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起身子,曾平凡故意不走上人行道,而是靠着马路边一步步接连停着的轿车缓缓走着,用眼角的余光注视着每一部车子的后视镜和因为路边的灯光而形成反射的车玻璃。

果然不出曾平凡所料,他没走进步,刚才那个闪进梧桐树后的人影就从树后走了出来。

因为是晚上,所以后面的人影显得有些模糊。但是曾平凡凭着他在做交警时,隔开一百米都能清楚地看到车牌号的“神功”,平凡同学可以肯定地判断,跟着他的这个人——他绝对见过!

试探性地加快脚步向前走了一段路,果不其然身后的人影也紧紧地跟了上来。

这下完全肯定身后的人一定是来跟踪尾随自己的了,如果不是刚才那部鲁莽的霍顿跑车的话……

“啧”了一声,曾平凡不动声色地继续向前走去。

今天不是周末,所以人流量不算很多。即使如此,这条狭长的街道上还是车水马龙,抬头看到某间酒吧门口一个正在微笑的青蛙脸,曾平凡忽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跟在曾平凡身后的人一愣,随后紧跟着他也走进了酒吧。

这家店曾平凡曾经来过,一年前同样也是跟着马队长出来跑龙套,他们来到这家店做过临检。因为招牌上那个奇异的青蛙脸所以让曾平凡记住了它。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上次来到这家店的时候,酒吧的后门是直通到云山路后面的一条小弄堂……

不理会迎上前招呼的侍者,曾平凡匆匆地往酒吧的后门走去。

打开后门,一条在这个城市已经变得十分少见的带着江南民居遗风的狭长逼仄的石板路呈现在眼前。

侧着身子,曾平凡左闪右躲地避开蹲在在弄堂里的杂物架和垃圾箱,跑到了大马路上,顺手拦下一部出租车,滑进后座。

“先生去哪?”

“恩……”曾平凡指了指外面,“沿着这条马路开三圈。”

听到这个古怪的要求,绕是见多识广的司机大哥都不禁抬头从后视镜里望了望这位客人。

“看我干嘛!快开啊!”

紧张地看着车窗外的人流,曾平凡催促道。

一定是来泡女人,结果发现老婆抓奸来了!

司机大哥肯定地点了点头,一脚踩下油门。

果然,盯梢人跟着曾平凡进入酒吧后就失去了他的踪迹。坐在车上,看着那人慌慌张张地从酒吧门口跑出,焦急地四处张望的样子,曾平凡得意地抿了抿嘴。

一定是孙志涵的手下!在主宅的时候看到过这个人曾经在刑堂出没。

看着那人无措地拿出手机和人对话,然后一副被骂的狗血淋头的样子,一阵快感从心中油然而生。

但是……如果这个人是孙志涵派来的话,那么今天寄信的那个神秘人就一定不会是他了……

曾平凡为难地揉了揉太阳穴——也就是说,如今在四海帮里,怀疑自己身份的,起码有两个人了……不……或许,更多……

在确定那个人被自己彻底甩脱之后,曾平凡付钱下车,走入了位于深海酒吧对面,和师姐约定的一家西餐厅。

走进餐厅,已经是和阿美说好的时间超过了大约一个钟头,换做寻常的女人老早就拂袖而去,但是师姐毕竟是师姐,虽然憋着一肚子气,依然很有气度地坐在靠窗的位子等他。

“不好意思,出了点事耽误了……”

在侍者的引导下,曾平凡做到了阿美的对面,道歉道。

“怎么?出事了?”

涂着鲜红丹蔻的指甲拨弄着早已融化的冰水,阿美的眼睛藏在大大的蛙镜之后,整张脸都被硕大的太阳眼睛覆盖,只露出了她尖尖的下巴。

“你……带这么大的太阳眼镜干嘛?也不想想现在几点……黑灯瞎火的你的见么?”

被她诡异的造型吓了一跳,曾平凡不顾回答她的问题,伸手就要去拿。

“别别别啊!”

一巴掌拍掉曾平凡伸过来的手,挑高的眉毛不悦地皱起。

“我可是明星!你见过哪个明星出门不带墨镜的啊?”

摆了一个好看的造型,师姐很有感觉地抛了一个媚眼——可惜被墨镜挡住,除非有透视眼,谁也看不见。

“算了吧你!”

一边招呼服务生点餐,曾平凡免费送给她一个鄙视的眼神。

“你算什么明星!还说什么四海娱乐力捧的新人……还说什么要接近白乘涛……我连一个你的广告都没有看见!”

“咳……”

师姐不好意思地拨了拨头发,沮丧道:“你都不知道娱乐圈有多么黑暗……我进他们培训班第一天,就有一个不知道什么的主管威胁我,说我只要和他……恩……那个,就可以让我马上接通告……”

“潜规则?”

曾平凡八卦的神经被调动起来,兴奋地问道:“那你有没有?”

“当然没有!”

师姐“啪”地重重地垂了一下桌子,引得周围的人不禁侧目。

要死啊!是不是想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们在这里!

曾平凡怒视。

“当然没有……”

在曾平凡责备的眼神中,平日里不可一世的师姐恹恹地低声说道:“我当场就把那个什么主管打得连他亲妈都不认识了……然后……我就被彻底雪藏了。天天天天地被关在那个培训班里训练,跟我同期的几个女孩子都出道了,还有一个已经被白乘涛带出场……”

“师姐……亏你还好意思说我工作不努力……你都不能牺牲一下么?”

吃着侍应生刚送上来的牛排,曾平凡闲闲地说道。

“说的轻巧!牺牲!”

大师姐的本性还是暴力的,伸手冲着曾平凡的胳臂狠狠地就是一扭,扯的他皮都被吊了起来。

“让你牺牲陪人睡觉,你肯么?”

“怎么不肯?”曾平凡吃的不亦乐乎,嘴里乱跑火车,“可惜没有女人向我提出这个要求,不然的话,为了国家,为了人民,这算什么牺牲?!”

何止是牺牲,根本就是艳遇呢?

“如果是……男人呢?如果陪男人睡觉,就可以得到四海帮的情报——你干不干?”

勾起一抹坏笑,阿美把身子凑到曾平凡面前。

“咳咳咳!”

一大块牛排噎在了喉管里,不上不下地要人老命。

曾平凡急忙拿起面前的冰水,咕嘟咕嘟地猛灌下去。

“不至于吧……这么大反应……”

阿美伸手帮他拍拍背,顺顺气。

“你又看那些乱七八糟的书了是不是?下次再胡说八道,我告诉干爹去!”

恨恨地拿起餐巾抹了抹嘴,曾平凡恐吓道。

“你怎么知道我看什么书?”大师姐紧张起来。

“哦……上次和特警队的师兄弟在你家开party,不小心看到你的电脑而已……”

想起那天看到的满屏幕的耽美小说和……某种G字打头的片子竟然就这么堂而皇之地出现在看上去很正常的师姐电脑里……曾平凡不禁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

师姐不甘心咬了咬鲜红的嘴唇,缓和了一下面目表情,总算从腐女模式恢复了正常状态。

“今天找我出来不是为了讨论我近期的演艺之路的吧?”随手拨弄着桌上柠檬水的吸管,阿美问道:“刚才为什么迟到了?看你很紧张么……”

抬头看了看窗外,曾平凡放下吃了一半的牛排,从桌对面换到了阿美身旁的座位。

“怎么?被人跟踪了?”

心领神会地将身子靠在曾平凡的身侧,阿美低声问道。

“恩……刚才被我甩脱,现在貌似又回来了……”

指了指窗外,马路边上有一个焦急的人影正在四处张望,看来刚才离开了一会,现在又重新回到了云山路。

“发生了什么事情?”

师姐摘下墨镜,将它挂到了曾平凡的脸上,关心道:“你比我需要这个……”

“有人开始怀疑我的身份了……或者说是知道我卧底的身份……”

送过去一个感激的眼神,曾平凡低声说道。

“什么人?”

看到窗外的人正朝他们这边看来,阿美弓起身子,一把抱住曾平凡的肩膀,只露出一个背影给窗外的人。

“现在还不知道……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现在外面那个盯梢的家伙是孙志涵的手下……”

揉着阿美的腰肢,曾平凡做出一副亲热的样子。

“你那边工作如果还是没有进展的话,还是尽快撤离吧。白乘涛那边成不了什么气候,最后那个毒枭还是选择和萧衍合作,继续呆在这里有没有什么意义。”

“你呢?不撤么?”

将脸埋在曾平凡的怀里,阿美担心地问道,“你的处境开始危险了吧?既然要撤就一起撤离!”

“不……”曾平凡摇了摇头,“现在萧衍还是比较信任我的。今天我出来就是为了想确认那个发现我身份的家伙到底是敌是友……”

“如果……是敌呢?”

拉着曾平凡的衣襟,阿美抬起头。

“真的是敌人……想要撤离也来不及了……”

看着男孩青涩的,却又坚定的笑容,阿美第一次觉得这个叫做曾平凡的男孩……真正长大,成为一个有担当的男人了……

章节目录

对不起我是卧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雁过寒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雁过寒潭并收藏对不起我是卧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