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黑风高的山上,冷风嗖嗖。

坐在悬崖边的苏晨晨仰望天空,眼泪唰地滑落。

“老天爷,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嗝……”

打了一个酒嗝,苏晨晨忽然清醒不少。

她摇摇头:“不对,不是老天爷,是杨韬这个混蛋,他……他怎么可以背叛我!!!”

每天打三份工的她,在今天好不容易挤出时间去陪他过生日,想给他惊喜。

谁想,反而他给了自己一个更大的惊喜。

他居然无耻地和自己的好姐妹在滚床单,被她逮个正着。

该死的杨韬……

越想苏晨晨越是难受,她难道就这么不待见。

从小父母将她丢到孤儿院,不闻不问。

好不容易遇到杨韬,她一度以为自己找到了幸福。

怎想,幸福梦这么快就破碎。

心里的委屈无处诉说,唯一的好姐妹也是背叛她的主。

苏晨晨只感觉下午赏她的那一巴掌太轻了。

应该揍得两人满地找牙才是。

深吸一口气,心口闷闷痛。

抓起易拉罐,一口口灌着自己。

很快,空空如也的瓶罐被她扔下了山崖。

她已经不记得这是自己丢掉的第几瓶。

黑黝黝的眼瞳看着深不见底的悬崖。

心里嘀咕:如果跳下去,会摔成几节啊?

浑身一震,咳咳!

某人站起来:“苏晨晨,你不能后退,跳吧,跳下去就解脱了。”

嘴上刚说完,心里似乎跳出一个声音直叫嚣。

“哇,好高啊,摔下会很疼的,如果死不了,落个半身不遂会更痛苦啊,可谓生不如死!!!”

苏晨晨浑身一个激灵,双脚不觉地打颤。

“跳……还是不跳?”

好纠结啊!!

一阵冷风吹过,苏晨晨脑海里浮现出自己半身不遂的模样,顿时冷颤地退后了几步。

“不行,不能跳!”

她为什么要死,该死的是那对奸夫yin妇,她又没有错,为什么要这样惩罚自己。

呃,好吧,她承认,她……害怕!

这样一想,苏晨晨摇摇头转身,想要逃离。

滴滴滴……

突然身后传来一阵汽笛声。

苏晨晨一愣,抬眸看去,直射过来的车道恍惚了她的双眸。

她不禁伸手一挡,当适应突来的强光她才缓缓睁开眼。

瞬间,映入眼帘的是一辆豪车向她快速冲过来。

苏晨晨震惊地瞪大双瞳:“啊啊啊……不要啊……”

碰砰!!!

撞击声惊扰了夜间安静,伴随着一声哀叫,最后划破长空。

苏晨晨只感觉身体往下沉,双眸缓缓地闭上。

老天爷,这一次是你的错,人家还不想死啊,救命!

谁来救救我!!

仿佛听到了她的呼唤,天边突然亮起一片。

苏晨晨一惊,猛地睁开眼睛。

惊讶地发现,不远处,飞来一个身影,像极了传说中的天使。

嘴角微微上扬,所以的痛似乎在这一刻消失得无踪。

——

“少夫人你醒醒啊!”

谁在说话,朦胧间有个声音一直在耳边围绕。

低泣与呼喊声倒是很让人感动。

不过,苏晨晨还是怒,吵死了。

用力睁开疲惫的双眼,一点点光束照亮了眼前的一切。

“啊啊,少夫人你醒了?”

一双……肥厚的手向她招呼而来。

苏晨晨嘴角一抽:“谁,……”

话出口,她才感觉自己的声音特别沙哑,而且浑身酸痛,好像被车子碾过一样。

车子?对啊,她似乎被车子撞下了山崖。

瞪大双眼,那这里是哪里?地狱?额,还是天堂?

那双肥厚的双手还死死地捏着她的胳膊。

苏晨晨吃痛:“你……”松手啊!

“太好了少夫人,我立马通知少爷,呵呵。”

“少爷?谁?”

“咦?”胖乎乎的丫头似乎没听明白:“少爷当然是慕少爷啊!”

“慕少爷?”苏晨晨被她绕晕了:“慕少爷又是谁?”

胖丫头一听,胖乎乎的脸蛋瞬间皱紧:“不会吧?夫人你怎么连少爷也不知道?你难道……摔傻了吗?”

苏晨晨额头挂满黑线,那慕少爷关她啥事?

他们之间有半毛钱的关系吗?

“这里是什么地方?”多说几句,苏晨晨感觉喉咙顺畅不少,没有刚才那般干涩,只是,她的声音似乎变好听了。

胖丫头皱着眉头:“这里是医院,少夫人你已经在医院躺了半个月了,我都担心死了。”

“医院?半个月?你的意思……我还没死?”苏晨晨按耐不住想要起身,胖丫头眼明手快地扶着她。

“夫人当然还活着啊,不然怎么还能和笑笑我说话呢!”

——

原来胖丫头叫笑笑,苏晨晨嘴角轻扬,名字和人倒是满配的,笑嘻嘻的,不过……

“额,笑笑啊,你是护工吗?”

笑笑瞬间瞪大眼睛:“夫人你怎么了?我当然不是护工,我是慕家的女佣,负责照顾夫人您的啊。”

“女佣?慕家?夫人?”苏晨晨感觉头痛:“你等等……我得好好想想,你为什么要叫夫人?”

“我当然要叫你夫人啊,你是慕少爷的妻子,自然是夫人。”

问题似乎绕回去了……

“你……似乎没有告诉我慕少爷是谁?”

笑笑蹙眉,看来夫人真的傻了,这可怎么办啊!

“夫人,你可别吓我,你怎么会连少爷也不知道呢?他可是你最爱的人,你的丈夫。他可是Z市最年轻的总裁,盛集团的继承人。而你是他的妻子,盛集团的总裁夫人陆晨晞。”

轰……潜意识有种东西在脑海中炸开。

苏晨晨的身体不觉地颤抖了一下,僵硬的声音缓缓说道:“笑笑,你有……镜子吗?”

“啊?镜子?”笑笑一时没反应过来,随即想到,从背包里拿出一面化妆镜:“夫人,给!”

如果她叫陆晨晞,如果她是什么总裁夫人,如果她确定自己是苏晨晨。

那么,……

打开镜子,一张陌生面孔瞬间闯入镜子里,将苏晨晨狠狠吓了一跳,手中的镜子啪嗒一声落在棉被上。

“夫人你怎么了?”笑笑见她神色不对,关切地问道。

苏晨晨惊慌地摇头,鼓足勇气再次拿起镜子。

这一次,看到陌生面孔她才适应几分。

仔细瞧着镜子人儿,不觉有几分迷茫。

白皙剔透的肌肤,炯而有神的美丽双瞳,小巧挺拔的鼻子,如果冻般润滑的红唇。

哇哇哇……极品!!!

好吧,没想到她苏晨晨有一天也能变成美女。

这也太他妈……蛋痛了。

正在这时,砰一声巨响,震醒了病房中两人。

两人齐齐望向门口,带着几分惊讶。

只见一位西装革履的英俊男子,在几位身着黑西服男子的拥护下,气势磅礴地走进病房。

苏晨晨起初是震惊,最后心里哆嗦了一下,不确定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此人杀气颇重。

她她她……需要回避吗?

刚刚念头一闪过,一个黑影便压来,让她无处遁形,只感觉一只冰冷大手瞬间掐住了她的脖子。

苏晨晨顿时感到呼吸困难,瞪大眼睛狠狠瞪向这突然闯入的男人。

或许是她的眼神起了作用,对方显然松了一些力道。

不过,英俊的五官还是带着强烈的冷漠。

“陆晨晞,你闹够了没?有种自杀,为什么不直接下地狱?还躺在这里干什么?”

苏晨晨一震,抬头看去,这……人模人样的谁啊?

“少爷,夫人才醒过来,您不能……”笑笑看到夫人生命堪忧,立即求饶道。

苏晨晨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小命有危险,立马不顾一切地伸手反抗对方。

“你、你丫的谁啊,拿开你的爪子!”

轰,整个房间仿佛在刹那间陷入安静。

站在门口的几个黑衣男子都面带震惊地瞟了苏晨晨一眼。

天啊,夫人的胆肥了。

爪子,居然敢说总裁的贵手是爪子!!!

给读者的话:

《豪少不宠妻》……亲们

章节目录

霸情首席:缠爱契约情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娅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娅渔并收藏霸情首席:缠爱契约情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