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的阳光温馨静谧,议政厅内只听得到羽毛笔唰唰飞快掠过纸面的声音。亚恒立在苏墨身后,如往常一般站得笔直,笔挺修身的深黑色执事装让那张娃娃脸也显出几分硬挺凌厉的神色。

但是如果你仔细观察,你会发现当他的视线落在那正在古典方桌上爬来爬去的粉色小蛇时,他的嘴角总是禁不住要抽动两下。

苏墨将审阅过的一卷羊皮纸放到另一边,这才抽空抬起头看了看桌子那边不断扭动身子试图骚扰她的小蛇。

察觉到苏墨投注过来的目光,小蛇尾巴欢快地摆动着,白光一晃而过,火红的衣袍便落在桌上,绝世妖娆的男子斜躺着,将那满桌子的羊皮卷噼里啪啦地碰落到地上。

苏墨面无表情地看了看一地的羊皮卷,揉揉眉心不动声色地看着她家妖孽。

花散里朝苏墨抛了个眉眼,把衣袍的开襟一拉,雪白的胸膛和胸口的无限春光尽收眼底。衣袍下他什么都没穿,两条白花花的大腿修长而白皙,柔软地摆出最诱人的姿态。

亚恒险些瞪出双眼。这大白天的发什么情!当他亚恒不存在啊喂!

苏墨扶额,突然想起每个小旬她的公休日不会安排侍寝,他们几个轮流,这次似乎轮到某只妖孽被Pass掉,这才巴巴地趁她处理政务的时候缠过来。

他这样也不是第一次了,苏墨见惯不惯地重新埋头批阅。那边,花散里斗志高昂,妖媚笑着便挪动身子朝苏墨靠近,伏在桌子上,使出浑身解数地挑逗苏墨。

只可惜苏墨淡定得很,他浑身上下哪个地方她没碰过,多么妖娆的模样她都看过了。花散里泄气地收回放到苏墨脸上游移的手,哀怨地趴在桌子上,“染染宝贝不喜欢我了,定是厌烦了。”

苏墨闻声一顿,抬起头认真地看向花散里,“你再说一遍。”她的嗓音并不冰冷,却硬生生让人察觉到其中的怒气。

花散里没来由地一哆嗦,又想起自己百般讨好她却无动于衷,硬着头皮哼道,“你自是喜欢其他几个年轻的多一些,否则怎么连多看一眼都不愿意……”

话音刚落他便突然察觉到逼近的冷凝气息,苏墨不知何时已站起身,倾身压向他。

花散里从没见过苏墨如此森冷的眸子,下意识地往后刚要一缩,苏墨箍住他的腰往自己身前一带,手将碍事的羊皮卷通通扫落。

“亚恒,出去。”苏墨淡漠的嗓音带着几分不容置疑的冷硬,亚恒嗓子一紧,匆忙行礼后退出。

花散里绵密的睫毛轻颤,茫然又紧张地看着苏墨,“染染……”他未说完的话被苏墨吞入,强硬又霸道的力度让花散里体会到了不一样的炽热情愫。

吻过后是激烈的爱抚和纠缠,花散里听到她伏在自己耳边一遍遍说,小伞,你忘了,我说过,如果我爱一个人,我不会嫌弃他变老,我连他的年龄也爱。

苏墨从暂时的失控中清醒过来时,花散里正满足而意犹未尽地缠在她身上。周围一片狼藉,苏墨已经不知道一会儿亚恒进来后会露出如何精彩的表情了。

“染染,你刚才对为夫真热情~为夫差点儿没招架住,染染宝贝好坏啊……”花散里妖娆地用指头一点苏墨的额头嗔道。苏墨浑身一抖,肉麻得简直想去撞墙。

苏墨白日在议政厅与某只妖孽亲热的事当天便传遍了凌雪宫,引起了轩然大波。由天曜主持召开,由阿夜和流火监督,由其他几位共同审理的“侍寝分配不公”案件在晚饭过后正式开庭。

偌大的餐厅内平时用来就餐的长桌已经撤下,苏墨孤零零地坐在一张沙发椅上,头顶明晃晃的水晶吊灯让她感到格外悲催。这群爱吃醋的家伙……

对面依次排开十张椅子,正中间坐着主审的天曜,流火和阿夜,另外两边分别坐着露可,佐伊,千泽,离渊,法尔特,菲尔,兰迪。

而另一位当事人则闲适地趴在苏墨肩膀上,开心地甩着尾巴,脑袋还时不时地蹭着苏墨的脖子。如果目光可以化作利器的话,他如今该被对面十大美男杀人般的眼神给砍成无数段了。

“我们的问题,你必须如实回答。”天曜冷然而霸气的声音让苏墨使劲吞了吞口水。

“你明明知道今天是公休日还要与他亲热,可是有什么不得已的理由?”阿夜声音沉静。苏墨摇头。

“哦,那便是你主动的了?”流火眯起眼,清清冷冷地问了一句。苏墨冒汗,虽然开始是小伞挑逗的,不过后来确实是……她压过去的。只好点头。

“哼,你们真是小心眼,染染对我热情一回都吃醋!”肩上的小蛇吐着信子趾高气昂。苏墨扶额,不要再火上浇油了啊!

“热情?有多热情?”兰迪恢复了杀手本色,声音冷得掉渣。苏墨眼神闪烁,小伞从她肩膀上跳下,化作人形后迫不及待地展示着身上的各种痕迹。

苏墨想找个坑钻进去,谁也别想把她挖出来!“……这就是热情?原来苏墨对我也很热情。”菲尔面无表情地补充了一句。

苏墨的脸瞬间爆红。菲尔除了对吃东西很勤快外,其他事情都很懒,不像其他人主动,总是喜欢躺着当受……所以各种不解释。

佐伊失落地垂下脑袋,“苏墨大人对我完全不够热情,每次都没有留下痕迹……”苏墨委屈,佐伊你那身肌肉我啃不动啊喂!要留下痕迹我的牙齿绝对就掉了!

离渊不知想起什么,突然涨红了脸,“热情……”幽蓝的鱼尾扭捏着摆动了两下,“苏墨对我也很主动的。”

当然……我不主动的话你这只傲娇铁定说,我才不要,我才没有想和你这个那个……苏墨最讨厌啦,谁要和你H啊你不害臊……无限死循环。

千泽歪头想了想,总结陈词,“不够热情。”苏墨黑线,千泽你已经奔放热情到让人死去活来了……你还想要我怎么热情……每次拔完鳞片我就没力气了我各种苦逼啊……

露可微笑着,凝视着苏墨的神情温和如水,“苏墨,公休日还和这只妖孽如此火热,想必你体力恢复得不错哦。”

苏墨干笑,“一般一般,多亏了露可调制的回复剂,效果很好呢……呵呵呵……”话音刚落,对面的男子们纷纷站起身,十个人齐齐站在对面,那后宫阵容磅礴得有些吓人。

苏墨头皮发麻,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流火率先走过来一把将苏墨肩膀上的小蛇扔飞,而紧随其后的阿夜双手一托便将苏墨拦腰抱起。

“呃,大家冷静,冷静……”苏墨脸色铁青地从阿夜的怀抱里探出脑袋,猝不及防地被阿夜亲在了脖子上。那力道够大,苏墨还以为自己被咬了。

她还没缓过神,自己已经落到了旁边流火的怀里,这次亲在她的锁骨上,同样咬了一口。苏墨抽着嘴角,僵硬地在美男们的怀抱里转了一圈,脖子,锁骨,脸,额头被密密麻麻地打上了烙印。

最后被兰迪抱住时,苏墨已经满脸通红,而兰迪冷哼一声,直接咬住了她的耳朵。“平日里总叫你欺负我的尖耳朵,这回轮到你了。”耳畔男子低低带着笑意的嗓音透露出几分愉悦。

这一夜,苏墨史无前例地和她的后宫十一大美男们同床了。当然,如果你想到了重口味,请自动面壁。

苏墨的左手边贴着一只银灰色的哈士奇,手臂上一只小小的火红色的狐狸在睡梦里不安分地甩甩蓬松的尾巴。这两只,是特意去学了变形术的阿夜和兰迪。

锁骨上趴着一只软软的粉色小蛇,脑袋贴着苏墨的下巴,而苏墨怀里则懒懒地缩着毛绒绒的小白狮。

右手边一只黑色的小狼睡得很安稳,小人鱼贴着苏墨的腰时不时地抽抽鱼尾,碧绿色的小龙则用翅膀盖在苏墨的大腿上。

银白色的小独角兽蹭着苏墨的耳朵,睡梦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小火凤索性在苏墨的肩膀上缩成一团。

菲尔变成了一只黑猫,法尔特是只白金色的小兔子,两人搂着苏墨的小腿呼呼大睡。

这真是宁静的夜晚。啊……但愿不要有人发现女王陛下的美男们……原来是萌兽。

(THE END)

作者有话要说:

最后的最后,感谢看到这里的亲。

本来琢磨着写个宠溺番外,结果写出来变成了恶搞,还好最后卖萌收尾,也算合乎这文的初衷。

但愿你喜爱萌兽们,暂时不会忘怀。莲海感谢有你一路相伴。

回放:

清晨的阳光温馨静谧,议政厅内只听得到羽毛笔唰唰飞快掠过纸面的声音。亚恒立在苏墨身后,如往常一般站得笔直,笔挺修身的深黑色执事装让那张娃娃脸也显出几分硬挺凌厉的神色。

但是如果你仔细观察,你会发现当他的视线落在那正在古典方桌上爬来爬去的粉色小蛇时,他的嘴角总是禁不住要抽动两下。

苏墨将审阅过的一卷羊皮纸放到另一边,这才抽空抬起头看了看桌子那边不断扭动身子试图骚扰她的小蛇。

察觉到苏墨投注过来的目光,小蛇尾巴欢快地摆动着,白光一晃而过,火红的衣袍便落在桌上,绝世妖娆的男子斜躺着,将那满桌子的羊皮卷噼里啪啦地碰落到地上。

苏墨面无表情地看了看一地的羊皮卷,揉揉眉心不动声色地看着她家妖孽。

花散里朝苏墨抛了个眉眼,把衣袍的开襟一拉,雪白的胸膛和胸口的无限春光尽收眼底。衣袍下他什么都没穿,两条白花花的大腿修长而白皙,柔软地摆出最诱人的姿态。

亚恒险些瞪出双眼。这大白天的发什么情!当他亚恒不存在啊喂!

苏墨扶额,突然想起每个小旬她的公休日不会安排侍寝,他们几个轮流,这次似乎轮到某只妖孽被Pass掉,这才巴巴地趁她处理政务的时候缠过来。

他这样也不是第一次了,苏墨见惯不惯地重新埋头批阅。那边,花散里斗志高昂,妖媚笑着便挪动身子朝苏墨靠近,伏在桌子上,使出浑身解数地挑逗苏墨。

只可惜苏墨淡定得很,他浑身上下哪个地方她没碰过,多么妖娆的模样她都看过了。花散里泄气地收回放到苏墨脸上游移的手,哀怨地趴在桌子上,“染染宝贝不喜欢我了,定是厌烦了。”

苏墨闻声一顿,抬起头认真地看向花散里,“你再说一遍。”她的嗓音并不冰冷,却硬生生让人察觉到其中的怒气。

花散里没来由地一哆嗦,又想起自己百般讨好她却无动于衷,硬着头皮哼道,“你自是喜欢其他几个年轻的多一些,否则怎么连多看一眼都不愿意……”

话音刚落他便突然察觉到逼近的冷凝气息,苏墨不知何时已站起身,倾身压向他。

花散里从没见过苏墨如此森冷的眸子,下意识地往后刚要一缩,苏墨箍住他的腰往自己身前一带,手将碍事的羊皮卷通通扫落。

“亚恒,出去。”苏墨淡漠的嗓音带着几分不容置疑的冷硬,亚恒嗓子一紧,匆忙行礼后退出。

花散里绵密的睫毛轻颤,茫然又紧张地看着苏墨,“染染……”他未说完的话被苏墨吞入,强硬又霸道的力度让花散里体会到了不一样的炽热情愫。

吻过后是激烈的爱抚和纠缠,花散里听到她伏在自己耳边一遍遍说,小伞,你忘了,我说过,如果我爱一个人,我不会嫌弃他变老,我连他的年龄也爱。

苏墨从暂时的失控中清醒过来时,花散里正满足而意犹未尽地缠在她身上。周围一片狼藉,苏墨已经不知道一会儿亚恒进来后会露出如何精彩的表情了。

“染染,你刚才对为夫真热情~为夫差点儿没招架住,染染宝贝好坏啊……”花散里妖娆地用指头一点苏墨的额头嗔道。苏墨浑身一抖,肉麻得简直想去撞墙。

苏墨白日在议政厅与某只妖孽亲热的事当天便传遍了凌雪宫,引起了轩然大波。由天曜主持召开,由阿夜和流火监督,由其他几位共同审理的“侍寝分配不公”案件在晚饭过后正式开庭。

偌大的餐厅内平时用来就餐的长桌已经撤下,苏墨孤零零地坐在一张沙发椅上,头顶明晃晃的水晶吊灯让她感到格外悲催。这群爱吃醋的家伙……

对面依次排开十张椅子,正中间坐着主审的天曜,流火和阿夜,另外两边分别坐着露可,佐伊,千泽,离渊,法尔特,菲尔,兰迪。

而另一位当事人则闲适地趴在苏墨肩膀上,开心地甩着尾巴,脑袋还时不时地蹭着苏墨的脖子。如果目光可以化作利器的话,他如今该被对面十大美男杀人般的眼神给砍成无数段了。

“我们的问题,你必须如实回答。”天曜冷然而霸气的声音让苏墨使劲吞了吞口水。

“你明明知道今天是公休日还要与他亲热,可是有什么不得已的理由?”阿夜声音沉静。苏墨摇头。

“哦,那便是你主动的了?”流火眯起眼,清清冷冷地问了一句。苏墨冒汗,虽然开始是小伞挑逗的,不过后来确实是……她压过去的。只好点头。

“哼,你们真是小心眼,染染对我热情一回都吃醋!”肩上的小蛇吐着信子趾高气昂。苏墨扶额,不要再火上浇油了啊!

“热情?有多热情?”兰迪恢复了杀手本色,声音冷得掉渣。苏墨眼神闪烁,小伞从她肩膀上跳下,化作人形后迫不及待地展示着身上的各种痕迹。

苏墨想找个坑钻进去,谁也别想把她挖出来!“……这就是热情?原来苏墨对我也很热情。”菲尔面无表情地补充了一句。

苏墨的脸瞬间爆红。菲尔除了对吃东西很勤快外,其他事情都很懒,不像其他人主动,总是喜欢躺着当受……所以各种不解释。

佐伊失落地垂下脑袋,“苏墨大人对我完全不够热情,每次都没有留下痕迹……”苏墨委屈,佐伊你那身肌肉我啃不动啊喂!要留下痕迹我的牙齿绝对就掉了!

离渊不知想起什么,突然涨红了脸,“热情……”幽蓝的鱼尾扭捏着摆动了两下,“苏墨对我也很主动的。”

当然……我不主动的话你这只傲娇铁定说,我才不要,我才没有想和你这个那个……苏墨最讨厌啦,谁要和你H啊你不害臊……无限死循环。

千泽歪头想了想,总结陈词,“不够热情。”苏墨黑线,千泽你已经奔放热情到让人死去活来了……你还想要我怎么热情……每次拔完鳞片我就没力气了我各种苦逼啊……

露可微笑着,凝视着苏墨的神情温和如水,“苏墨,公休日还和这只妖孽如此火热,想必你体力恢复得不错哦。”

苏墨干笑,“一般一般,多亏了露可调制的回复剂,效果很好呢……呵呵呵……”话音刚落,对面的男子们纷纷站起身,十个人齐齐站在对面,那后宫阵容磅礴得有些吓人。

苏墨头皮发麻,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流火率先走过来一把将苏墨肩膀上的小蛇扔飞,而紧随其后的阿夜双手一托便将苏墨拦腰抱起。

“呃,大家冷静,冷静……”苏墨脸色铁青地从阿夜的怀抱里探出脑袋,猝不及防地被阿夜亲在了脖子上。那力道够大,苏墨还以为自己被咬了。

她还没缓过神,自己已经落到了旁边流火的怀里,这次亲在她的锁骨上,同样咬了一口。苏墨抽着嘴角,僵硬地在美男们的怀抱里转了一圈,脖子,锁骨,脸,额头被密密麻麻地打上了烙印。

最后被兰迪抱住时,苏墨已经满脸通红,而兰迪冷哼一声,直接咬住了她的耳朵。“平日里总叫你欺负我的尖耳朵,这回轮到你了。”耳畔男子低低带着笑意的嗓音透露出几分愉悦。

这一夜,苏墨史无前例地和她的后宫十一大美男们同床了。当然,如果你想到了重口味,请自动面壁。

苏墨的左手边贴着一只银灰色的哈士奇,手臂上一只小小的火红色的狐狸在睡梦里不安分地甩甩蓬松的尾巴。这两只,是特意去学了变形术的阿夜和兰迪。

锁骨上趴着一只软软的粉色小蛇,脑袋贴着苏墨的下巴,而苏墨怀里则懒懒地缩着毛绒绒的小白狮。

右手边一只黑色的小狼睡得很安稳,小人鱼贴着苏墨的腰时不时地抽抽鱼尾,碧绿色的小龙则用翅膀盖在苏墨的大腿上。

银白色的小独角兽蹭着苏墨的耳朵,睡梦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小火凤索性在苏墨的肩膀上缩成一团。

菲尔变成了一只黑猫,法尔特是只白金色的小兔子,两人搂着苏墨的小腿呼呼大睡。

这真是宁静的夜晚。啊……但愿不要有人发现女王陛下的美男们……原来是萌兽。

(THE END)

章节目录

萌兽奇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莲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莲海并收藏萌兽奇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