”

严逸闻言微微勾唇,皮笑肉不笑的道:

“怎么?苏少爷不服气?”

“不。”

苏峪微微一笑,风度翩翩的对他举杯:

“我是说,闹得好。”

严逸挑了下眉,同样微笑着和他碰了碰杯。

清脆的一响后,苏峪看向了另一边正在和霍老爷子说着什么的程致远的背影,难得恶劣的眯了眯眼:

“其实我也有个小礼物,正在等着程总亲手拆开呢。”

·

“这是初阳,是我妹妹,亲的。”

沈翩跹拍了拍女孩的脑袋,又对初阳介绍:

“这是青色,孟青色,是我的挚友。”

顾初阳立即两眼发光恭恭敬敬的冲孟青色笑起来:

“你好。”

孟青色哦了一声,还有点懵,依旧回了声你好。

随后她就把沈翩跹拉到阳台上去说话了:

“这不是你当初说的那个生病的小孩吗?什么情况?这是病好了?”

沈翩跹笑眯眯的点头:

“好了,只是很多东西还不太熟练,对人情世故也还不懂,我准备慢慢教她。”

“怎么?自己还没孩子就打算先养个小孩儿了?”

“那怎么能一样呢,初阳可是我妹妹。”

“就算你是这么打算的,那程致远呢?他愿意你把仇人的妹妹当亲妹妹吗?”

“上一代的恩怨已经彻底落幕了,该付出代价的也都付出了代价,他不会介意的,最多偶尔吃点飞醋而已。”

沈翩跹笑眯眯的,一双桃花眼弯成了月牙。

孟青色看着她的表情,终于完全的放了心,露出浅浅的笑来。

她转头看向阳台之外,偌大的花园里有乐团在拉琴。

沈翩跹也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却对上了不少同样不经意看来,又停驻在她身上的目光。

那些曾经合作过的,至今也依旧是朋友的熟悉面孔,一一笑着向她举杯,笑容里全部都是真心的祝福。

沈翩跹一一扫视过去,举起手朝他们挥了挥。

有风从远处广阔的海面吹来,拂过花朵和草叶,拂过那些漂亮的气球与彩带,哗啦啦的吹起了沈翩跹的头发和裙摆。

她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远去,看向了风吹来的方向。

空气里恍惚有温柔的笑容展现,那两张许多年不曾看见的,早已经变得模糊的面孔,此刻却穿越了漫长跌宕的岁月,被熟悉的海风送到了她的眼前。

——终于不再是噩梦了。

沈翩跹望着大海的方向,弯起唇角,却无声的红了眼眶。

这个承载了我最多回忆的,我长大的地方,终于能被新的幸福包裹,用那么多的爱覆盖住那个血色黄昏,和那场黑色的葬礼。

最深刻的不再只是失去。

还有得到的新的。

她望着幻觉里那两张对她微笑的面孔,也一起微笑起来。

——我会幸福的,爸爸妈妈。

我向你们承诺,我一定会,一定会一直幸福的。

·

当那句话从新郎的口中被郑重其事的吐出来时,全场都陷入了一阵窒息的安静之中。

——

“我会永远做你的,芳心纵火犯。”

——

“噗!”

第一个敢胆大包天笑出声来的,全场一百多人中,当然只有新娘。

沈翩跹笑出第一声的时候就心道不好,急忙想要控制住自己,可谁知演戏时强大无比的自控能力到了此刻却完全失效,她越是想要控制就越是无法控制,一声接一声强忍的噗嗤不断从她嘴里冒出来,最后在程先生越来越黑的脸色中,干脆彻底放弃治疗,穿着一身婚纱毫无形象的哈哈大笑,笑得前俯后仰起来。

见新娘都这么不给面子,来客自然也都再也忍不住,越来越多的大笑从观众席上传出来,欢快的响遍了整个花园。

程致远:……

新郎的脸色终于彻底的黑成了锅底。

·

在一片笑声里,严逸默不作声的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苏峪:

“是你吧?”

苏峪优雅的耸了耸肩:

“我只是以粉丝的身份给程先生递了一封适合在婚礼现场念的情书,这些时下最流行最浪漫的元素是程先生自己主动要求的——为了离热爱网上冲浪的沈翩跹近一点。”

他勾了勾嘴唇,看起来分外温柔:

“这就是我的礼物,时下再流行不过再动人不过的情书。”

严逸:……

经纪人先生默默的坐远了一点,可就像苏峪乐意看他在这场婚礼上捣乱一样,严经纪人当然也乐意看到别人给程致远制造麻烦。

他于是不但没有表示谴责,反而还十分热情的鼓了鼓掌,引来了新郎一个阴冷狠戾的冷眼。

·

“到底是谁教你这么说的。”

沈翩跹笑得肚子疼:

“土味情话一点都不适合你啊!”

程致远面无表情的在心底将那封用心背下来的情书一点一点撕得粉碎,在四周欢快的大笑声里,他完全放弃治疗般的闭上了眼睛,好一会儿才又睁开来。

看着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的沈翩跹,程致远阴冷的眼神逐渐变得温柔,他无声片刻,突然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这一口气落在话筒上,是无可奈何,是挫败,是放弃,是叫人一听就心软到想要融化掉的温柔。

这是永远冰山般冷硬又拒人千里的程致远从未有过的叹气。

哈哈大笑的客人们不由自主的安静下来。

而程致远并没有在意外物,也并没有注意到这些声音都停了下来。

他眼里耳里心里全都只有面前的人。

看着渐渐收敛了笑意的沈翩跹,他轻轻说了一声:

“好吧……看来有关所谓的流行,我还是需要自己去努力学习才靠谱,希望你可以耐心等我学成的那一天,我一定可以跟你无障碍交流你喜欢和习惯的一切。”

沈翩跹不笑了。

她的桃花眼映着蓝天白云和阳光,也映着此刻专注看着她的程致远。

那个声音继续温柔的钻进她的耳朵里,像是从漫长时光的缝隙里淌出来,是曾经每时每刻的程致远的心声: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都不知道该怎么爱你才好,怎么对你才好,拿惯了枪的手,捧住了一个烫手的宝贝,想要好好呵护和宠爱,却总是不得其法,哪怕直到今天,我都还在笨拙的学习,到底应该怎么爱你。”

“可是你知道吗,沈翩跹,哪怕是这样笨拙的我,时常为不知道该怎么对你更好而苦恼的我,一边苦恼的同时,一边却觉得庆幸和感激,感激命运给了我一次重来的机会,感激你爱我。”

“在与你重逢之前,我最害怕的就是做梦,不管是噩梦还是美梦,都让我觉得恐惧和绝望,可是现在,哪怕我依旧时常会从噩梦中惊醒,却再也不会觉得痛苦了。”

“因为我知道有你在。有你在,不管是噩梦还是美梦,都永远不如现实来得美好。”

仿佛四周的一切全部都消散了踪迹,这花园之中只剩下两个相对而立的新人。

程致远略微低头的看着沈翩跹,瞳色漂亮的眼睛里一点一点溢满了笑,是从未有过的灿烂模样,连头顶阳光都无法夺其万分之一的耀眼:

“沈翩跹,谢谢你成为我的奇迹。”

“我承诺给你,长长久久,至死不休的幸福。”

他对她微笑,俊美如神祇:

“你愿意接受我的承诺吗?”

那双桃花眼里溢满了水光,然而随即那水光荡漾起灿烂到刺眼的涟漪。

沈翩跹重重的吸了一下鼻子,眨下一滴快乐的眼泪,重重点了一下头,声音大到传遍了整个花园:

“我愿意!!!”

气球被自动剪断,在音乐里随着风呼啦啦的飞上了天。

新人在秋阳下接吻。

观众席中,从经纪人先生那里,响起了第一声掌声。

随后那掌声一点一点向四周蔓延开去,伴随着无数充满祝福的笑容和目光,响彻了整个庄园。

·

“苏少爷还准备在娱乐圈继续发展吗?”

严逸一边鼓掌,一边问苏峪。

“当然。”

青年淡淡的给出了回答。

“打算什么时候退圈?”

“对演员这个职业失去热情的时候。”

苏峪唇角噙着淡淡的笑,又头也不回的问他:

“你呢?严总不打算回云港经营邵家的产业吗?”

“我承诺过……要陪她到巅峰的。”

他们对话着,视线却都前方那个穿着婚纱的背影。

她在阳光下灿烂大笑着,依旧是一举一动都让人惊心动魄的模样。

依旧是仅仅存在着,就让人觉得阳光很好,世界也很好的女孩。

还会爱上别的什么人吗?

他们在心里不约而同的这么想到。

或许会吧。

但是还会像爱这个女孩一样去爱别人吗?

不需要去认真思考他们也知道,永远都不会了。

每个人的一生应该都只会有一次轰轰烈烈付出全心的爱情。

不管那是明恋还是暗恋,不管那是双箭头还是单箭头。

你把你最炽热的感情在这个阶段全部给予了一个人,哪怕得不到结果,也永远都无法收回来。

可是这样的结局却也不算坏。

就像严逸说过的,爱其实是看到她幸福你也会觉得幸福的利己主义,既然能亲眼见证她最幸福的时刻,和她以后长长久久的笑容,这个结局对他们来说,又怎么会不好呢?

久久不息的掌声里,顾初阳捏住了手里那个陈旧斑驳的手机,看着沈翩跹的身影,露出了一个热泪盈眶的笑。

她手里的手机屏幕慢慢的熄灭下去,最后的一点光亮里,可以模糊看见那个聊天框上方的“哥哥”二字。

而聊天框里,是她刚刚发过去的,一张新人的照片。

这一条再往前,是源源不断的单方向发过去的,从未得到过回应,也永远不会得到回应的消息。

屏幕终于彻底熄灭,沈翩跹微笑的侧脸连同最后那一行字一起消失在了黑暗里。

——

“初阳!来接捧花啊!”

新娘在前方回头,冲她兴奋的挥手。

初阳抬手抹了一下眼角,冲她笑起来:

“来了!”

·

捧花被新娘高高的抛起来,在阳光下有些晃眼。

顾初阳仰着头不由自主的跟着那捧花蹭蹭倒退,最后居然真的准确的接住了花束,可与此同时她也不由自主的向后倒去——

白色的花瓣纷纷散落,她撞进了一个宽厚却有些冰凉的怀抱里。

顾初阳懵逼脸的转头,却发现正是在门口被她撞断了镜子的那个帕加尼车主。

对方有苍白的脸色和近乎妖异的五官,此刻那双眼睛冰冰凉凉的扫了她一眼,就跟带着霜的风拂面一样,让她整个人都冻僵了般一动不敢动。

直到那男人凉凉的开口:

“你还准备靠多久?”

顾初阳立即回神,赶紧站直了身体,再一次结结巴巴的道歉:

“对对对对……对不……”

没等她说完三个字,男人已经转身走了,在这样热闹又美好的场景里,他看起来就跟幽灵一般格格不入,有种冰凉彻骨的气质。

“初阳初阳!来拍照啦!你来站我旁边!”

沈翩跹的声音又从后面响起来,顾初阳转身奔了过去。

而意外的是,拍照的时候她又看见了晏七。

那个看起来和这个场合格格不入的男人,却似乎和程致远唯一的朋友,是被他生生拽回来的,满脸都写着不高兴。

·

一共一百十三名来客,除了亲朋好友,其他的都是和沈翩跹有过合作的导演、演员,甚至还有工作人员。

背对着洒遍大海的秋阳,摄像师的镜头里满满的站着整个娱乐圈的半壁江山,甚至还有英国公爵等奇奇怪怪身份的人,这些家伙表情各异,却大多都带着祝福的笑意,看起来生动无比,简直要闪闪发光。

摄像师调好了角度,大声提醒道:

“我数一二三大家一起笑啊!”

“一!”

“二!”

“三!”

淡金的光芒破开流云直射而下,将所有人都笼罩其中。

她听见远处天际上有海鸥腾空而起,风送来层叠的潮涌之声。

眼前的镜头是时光的刻印,她在这刻印里,露出了最好最放肆的笑容,然后随着那咔擦一声,和漫天的阳光一起,和环绕的爱人与好友一起,被永永远远的定格。

而未来还很长。

这不过是一个幸福的小小记号而已。

她扬起笑容,抬起手遮在眼前,从指缝里看见高远的天空。

阳光落在她的唇角,是梦境般美好的弧度。

章节目录

影后重生之总裁住隔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满袖风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满袖风花并收藏影后重生之总裁住隔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