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么好办法,能让梁满仓这样的人物消停下来,不再狐疑,不再折腾了呀?”陶兰香听到秦寿生的安慰,觉得有点空泛,还想知道具体的办法是什么。

  “其实很简单,让梁满仓大病一场,卧病不起,等他好起来的时候,你肚子里的孩子也已经降生了……”秦寿生居然给出了这样一个答复。

  “可是,即便是孩子降生了,难道好起来的梁满仓就不会再也想办法与孩子做亲子鉴定了吗?”陶兰香的心里一定在想,现在不是拖延时间的问题吧,关键是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不是梁家后人的问题呀。

  “当然会呀,不过,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就只认同他做滴血认亲,而不做dn的亲子鉴定……”秦寿生貌似心中有数,所以,才会这么从容地来解答陶兰香的问题。

  “滴血认亲?”陶兰香好像头回听说过。

  “是啊,在没有dn亲子鉴定之前,成百上千年的中国,都是用滴血认亲来确认是否有血亲关系的……”秦寿生耐心地给陶兰香讲解这方面的知识。

  “可是,滴血认亲——科学吗?准确吗?”陶兰香马上提出了这样的质疑。

  “具体跟你说吧,所谓的滴血认亲,分为两种,一种是将需要辨认的两人的血液滴在一起,如果相溶,就是血亲,如果不相溶,当然就不是血亲,基本上是一目了然;另一种就是滴骨认亲……”秦寿生继续耐心地将自己掌握的,关于滴血认亲的常识讲给陶兰香听。

  “滴骨?是什么意思?”陶兰香一下子发现了一个她陌生的概念,马上就问。

  “滴骨就是将血液滴在血亲遗留下来的尸骨上——如果能渗入骨中,那就是血亲,如果无法渗入,那就不是血亲,也是一目了然——所以,所谓的滴血认亲,就包括滴骨和滴血两种鉴定方法——在一方已经去世后,就只能采用滴骨的方法这种方法现在很少用了,因为能留下尸骨的人极其稀少,所以,采用这样方法的人,也少之又少;而两个人都活着的话,当然就采用滴血相溶的办法了……”秦寿生做了进一步的解释。

  “可是,即便是采用滴血的办法,如果我肚子里的孩子真的不是梁满仓的,而是秦少纲的话,难道就能蒙混过关了吗?”

  陶兰香听懂了秦寿生说的关于两种滴血认亲的方法,但她立即就反应过来,即便是这种古老原始的认亲方法可靠可行,但原

  狂宠——至尊妖娆00

  本就知道有可能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梁满仓的,用什么方法不都会真相大白,都会在最终的结果上,得出惊人的结论吗!所以,陶兰香直接将自己的怀疑说了出来。

  “这么说吧,如果真的让你肚子里的孩子,与梁满仓做dn亲子鉴定的话,胜券只有百分之五十,谁都无法预测最终的结果,但如果是采取滴骨或者滴血认亲的话,你的胜券就在百分之九十以上了……”秦寿生居然将百分比都说出来了。

  “这是为什么呀?如果我肚子里的孩子,与梁满仓没有一点血缘关系的话,做那个滴血认亲,难道血液就能融合在一起了吗?”陶兰香当然要提出这样的问题了。

  “问题就在这里呀,如果你肚子里的孩子与梁满仓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话,那无论做什么样的血亲鉴定,都徒劳无益,都会露出瑕疵,让梁满仓找到破绽,然后,置你和你肚子里的孩子于死地的……”秦寿生居然承认陶兰香的说法。

  “是啊,我担心的就是这一点呀……”陶兰香进一步强调说。

  “但是呢,如果秦少纲与梁满仓有血亲关系的话,那么,你肚子里的孩子,无论是梁满仓的,还是秦少纲的,就都具有血亲关系了——所以,你肚子里的孩子的血,也就可能与梁满仓的血,相溶在一起了……”秦寿生说这话的时候,表情有点复杂,但却不为人知。

  “秦少纲和梁满仓有血缘关系?这只是个假设吧,这不可能在后天做什么改变吧……”一听秦寿生说出了这样惊人的假说,陶兰香马上就这样说道。

  “人类后天是无法改变血缘关系的,血亲关系都是先天注定的……”秦寿生好像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可是,秦少纲与梁满仓怎么会有血亲关系呢?”陶兰香提出了一个谁都能提出的,最浅显的问题。

  “谁说秦少纲与梁满仓就一定不会有血亲关系呢?”秦寿生居然这样反问了一句。

  “天哪,这怎么会呢?”陶兰香真的不知道,秦寿生要告诉她一个什么样的惊天秘密,那个秘密中,详细解释了,为什么秦少纲与梁满仓居然有血亲关系……

  正是在这样的情形下,秦寿生才当着陶兰香和秦少纲的面儿,讲述了他与赵灵芝和梁星达之间的恩怨情仇,其中当然也包括秦寿生与妙深师太之间的生死交情,也从此揭开了秦少纲与梁满仓,其实是同母异父的兄弟这个惊天的秘密……

  

章节目录

人 面兽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吻住朕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吻住朕脚并收藏人 面兽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