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音好像是从九霄云外传来的。

  战场一时间凝固了。

  漩涡等人已经是气息奄奄,要不是心中的意志强撑着怕是已经是晕死过去了。

  只是刚才的声音像是一击强心剂,让他们已经死去的心又重新活过来了。

  “吴凡……”天诚已经站不起来了,斜靠着一个墙壁,看着远处,“吴凡来了!”

  所有人都是看向那道身影,

  吴凡!

  大荒的希望终于是出现了。

  只是此刻吴凡身上连一丝的真气波动有没有,完完全全的凡人。

  可是谁敢小看他呢!

  很平静。

  就像是一碗白开水,没有了过去的锋芒,也没有了菱角,他站在那,就是一个最普通的普通人,身上感觉不到一丝真气澎湃,就像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

  吴凡来到了已经是杀红了眼的蚩尤面前,看着那双血色眸子平静的道,“收手吧,你的路是错的。”

  初代蚩尤瞳孔猛地收缩,在吴凡身上来回扫视,眼神里的震惊越发浓郁!

  “内丹……”

  蚩尤咬牙切齿,他恨啊,吴凡居然是双丹之人,这样的体质他也不曾拥有。

  吴凡依旧是保持着冷静,没有要动手的模样。

  远处看着吴凡跟蚩尤都没动作的漩涡等人很是好奇。

  死气的吞噬已经是停止了。

  吴凡站在那,就没有什么东西能再前进一步,这种感觉,太玄妙了?

  “吴凡是怎么做到的?”

  漩涡呢喃着,吴凡的出现点燃了她已经死去的意志,眼前这个年轻人的背影真的很像当年的古界之主,只是吴凡此时身上的气息太过内敛了,丝毫看不出。

  就好似从茫茫人海中,随意拎出来的一个普通人,扑通得不能再扑通。

  只是他们都是感受到吴凡的强大,这种强大不属于大荒罢了。

  吴凡像是跳出了大荒的人,在俯瞰整个大荒。

  “现在收手还来的急。”

  吴凡淡淡道。

  “轰轰轰——!”

  回应他的,是一道可怕的波痕,几乎没有一丝停顿,初代蚩尤突然抬起拳头,朝着吴凡狠狠砸了过去。

  恐怖的毁灭气息,让漩涡等人呼吸都是凝滞了。

  他们在这一拳下必死无疑。

  吴凡缓缓抬手,虚空一点,在拳风要砸在他身上的时候,就是泥牛入海消失不见,就像刚才初代蚩尤没有出拳一般。

  寂静。

  死一般的寂静。

  吴凡的一招让大荒的人屏息凝神,吴凡太强了。

  吴凡起死回生,反而变得如此强大了!

  初代蚩尤那双血色的眸子里,爆发出一股浓烈的杀机,他的脸色渐渐变了,变得凝重,变得严肃,再没有一丝小看!

  吴凡很强,他收起了小看吴凡的心思,这个年轻人有跟自己一战的实力。

  此刻的初代蚩尤,只想将吴凡直接杀死!

  那种嫉妒心,在瞬间爆发!

  “唰——!”

  身影一掠,苗刀随着初代蚩尤划破长空。

  “吃我一刀!”

  刀芒瞬间落下!

  “砰!”

  吴凡抬手做格挡,直接是被震退一步。

  吴凡脚下大地短短龟裂,原本就是不堪重负的大地已经是处处深陷。

  “太可怕了!退后!”

  漩涡挣扎着站起来,连忙后退。

  两人的战斗足以毁天灭地,他们要在靠的太近只会殃及鱼池的。

  初代蚩尤好似不知疲倦一般,那双血色的眸子,更是散发出寒芒,果然可怕!

  他又再次提刀,快的看不到身影。

  “第二刀!“

  刀锋如电!

  吴凡再退一步。

  “第三刀!”

  蚩尤怒吼着,又是辟出了一道。

  真是他的逆天九刀,一刀接着一刀,力量是会不断的叠加的。

  “砰!”

  地动山摇!

  可怕的轰鸣声,让漩涡等人张嘴哇得喷出鲜血,音波如雷,直接震得他们五脏六腑都摇晃起来,差点硬生生被这音波杀死。

  太过恐怖了!

  这才第三刀?

  吴凡能接得住吗?

  吴凡此刻也不轻松,血气上涌,丹田内的那颗内丹不断的涌去声声不息的真元。

  他喉结动了动,强行将那一口血气压下。

  吴凡才缓过气扣气,蚩尤又是杀将过来了。

  “第四刀!”

  这第四刀像是山岳压过来一般,带着一股难以言表的磅礴压力,接着苗刀的刀锋斩来。

  “嗡——!”

  才一接触,吴凡直接是倒飞出去了。

  “砰!”

  ……

  不断的炸裂声在这天地回响,很多人的耳膜都是要被震裂了。

  关注战局的人都是替吴凡捏了一把冷汗。

  吴凡你可是要赢啊。

  你要倒下了大荒就没了。

  吴凡此刻擦了一下嘴角的鲜血,眼神中多了一丝的凝重。

  “用你的人头来祭我的新苗刀。”

  初代蚩尤缓缓抬起了苗刀,在那手柄之上,魔戒散发着诡异的光芒,“死在你的魔戒上,也算对你的尊重!”

  他盯着吴凡,手指一点,苗刀上一丝灵魂之力便被他吸收融合,霎时间,那双血色的眸子中,竟然隐隐有一丝金光闪过!

  吴凡喘着粗气,看着竭嘶底里的初代蚩尤面色凝重的很。

  “你们看蚩尤的眼睛。”

  一旁观战的天诚出言提醒道,刚才他发现初代蚩尤的魔瞳变为了红色,在眼中还出现了勾玉。

  天诚惊骇不已,他看到了,他看到了初代蚩尤那双眼睛,似乎还要变化!

  “血色魔瞳……”漩涡喃喃,身子都在颤抖,“蚩尤居然练成了血色魔瞳……”

  她突然抬起头,看着吴凡大喊:“吴凡!他要用魔戒吞噬你的灵魂!”

  “血色魔瞳……”

  漩涡话还没说完,初代蚩尤猛地抬手一翻,直接将漩涡打飞了出去,重重砸在地上,脸色更加惨白。

  “说了大荒要跟我一起重生!”

  初代蚩尤大笑着,身上气势暴涨,瞬间风起云涌!

  整片天地,都已经变得黑压压一片!

  “唰——!”

  他再次挥动苗刀,朝着吴凡劈砍而去。

  这一次吴凡不敢再硬接,立刻后退而去,狂暴的苗刀,将地面都砸出了一个生坑,碰到了吴凡身体一丝,再次掠夺走一丝灵魂之力!

  吴凡只感觉自己的灵魂,仿佛被瞬间剥离了一些。

  “是铜镜戒指……”

  想不到一直陪伴自己成长的铜镜戒指,在这时候居然成了别人的杀手锏来对付自己,吴凡心中苦笑,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

  现在不是感慨的时候,现在要做的是想着怎么对付这铜镜戒指。

  “吴凡好像现在很是被动,融合魔戒的苗刀威力太大了。”天诚咬着牙道,双眼赤红。

  剩下的人也是不知道他们能做什么,以他们的实力上去不过是蚩尤一刀的事情。

  说不定还会让吴凡分心照顾。

  这样的战斗他们连成为炮灰的资格都是没有。

  “可恶,我们什么都做不了!”烛龙颤抖着声音,眼看着吴凡不断被初代蚩尤追击,不断后退,着急不已。

  “不,你们还有事情可以做”

  突然间,一道声音响起。

  盘晨等人转头看了过去,正是那天见到的范云!

  “现在的吴凡需要你们的信仰之力!”范云看着远处激烈打斗的吴凡跟初代蚩尤,几乎要毁天灭地,“这方世界将所有人对吴凡的信仰化为力量,演员不断的输入道吴凡体内,现在就差大荒了。”

  他咬着牙道:“吴凡需要你们!”

  “要我们怎么做。”

  天诚一条腿站着,身子颤抖,“哪怕是要我的命都行。”

  范云立刻道:“盘晨留在这里布置阵法,其他人跟我离开”

  “离开……”

  “听我的!”

  范云直接道,“去你们的部落,让所有人都支援吴凡!”

  他立刻将法阵说明,盘晨没有一丝犹豫,拼着残躯,布置传送阵,将所有人都传送回各自的族地,旋即立刻开始布置法阵!

  盘晨张嘴喷出一口鲜血,到此刻已经毫无保留,要用鲜血,来布置最稳定的法阵!

  “砰!”

  “砰!”

  山崩地裂!

  吴凡跟初代蚩尤,战斗得难解难分!

  八字真言不断轰鸣,整个混乱领域都已经崩碎了!

  第一式:日月同辉!

  第二式:碎星指!

  第三式:逆乱阴阳!

  第四式:一气化三清!

  第五式:金钟罩!

  第六式:海阔天空!

  吴凡将自己八字真言的终极奥义,施展得淋漓尽致!

  而初代蚩尤仿佛回归原始,化作一头野兽,挥舞着苗刀,不断轰杀!

  天崩地裂,日月无光!

  “轰隆——!”

  吴凡躲闪不及,哪怕使用海阔天空,速度快到极致,依旧被苗刀劈中,身上的金钟罩猛地一颤,几乎就要破碎。

  他张嘴喷出一口鲜血,顾不得喘息,立刻翻身逃离。

  “想逃,迟了!”

  见到吴凡已经是强弩之末了,蚩尤挥舞着苗刀不断的追杀这,吴凡身上的灵魂之力已经是消耗很大了。

  现在的吴凡比之之前萎靡了很多。

  初代蚩尤疯狂大笑,追击而上,手中的苗刀不断挥舞着

  两个人从混乱领域战斗,一路疯狂厮杀,所到之处,一切化为废墟,可怕的能量余波,几乎要毁了大荒……

  而彼时,漩涡等人,争分夺秒,连喘息的时间都不想浪费!

  各族族地,已经用最快的时间,聚齐了族人。

  各族的法阵,盘晨也已经布置好了!

  众人集聚!

  双手合十,口中默念,心中皆是想着吴凡,想着这个为大荒,正在与初代蚩尤这样的恐怖存在厮杀的英雄!

  “啵——”

  一道金色的光芒,从小雅身上抽离出来,飞快飞向了远方。

  “吴凡……希望你能拯救大荒。”

  “吴凡,你是我见过最强的人,没有之一!”

  唐诰身上,一道金色光芒,飞向远方。

  一个个人,一道道金光。

  “砰!”

  一刀直接是破开了吴凡的金钟罩,在吴凡身上留下了一刀长长的伤口。

  吴凡滑行了几百米,掀起万丈烟尘,才站稳了身子,他剧烈喘息,看着远处正一步一步走来的初代蚩尤,眉宇之中满是凝重。

  “你很强,甚至已经是比师尊都强,可是……”

  初代蚩尤那双血色的眸子,已经有出现了勾玉!

  血色魔瞳!

  吴凡已经是被苗刀砍的伤痕累累了,甚至灵魂都是受了极大的创伤。

  蚩尤想要局刀结束这场战斗。

  突然间——

  天空出现了一道道的精光,由远及近,飞向了吴凡。

  初代蚩尤皱起了眉头。

  那些金光不断没入吴凡的身体,看起来诡异之极!

  “这!”

  初代蚩尤感觉到了一股不妙的感觉,直接抬刀狠狠一劈,“第七刀,山崩地裂!”

  “轰隆——!”

  这一刀头下去,空间都已经撕裂开,大量的死气涌出,瞬间将吴凡包裹,只是……

  吴凡没有用,好像压根就是不在乎这一刀。

  吴凡看着手上的伤口在飞速的治愈,“这感觉真爽!”

  初代蚩尤大惊。

  他脸色瞬间变得狰狞,双手猛地握住苗刀,魔戒同时散发出光芒:“第八刀!”

  几乎瞬间,他便到了吴凡跟前,双手猛地劈了下去!

  吴凡抬手,便是一击,不等那刀头落到自己身上,直接把初代蚩尤震得飞了出去,足足几百米!

  “怎么会这样!”初代蚩尤脸色越发难看,自己竟然……被吴凡给打飞了?

  这怎么可能!

  他的第八式足以将师尊都劈杀!

  吴凡竟然接住了?

  他不仅接住了!而且还反击了?

  初代蚩尤的脸上,满是难以置信!

  吴凡伸着手,依旧站在那,感受着自己身体的变化,似乎得到了大荒的信仰之力,才真正圆满了。从俗世到蜀山、三千世界、魔境……

  这一方天地的信仰和支持!

  尽皆加持在自己的身上!

  这一刻,吴凡感觉自己与整个世界联系到了一起!

  “感觉……”

  吴凡看了看双掌,有看了看这方天地,好像这番天地跟自己血脉相连,自己是天地,天地也是自己。

  “纳命来!”

  初代蚩尤又是提到杀来,这将是他的最后一刀。

  那苗刀光芒四射,几乎要将苍穹都劈碎!

  “第九刀!”

  初代蚩尤的怒吼声,回荡在整个大荒!

  “铿!”

  只是蚩尤最强的一刀在吴凡的面前停住了。

  吴凡的两只手指头狠狠的捏住了苗刀,风轻云淡。

  “你这苗刀很一般。”

  话音刚落,他两根手指微微用力,突然间,啪的一声,苗刀上,出现了裂痕!

  初代蚩尤呆若木鸡,自己的苗刀就这么被吴凡轻而易举的毁了?

  此时此刻,初代蚩尤完全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只知道,吴凡变了,他已经完全变了,变得比自己强大,远远比自己强大!

  这怎么可能!

  “逃!”

  初代蚩尤心里瞬间涌上一股他这一生第一次出现的想法,“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只要活着,我一定还能卷土从来。”

  “我蚩尤不会败的!”

  心里有了打算,初代蚩尤马上就是撕开了空间,向着混沌海逃走。

  吴凡没有急着追去,将在苗刀上的铜镜戒指取了下来淡淡的道,“小黑该醒醒了,马上都大结局了。”

  残影扫过,吴凡便不见了!

  此刻在混沌海中,初代蚩尤仓惶要逃!

  “你逃不掉的。”

  初代蚩尤浑身颤抖,强悍如他,心中也是充满了恐惧,吴凡的强大怕是已经超越了这混沌海了承受能力了!

  “吴凡……”

  初代蚩尤站住,猛地转身,他知道自己,已经无路可逃。

  这不可能……

  “吴凡你不过是一个凡人……”初代蚩尤喃喃道。

  “是不是不服气”

  吴凡淡淡道,“为了杀你,老子婚礼都快赶不上了,不跟你玩了。”

  蚩尤被吴凡这般的追杀,已经是放弃了,颓然的坐在地上。

  吴凡将铜镜戒指向空中抛出,戒指散发出光芒将初代蚩尤整个人都是笼罩在其中,没过片刻,他的身子开始融化,灵魂都是被铜镜戒指吞噬了。

  一代枭雄,初代蚩尤就此陨落。

  大荒天空上的乌云散去,露出了久违的阳光。

  漩涡喜极而泣。

  “赢了?”

  整个大荒陷入在了劫后余生的狂喜中。

  ……

  此时。

  俗世。

  江南市。

  江南市大酒店,是建成以来,最热闹的一天。

  良辰吉时,已经马上要到了。

  吴凡,还没出现。

  楚雨晴她们几个人在门口等着,脸上写着担心。

  吴凡答应过他们会准时回来参加婚礼的,可是吉时马上就到了。

  当……

  时钟敲响,良辰吉时,到了。

  望眼欲穿,可是拿到身影还是没出现。

  楚秀哭了,吴凡这次又骗人了。

  几个新娘眼中都是泛着雾气,眼泪再眼眶中中打转,很快就是要决堤了。

  “别哭花了妆,这样的新娘就不漂亮了。”

  一道身影,凭空出现在众人的面前,是她们熟悉的脸!

  是吴凡!

  “我回家了!”

  全书完!

  

章节目录

桃运小兽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楚虽三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虽三户并收藏桃运小兽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