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车在停下来的时候,顿时就见从里边跳下了两个人,一男一女的都是四十来岁,岳峰一看这来人,便知道这肯定是司徒轩的父母了,因为昨天晚上在慈善晚宴上见过,岳峰猜的不错,眼前的来人正是司徒轩的父母,却是说当她们两个人在接到了司徒轩的电话时,还以为自己的儿子被打成什么样了,司徒家就这司徒轩这么个独苗苗,能不担心嘛!下了车之后就直奔岳峰这边,边跑边喊着司徒轩的名字,那情形就好像司徒轩已经死了似的,岳峰看着他的表情有些想笑的冲动,平日里不懂的教育自己的孩子,到现在了才表现出一副才表现出这么一副样子,让人很无语,不过说实话岳峰的心中多少还是有些感动,感动父母的伟大,不管什么样的人,都有一个及其疼爱自己的父母,岳峰不能不感动!

  司徒轩听见了自己的父母喊着自己的名字,顿时探出个脑袋来回应着,司徒轩的父母见司徒轩一副没事的样子,心中顿时放下了心,可是当司徒轩的母亲见到了司徒轩一身是血的时候,顿时因为心疼而失声的哭了起来,司徒轩的父亲也是一副及其愤怒的样子道了句“轩儿你跟爸说,是谁,是谁把你打成这个样子了,这还有王法吗,你跟爸说,我立马让公安局的同志带走他,绝不姑息。”

  司徒轩见自己的爸妈都说这些话了,原本所受的委屈顿时立刻发泄了出来,指着岳峰跟张淳有些不屑的道了句“爸,就是这两个牲口打的我!”这话刚说完就见司徒轩的父亲顿时朝着岳峰跟张淳冲了过来,可就在这个时候范思哲却突然道了句“叔叔,您等一下,我有几句话想跟您说了!”

  司徒轩的父亲一听这话顿时扭过头看了范思哲,这才注意到范思哲,说实话当他看见了范思哲的时候心中吓了一跳,看见了之后心中有些生气,范思哲的背景司徒轩的父亲清楚的很,也明白的很,他知道只要范思哲刚才出手的话,自己的儿子肯定不会让成这样的,可是也正是因为他知道范思哲的背景所以才什么话都没有说,听了范思哲的话之后转过身一脸沉默的看着看着他。

  范思哲走到了司徒轩的跟前之后,在他的耳边轻声的说了几句话,司徒轩的父亲听罢顿时沉默了起来,脸色也变的很难堪,可是却一句话都不说,倒是司徒轩的母亲见他沉默了之后,顿时生气的骂了句“你个没用的东西,儿子都让打成这样了,你还在这有心情聊天啊,赶紧让那几个小警察把这些打儿子的坏蛋抓起来啊!”

  听了自己老婆的话之后,司极徒轩父亲的心情何尝不是难受的厉害了,可是范思哲的话却让他开始沉默了,他有些生气的走到了自己的老婆面前,在她的耳边低声的说了几句话,那知道他这刚一说完就听的司徒轩的母亲一脸气急败坏的样子道了句“老娘管他狗屁家的东西了,老娘现在只知道儿子被打成这样了,你个没用的东西,人家比你厉害,你就不敢抓啦,你就怕啦,我当年就是瞎了眼才嫁给你这么个窝囊废。”说罢不解气的在司徒轩父亲狠狠的抓了几把,只是表情却是显然妥协了,别看她虽然是一副泼妇的样子,可是毕竟出身贵族家庭,最起码的东西还是知道的。

  这个时候有个身穿制服的警察上前来问了句“司徒先生,您看这人还抓吗?咱抓谁呀?”听了他的话之后司徒轩的老爸沉默了一会之后,很是坚决的道了句“今天辛苦你们了,这人咱不抓了,是个误会,误会!”

  这个警察在听了司徒轩老爸的话之后,楞了一下,随后便转过身大手一挥道了句“收对!”然后上了车走了。

  司徒轩的老爸在现场沉默了一会之后,把司徒轩从车里边扶下来,然后上了旁边的那里大红色的宾利,一家三口就这样的走了。

  岳峰也没有去理会他们,因为现场还有一个人要解决了,那就是丁杰了,此时的他还在地上躺着,不断的呻吟着,那情形显得特别的痛苦,岳峰看着他几乎是奄奄一息的样子,冲着张淳笑了笑道了句“张淳,一会要不找个地方咱哥们喝点去?”

  张淳听罢笑着点了点头道了句“如此甚好!”说罢两个人就要扬长而去,可就在这个时候范思哲却淡淡的道了句“岳峰,你记住今天的事情,总有一天我会跟你算清楚的。”岳峰转过身笑着道了句“呃,你放心,就算你不跟我算,我也会跟你算的,对了,丁杰就劳烦你送医院去了,不过我说句实话,你这老大当的实在是不咋地,自己的兄弟都让打成这样了,屁都没有一个,也怨丁杰瞎了眼睛。”说罢转身上了张淳的那俩兰博基尼,二话不说扬长而去了,只留下了范思哲抱着躺在了地上的丁杰,而麦嘉俊却是在不断的给一二零打电话,当然电话是范思哲让他打的,要不是范思哲骂着让他打的话,麦嘉俊还不知道打了。

  却说是当岳峰跟张淳开着车出了这个赛车场的时候,两个人那叫一个得意,张淳及其嚣张的开着车,岳峰则是给程雪瑶打电话,他知道程雪瑶此时正在静静的等着自己的电话,岳峰的心中知道虽然刚才自己让她走的时候她走的很是干脆,可是岳峰的心中明白程雪瑶正是出于对于的爱和关心她才会走的,虽然并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可是程雪瑶知道以岳峰的性格一会肯定是要打起来的,而自己在场不仅帮不上忙,说不定还会成为岳峰的累赘的,考虑到了这些程雪瑶这才有些不甘心的离开了这个赛车场,可是当程雪瑶出了赛车场之后就不在走了,说是要离的岳峰最近,万一一会出点什么事的话,自己也能在第一时间赶到,麦可可知道岳峰是不想让程雪瑶担心自己,便狠狠的劝说了她一番,强行的开着车,这才带着程雪瑶离开了这。

  岳峰在给程雪瑶打电话的时候,程雪瑶确实在静静的等待着岳峰的电话,她的表面上虽然平静,可是在她的内心当中却是及其的担心,焦虑,麦可可知道她的心中担心,便不住的在劝说她,就在这个时候岳峰把电话打过来了。

  程雪瑶一看是岳峰的电话,心中激动万分的接了起来,岳峰笑着问她在那了,程雪瑶说是在酒店,岳峰一听便又嘿嘿的笑着道了句“等着我,我马上就回去了。”

  程雪瑶知道岳峰能给自己打电话,就是没有事了,当下开心的笑着道了句“嗯,我等着你。”两个人又说了一会话之后,张淳及其抗议岳峰的重色轻友好一会儿之后,岳峰这才挂了电话,挂了电话之后张淳叫岳峰陪自己去喝酒,可是岳峰却笑着道了句“今天不喝了,老婆还在家等着我那,我可不能把她一个放下。”

  张淳听罢顿时骂了岳峰句重色轻友,这是却依旧把岳峰送到了北京国际饭店的门口之后,这才驾着车离去了。

章节目录

风流嫂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圣帝米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圣帝米兰并收藏风流嫂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