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仁心堂的药造成的?!”

韩医生这话说出来,让很多人都惊住了。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

在他们的认知里,觉得中医都是以针灸,中草药为主,治病的效率是低了点,可一般来说,都不会把人治出事的。平时听到治死人的新闻,也是西医居多,中医最多的丑闻还是治不好。

所以他们听到韩医生的话,都觉得很诧异。

而柳媛听到这话,她则直接炸毛了,一向很有素质的她,在这时也忍不住爆粗,“卧槽!这个姓韩的还要不要脸,居然把脏水泼到我们这里来!!”

苏允懵了,目瞪口呆地望着咬牙切齿,气得脸都红了的柳媛,结婚那么久,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柳媛说‘卧槽’呢,这给他带来的惊讶程度,丝毫不亚于他见到司徒美月。

要知道,柳媛骨子里可是很有素质,很讨厌讲脏话的人啊。由此可见她心里有多恼火了。

另外两个实习医生,他们也是很激动,纷纷骂对方无耻。

“不错!我给病人开的药,都是经过国家药品监督度严格检查过的,绝对不可能有质量问题!”韩医生掷地有声地说道,他原本紧张的心情也放松下来,太好了,病人吃过仁心堂的药,完全可以把锅甩到仁心堂那里去,这样一来不止能化解这次的危机,还能进一步抹黑仁心堂,甚至可以煽风点火,把仁心堂弄垮,一石二鸟!

想到了这个美好的画面,韩医生就忍不住露出得意的笑容。

他都有点佩服自己了,太聪明了。

“可是仁心堂开的都是常见的中药,药性都比较温和,怎么会吃出偏瘫呢?”有个比较理智的家属不太相信。

韩医生哼了一声,不屑地说道:“怎么就吃不出偏瘫?你懂中医,你了解中医吗?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们,中医本来就是个骗局,最大的作用是养生,增强体魄,但是说真要拿来治病,那就是扯蛋!就跟太极拳一样,只能养生,你要说打太极拳的能上擂台,那不是笑死人?”

大家听到他这样说,有些人已经有点相信了。

韩医生继续接着说:“另外,仁心堂的医生都是半吊子,只懂得一些皮毛,根本没有诊断出来病人的病情,就开始开药,自然会吃出事来。”

他说的有板有眼的,避重就轻,偷换概念,把这些外行忽悠得一愣一愣的,都开始相信是仁心堂开的药造成得了。

但还是有人发出疑问,“我看中医没有你说的那么不堪吧!仁心堂开业那天,有个小男孩食物中毒,情况岌岌可危,都是被仁心堂的柳医生治好的。没有经过洗胃,只是扎了几针,就给治好了。”

韩医生显然也是听过这件事,他发出冷笑,脸上写满了不信,“这很明显是托。但凡有点医学常识的人,都知道食物中毒不经过洗胃是不可能治好的。针灸就能治好?笑话!你怎么不说他是神仙呢?还有,倘若中医真像仁心堂宣扬得那么神奇,现在中医还会没落成这样子吗!”

这下大家终于都相信韩医生的话了,被成功洗脑,纷纷把仇恨转移到仁心堂,特别是老

人家的家属,一个个义愤填膺,振臂高呼,“仁心堂害人不浅,我们去找回公道!”

“走,去找回公道,中医害人!”

在西医诊所的三位医生有意的煽动下,这些群众都开始大步往仁心堂冲去。

韩医生并没有马上跟上去,而是走到两个医生面前,皱眉说道:“你们两个是谁给那个老人开的药?”

“是曹医生开的药。”留中分发型的医生,指着他旁边的医生说道,赶紧撇清干系。

曹医生说道:“韩哥,我都是按照你的指令开的药啊,是你说份量开多一点,下重药,好得快,谁知道那个老不死的中风那么严重,才吃了两天就偏瘫了啊。”

韩医生想骂人,但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什么理由,曹医生说的没错,这的确是他的意思。

至于那两个实习医生,他们刚从医科大毕业,更是没有经历过这种场面,吓得脸都白了,躲得远远的,哪里还敢上来。

苏允一眼就看出来了她的担忧,轻轻地握住她的手,给她一个镇定的微笑,“放心,有我呢。”

他这一生吼叫中,用了点真气,造成的动静极大,好像狮吼功一般,让喧闹的场面,一下子安静下来。

然而,韩医生并不知道苏允是认识谢书记的,在开业的那天,更是卫生局的局长亲自到场祝贺。他不走这条路还好,一旦走这条路,到时候倒霉的人,只能是他。

苏允皱起了眉头,他看不下去了,直接大声吼道:“都给我闭嘴!!”

好像有力量般,柳媛紧张的心情放松了许多。

那名姓陈的医生说道:“韩哥,那这次的事情怎么处理啊?那老头偏瘫,的确是吃了我们的药才造成的啊。”

“蠢货!”韩医生板着脸说道:“我们不承认有谁知道?你没看现在他们已经把怒火发泄到仁心堂去了吗?这是一石二鸟,刚好我和卫生局的副局长熟,只要稍微操作一下,我保准让他仁心堂办不下去!”

在仁心堂这边,柳媛看到群众被韩医生煽风点火之下,气势汹汹而来,她立刻就紧张起来,她的性格可不擅长应付这种场面啊。

最后他沉声道:“好了,以后开药可以开轻一点。”

柳媛从医以来,就没有经历过这种场面,她一下子就慌了,即便有苏允在身边,她还是手忙脚乱。

很快这群人就冲到仁心堂,十几个家属堵在仁心堂门口,就开始开骂,骂柳媛是庸医,没有本事,没有医德,把他们家老人治成这样。

韩医生嘴角上扬,十分得意,哼,小小的一个仁心堂也想跟我韩某人斗?简直不自量力我!现在利用群众的怒火,颠倒是非,再让卫生局的副局长操作一下,到时候仁心堂将会光速倒闭。

“韩哥高明!”两个医生都对韩医生竖起了大拇指。

中间尝试地讲道理,都以为她的声音很小,被淹没在一片骂声之中,有如汪洋中的小扁舟,随时都要被覆灭。

章节目录

苏允柳媛小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二五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五八并收藏苏允柳媛小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