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我对不起你,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跑到这里来……”

“小白,我对不起你,如果不是我说漏嘴,你也不会被他们抓到……”

“小白,我对不起你~~~,如果不是我……”

=_=

任由阮归舟死死抱住自己不放,任由阮归舟鼻涕一把眼泪一把,并且还差点把眼睛,还有鼻涕擦到他的身上,水月白静默了许久以后,方憋出一句。..【?]

“你放心吧,既然沃勒,还有威尔已经嫁给我了,我会好好对他们的。”

“……”=_=

“………”=_=

“…………”=_=

“嗯?”=_=???

“你刚刚说什么?嫁?”=_=?

“谁嫁给谁?”=_=?

不再紧紧抱住水月白不放,阮归舟抬头看向他的同时,不确定道。

闻听此言,先向阮归舟射去了一抹‘几年不见,你怎么连耳背的毛病都有了,难道是老了吗?’的眼神,水月白神情淡定道。

“归归,你放心吧!既然沃勒,还有威尔都已嫁给我了,我会好好对他们的。”

“你说……,他们俩个嫁给了你?”神情僵硬的把眼神来回于水月白、沃勒、威尔之间,阮归舟声音颤抖道。

“嗯。”

“不,不是娶,或者是强迫,而是嫁吗?”声音变得更加的颤抖。

“嗯。”

“他们真的嫁给你了?”依旧有些不敢相信道。

“是的。”边说边让阮归舟看了看他们戴在无名指上的戒指,水月白点头道。

一样的?

竟然真的嫁了?

竟然是嫁,而不是娶?

他那俩个十分强势的哥哥,竟然嫁给小白了?

这个世界玄幻了吗?

还是说这个世界就要毁灭了?

不,或许就像小白说的那样——他耳背了?

还是他幻听了?(你还是接受现实吧!)

就在阮归舟不愿也无法接受现实时,沃勒与威尔再次向他扔了个炸弹。

“既然我们已嫁给了小月白,那么为了忠诚,我们将不会再拥有子嗣,所以我们将会立你的儿子——津泽为王储。”

“啊?”

“你放心,我们不会过继津泽,所以他依旧是你们的孩子。”

“呃……”

“不过为了让他成为一个合格的王储,我们会好好教育他的。”

“那个……”

“好吧,事情就这样定了,过段时间,你便让津泽过来上课吧!还有你的宫殿依旧保留着,你们一家便住在哪里吧!”

说完这句话后,便抱起水月白向外走去,没给阮归舟任何开口机的沃勒威尔他们,很快便消失在了门外。

愣愣的看向沃勒他们以极快的速度消失在门外,许久以后,回过神的阮归舟,方愣愣的想到。

所以说他的儿子这是成为王储了?

而且如果没有任何意外的话,他的儿子也将会是帕尔菲未来的王?

不过他的那两位兄长,如此轻易的便把帕尔菲王位传给他的孩子,会不会太儿戏了?

不,或许这只是他的幻觉。

没错,最近他真的是太累了,所以这都只是他的幻觉而已。

单手扶额踉跄的向外走去,打击,不,应该说是惊喜过度的阮归舟,只求明天醒来以后,一切都会恢复正常。

许多许多年以后

抬起手臂,让灵力由手掌倾泻而出,水月白的手掌就好似按在一面看不见的墙壁上般绷出了条条的青筋,而后随着他掌间灵力的加大,宽广无垠的宇宙,竟硬生生的被他开了一个黑洞。

“可以了。”收回手臂的同时转头看向众人,水月白神色淡定的不像是给宇宙开了个洞,而是在自己家的墙上凿了个钉子。

“这样就可以了?”并未走近,李漓莉打量了一番,那个位于她不远处一身多高,一身多宽的黑洞后,挑眉询问道。

“用神识感受一下。”

“噢?”

闻听此言不单是李漓莉,就连众人也纷纷闭上眼睛,用神识感受起被水月白所打开的那个黑洞来。

而后随着众人神识的延伸,他们的脸上也纷纷露出了一抹惊喜的神色。

这种感觉是……?

透过黑洞可以清晰的感觉到,那种禁锢了整个世界壁垒的消失,也就是说,只要通过这个黑洞,他们便可以去其它的世界了?

“二十分钟,以我的能力,这个洞口会支撑二十分钟。”

刚刚便是打开空间壁垒的最好时机,而他的能力也可以让这洞口支撑二十分钟,但是如果他们一旦错过这个机会的话,那么他们需要再等一百年,才会有下次机会。

当然这并不是说,水月白一定要等上一百年才可以去其它空间,可是撕裂空间的这个方法真的是太粗暴了,也太消耗灵力了,所以如非特殊情况,水月白宁愿再等上一百年,也不会用这种方法的。

“那么我们还等不等沃勒,威尔,还有薇薇安他们三个了?”并不担心沃勒、威尔会不会赶过来,李漓莉唯一担心的是薇薇安,毕竟不同于他们,薇薇安的父母、亲人,还有家族都在这里,她会舍得离开吗?

“再等二十分钟。”

“嘛,也只有如此了。”

而后就如李漓莉所猜测的那般,沃勒与威尔果然没有让他们等多久,便出现在了水月白身边。

“找到了?”习惯性的抬起脸颊,让沃勒与威尔分别在自己脸颊上落下一吻,水月白淡声询问道。

“嗯,找到了。”

同薇薇安一样,沃勒与威尔也给自己的家族留了一本功法,不过会不会有人练成就不在他们考虑范围之内了。

早在阮归舟的儿子,也就是他们的侄子——津泽可以独当一面之初,便把王位传给了他,没有了后顾之忧的沃勒与威尔他们,早就对这个世界没有了牵挂。

而今天他们之所以会来晚,也完全是因为突然想起,还有些东西忘王宫内,没有拿走而已。

“时间不早了,我们已不能再等了。”等了许久,也未等到薇薇安,看着已微微有些向内缩去的黑洞,水月白开口道。

没有说什么,只是向水月白点了点头,李漓莉表示自己知道了。

虽对薇薇安的未能到来有些失望,但很快便接受了现实,李漓莉跟随在水月白身后,转身向黑洞的方向走去。

“啊~~~!!!等等我,对不起,我来晚了~~~!!!”

而后就在众人将要走入黑洞中时,一个身影伴随着一声尖叫,向水月白他们这个方向冲了过来。

“对不起,对不起,我来晚了!”转瞬间,便来到了水月白他们的面前,薇薇安不停的道歉道。

“怎么?终于下定决心了?”扫了一眼,因冲得太猛头发与身着都有些零乱的薇薇安,李漓莉笑声询问道。

“是啊,下定决心了,反正我们又不是不能再回来了。....”边说边向李漓莉他们摊了摊手,薇薇安一脸轻松道。【?]

她父母说得对,她又不是不回来了,所以有什么可舍不得的。

更何况她的父母已练成了那可以长生不老的功法,因此她一点儿也不害怕,等她回来后见到的是父母的白骨。

“既然如此,那我们走吧!”

“是,医生先生。”

随着水月白一声令下,陆续向黑洞内走去,伴随着水月白他们全员的进入,那若大的黑洞也随之消失不见,空留宇宙恒古不变。

黑色的身影不停的在那巨大的好似虫子般的生物间穿行,他所到之处无不血肉翻飞,血流成河。

此时穿行在巨大虫子间的子叔东堂,哪里还有平日里黏在水月白身边时,他那付大笨狗的模样,此时的他更像一只支出了獠牙的地狱凶犬,不停的绞杀着面前的猎物。

与此同时,对子叔东堂这付地狱凶犬的模样,早已见怪不怪,水月白抬手摸了摸脸上的血痕。

他真的是太大意了,竟然刚到这里便让那些丑陋的虫子给弄伤了脸,不过看样子这些丑陋的虫子也都活不成了呢!=_=

“呜嗯。”刚想到这里,便被帕德里斯一把给抓了过去,水月白随即便被帕德里斯狠狠的吻住了嘴唇。

许久以后,终松开水月白,帕德里斯随后又极其情|色的舔了舔水月白脸上的伤口。

“呵~~~,每次都觉得小白~~~你的口水真的很神奇呢!”看着水月白脸上,因为他口中残留着的水月白的口水,而消失不见的伤口,帕德里斯笑声道。

“是吗?”摸了摸脸上因为自己的口水而消失不见的伤口,水月白默默的黑线了一下。

有必要这样做吗?

其实他只是舔舔手指以后,再抿一下不就好了吗?

为什么要用这种,嗯,色|情的方式啊!

而且还有就是……

“如果再让他这样继续下去,这种生物不会被他灭绝了吧!”

“灭绝吗?这个主意到真是不错呢~~~,呵呵呵呵~~~~”同子叔东堂一样,对这种让水月白受了伤的生物很是不满,帕德里斯笑声道。

“呃……”深知帕德里斯那唯恐天下不乱的性格,水月白转头看向沃勒与威尔,不过可惜的是,他同样在沃勒与威尔的脸上看到了赞同的神色。

“呵,不用担心小月白,我们刚刚看了一下这个世界的命运轨迹,我们发现这种生物将会是这个世界毁灭的原凶,所以我们这也算是做好事了!”

“………”=_=

“噢,对了,李漓莉留下讯息说,薇薇安已经回去了,而她还想去四处看看,那我们呢?小月白想好去哪里了吗?”

“没有。”干脆道。

“我听李漓莉说,那种已处于末世的世界很有意思,要不然我们去那里吧!”回想着李漓莉所说的末世里的丧尸,还有什么冰河世界之类的,沃勒觉得去这样的世界玩玩也不错。

“随你。”反正洪荒他们已回去过了,师父他们也已见过了,所以去哪里他无所谓。

“既然如此,嗯,我看看,噢呀,还有一个小时,我们便可以离开这个世界了。”说到这里看向子叔东堂,沃勒高声道。

“一个小时之后,我们便离开。”

没有理会沃勒的提醒,但子叔东堂的身形却加快了许多,而后他所到之处,也变得更加的血腥了。

站着看戏,还有尽情的杀|戮都会让时间过得很快,这不转眼间一个小时便过去了。

看着威尔抬起手臂,轻松打开空间与空间之间的通道,水月白微微打了一个哈欠后,起身向通道内走去。

不过还未等他走入通道中,他便猛然转身,并把手中的利刃向后掷了出去。

任由利刃擦着自己脸颊呼啸而过,脸上未曾显露出任何惊慌神色的威尔,反而还大笑着抱住了水月白。

“我就知道小白~~~你舍不得我受伤。”没有理会身后轰然倒地的漏网之鱼,威尔心情甚好道。

“照顾妻子是丈夫的责任。”

“是,是,我们知道了。”

边说边走入到通道内,伴随着水月白他们的走入,那凭空出现的黑洞随之消失在空气间,而后若大的空间内,只余满地尸|体诉说着水月白他们的到来,还有刚刚那场血腥的杀戮。

她出生在一个普通家庭内,在觉醒能力之前,也同其它普通女生一样,除了青春与可爱,还有一点美丽以外,便没有任何的特点了。

不过伴随着她能力的觉醒,她也随之由普通人间脱颖而出,成为那不再普通的存在。

以优秀的能力,进入德德玛学院,在德德玛学院之中,如同电视剧里飞上枝头变凤凰的灰姑娘一样,拥有了一位身为贵族的男朋友,还有一位身为王子的好朋友,和一位男朋友青梅竹马的恶毒女配。

而后她也如电视剧里所演的那般,被恶毒女配欺负,被男友与好朋友保护,并成功得到了男朋友全部的爱。

本来她以为自己会如所有的童话故事那般,王子与灰姑娘会永远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为结局。

但是谁曾想,故事却突然由她与那位王子朋友无视学校警告,私自跑出去玩而发生了转折。

那是一场恶梦,一场影响了她一生的恶梦,她不但与那位王子朋友正式决裂,也永远的失去了自己引以为傲的能力。

是的,她一下子由天之骄子重新回归为普通人,如不是她的那位贵族男朋友依旧对她不离不弃,想必她早就崩溃了吧!

可是她得到了她男朋友全部的爱又如何?

时间就如同一把杀猪刀。

再浓烈的爱也会有退却的一天,现实是如此的残酷。

因为她,她男朋友的家族与那位恶毒女配的家族有了裂痕。

因为这道裂痕,也因为她平民的身份,她男朋友的父母一直对她抱有微辞。

她不被上层社会的贵妇们所喜,她也接受不了上层社会事事要有规矩,没有自由的生活。

不过这一切都没有那个恶毒女配不变的容貌,其家族蒸蒸日上,还有她以前的男朋友,此时丈夫眼中的后悔,对她打击来得大。

那个男人后悔了?

是啊,每个男人的心中都曾有过两个女人,至少两个。

她以前是‘床前明月光’此时却变成了饭黏子。

而当初的蚊子血,此时却变得了朱砂痣。

呵,失去了能力的她,不但无法给她丈夫的家族带来任何利益,反而还让其家族蒙羞,所以早已变得现实了的丈夫,这是后悔了吧!

她呢?

她自己呢?

她究竟后不后悔呢?

或许她也后悔了吧!

如果当初她没有与那位王子朋友交好,没有与他一起不听学校警告私自跑出去玩,此时她会不会就大不相同了呢?

如果她没有认识她的丈夫,他们没有因为所谓的爱情冲晕头脑,她会不会就不再像此时这般暮气霭霭,没有任何的活力如枯枝一般了呢?

可惜这个世界没有如果,一切的事情也不会重来,所以他们种下的因,所结成的果,也只能由他们自己品尝了。

唉。

作者有话要说:“小白,我对不起你,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跑到这里来……”

“小白,我对不起你,如果不是我说漏嘴,你也不会被他们抓到……”

“小白,我对不起你~~~,如果不是我……”

=_=

任由阮归舟死死抱住自己不放,任由阮归舟鼻涕一把眼泪一把,并且还差点把眼睛,还有鼻涕擦到他的身上,水月白静默了许久以后,方憋出一句。

“你放心吧,既然沃勒,还有威尔已经嫁给我了,我会好好对他们的。”

“……”=_=

“………”=_=

“…………”=_=

“嗯?”=_=???

“你刚刚说什么?嫁?”=_=?

“谁嫁给谁?”=_=?

不再紧紧抱住水月白不放,阮归舟抬头看向他的同时,不确定道。

闻听此言,先向阮归舟射去了一抹‘几年不见,你怎么连耳背的毛病都有了,难道是老了吗?’的眼神,水月白神情淡定道。

“归归,你放心吧!既然沃勒,还有威尔都已嫁给我了,我会好好对他们的。”

“你说……,他们俩个嫁给了你?”神情僵硬的把眼神来回于水月白、沃勒、威尔之间,阮归舟声音颤抖道。

“嗯。”

“不,不是娶,或者是强迫,而是嫁吗?”声音变得更加的颤抖。

“嗯。”

“他们真的嫁给你了?”依旧有些不敢相信道。

“是的。”边说边让阮归舟看了看他们戴在无名指上的戒指,水月白点头道。

一样的?

竟然真的嫁了?

竟然是嫁,而不是娶?

他那俩个十分强势的哥哥,竟然嫁给小白了?

这个世界玄幻了吗?

还是说这个世界就要毁灭了?

不,或许就像小白说的那样——他耳背了?

还是他幻听了?(你还是接受现实吧!)

就在阮归舟不愿也无法接受现实时,沃勒与威尔再次向他扔了个炸弹。

“既然我们已嫁给了小月白,那么为了忠诚,我们将不会再拥有子嗣,所以我们将会立你的儿子——津泽为王储。”

“啊?”

“你放心,我们不会过继津泽,所以他依旧是你们的孩子。”

“呃……”

“不过为了让他成为一个合格的王储,我们会好好教育他的。”

“那个……”

“好吧,事情就这样定了,过段时间,你便让津泽过来上课吧!还有你的宫殿依旧保留着,你们一家便住在哪里吧!”

说完这句话后,便抱起水月白向外走去,没给阮归舟任何开口机的沃勒威尔他们,很快便消失在了门外。

愣愣的看向沃勒他们以极快的速度消失在门外,许久以后,回过神的阮归舟,方愣愣的想到。

所以说他的儿子这是成为王储了?

而且如果没有任何意外的话,他的儿子也将会是帕尔菲未来的王?

不过他的那两位兄长,如此轻易的便把帕尔菲王位传给他的孩子,会不会太儿戏了?

不,或许这只是他的幻觉。

没错,最近他真的是太累了,所以这都只是他的幻觉而已。

单手扶额踉跄的向外走去,打击,不,应该说是惊喜过度的阮归舟,只求明天醒来以后,一切都会恢复正常。

许多许多年以后

抬起手臂,让灵力由手掌倾泻而出,水月白的手掌就好似按在一面看不见的墙壁上般绷出了条条的青筋,而后随着他掌间灵力的加大,宽广无垠的宇宙,竟硬生生的被他开了一个黑洞。

“可以了。”收回手臂的同时转头看向众人,水月白神色淡定的不像是给宇宙开了个洞,而是在自己家的墙上凿了个钉子。

“这样就可以了?”并未走近,李漓莉打量了一番,那个位于她不远处一身多高,一身多宽的黑洞后,挑眉询问道。

“用神识感受一下。”

“噢?”

闻听此言不单是李漓莉,就连众人也纷纷闭上眼睛,用神识感受起被水月白所打开的那个黑洞来。

而后随着众人神识的延伸,他们的脸上也纷纷露出了一抹惊喜的神色。

这种感觉是……?

透过黑洞可以清晰的感觉到,那种禁锢了整个世界壁垒的消失,也就是说,只要通过这个黑洞,他们便可以去其它的世界了?

“二十分钟,以我的能力,这个洞口会支撑二十分钟。”

刚刚便是打开空间壁垒的最好时机,而他的能力也可以让这洞口支撑二十分钟,但是如果他们一旦错过这个机会的话,那么他们需要再等一百年,才会有下次机会。

当然这并不是说,水月白一定要等上一百年才可以去其它空间,可是撕裂空间的这个方法真的是太粗暴了,也太消耗灵力了,所以如非特殊情况,水月白宁愿再等上一百年,也不会用这种方法的。

“那么我们还等不等沃勒,威尔,还有薇薇安他们三个了?”并不担心沃勒、威尔会不会赶过来,李漓莉唯一担心的是薇薇安,毕竟不同于他们,薇薇安的父母、亲人,还有家族都在这里,她会舍得离开吗?

“再等二十分钟。”

“嘛,也只有如此了。”

而后就如李漓莉所猜测的那般,沃勒与威尔果然没有让他们等多久,便出现在了水月白身边。

“找到了?”习惯性的抬起脸颊,让沃勒与威尔分别在自己脸颊上落下一吻,水月白淡声询问道。

“嗯,找到了。”

同薇薇安一样,沃勒与威尔也给自己的家族留了一本功法,不过会不会有人练成就不在他们考虑范围之内了。

早在阮归舟的儿子,也就是他们的侄子——津泽可以独当一面之初,便把王位传给了他,没有了后顾之忧的沃勒与威尔他们,早就对这个世界没有了牵挂。

而今天他们之所以会来晚,也完全是因为突然想起,还有些东西忘王宫内,没有拿走而已。

“时间不早了,我们已不能再等了。”等了许久,也未等到薇薇安,看着已微微有些向内缩去的黑洞,水月白开口道。

没有说什么,只是向水月白点了点头,李漓莉表示自己知道了。

虽对薇薇安的未能到来有些失望,但很快便接受了现实,李漓莉跟随在水月白身后,转身向黑洞的方向走去。

“啊~~~!!!等等我,对不起,我来晚了~~~!!!”

而后就在众人将要走入黑洞中时,一个身影伴随着一声尖叫,向水月白他们这个方向冲了过来。

“对不起,对不起,我来晚了!”转瞬间,便来到了水月白他们的面前,薇薇安不停的道歉道。

“怎么?终于下定决心了?”扫了一眼,因冲得太猛头发与身着都有些零乱的薇薇安,李漓莉笑声询问道。

“是啊,下定决心了,反正我们又不是不能再回来了。”边说边向李漓莉他们摊了摊手,薇薇安一脸轻松道。

她父母说得对,她又不是不回来了,所以有什么可舍不得的。

更何况她的父母已练成了那可以长生不老的功法,因此她一点儿也不害怕,等她回来后见到的是父母的白骨。

“既然如此,那我们走吧!”

“是,医生先生。”

随着水月白一声令下,陆续向黑洞内走去,伴随着水月白他们全员的进入,那若大的黑洞也随之消失不见,空留宇宙恒古不变。

黑色的身影不停的在那巨大的好似虫子般的生物间穿行,他所到之处无不血肉翻飞,血流成河。

此时穿行在巨大虫子间的子叔东堂,哪里还有平日里黏在水月白身边时,他那付大笨狗的模样,此时的他更像一只支出了獠牙的地狱凶犬,不停的绞杀着面前的猎物。

与此同时,对子叔东堂这付地狱凶犬的模样,早已见怪不怪,水月白抬手摸了摸脸上的血痕。

他真的是太大意了,竟然刚到这里便让那些丑陋的虫子给弄伤了脸,不过看样子这些丑陋的虫子也都活不成了呢!=_=

“呜嗯。”刚想到这里,便被帕德里斯一把给抓了过去,水月白随即便被帕德里斯狠狠的吻住了嘴唇。

许久以后,终松开水月白,帕德里斯随后又极其情|色的舔了舔水月白脸上的伤口。

“呵~~~,每次都觉得小白~~~你的口水真的很神奇呢!”看着水月白脸上,因为他口中残留着的水月白的口水,而消失不见的伤口,帕德里斯笑声道。

“是吗?”摸了摸脸上因为自己的口水而消失不见的伤口,水月白默默的黑线了一下。

有必要这样做吗?

其实他只是舔舔手指以后,再抿一下不就好了吗?

为什么要用这种,嗯,色|情的方式啊!

而且还有就是……

“如果再让他这样继续下去,这种生物不会被他灭绝了吧!”

“灭绝吗?这个主意到真是不错呢~~~,呵呵呵呵~~~~”同子叔东堂一样,对这种让水月白受了伤的生物很是不满,帕德里斯笑声道。

“呃……”深知帕德里斯那唯恐天下不乱的性格,水月白转头看向沃勒与威尔,不过可惜的是,他同样在沃勒与威尔的脸上看到了赞同的神色。

“呵,不用担心小月白,我们刚刚看了一下这个世界的命运轨迹,我们发现这种生物将会是这个世界毁灭的原凶,所以我们这也算是做好事了!”

“………”=_=

“噢,对了,李漓莉留下讯息说,薇薇安已经回去了,而她还想去四处看看,那我们呢?小月白想好去哪里了吗?”

“没有。”干脆道。

“我听李漓莉说,那种已处于末世的世界很有意思,要不然我们去那里吧!”回想着李漓莉所说的末世里的丧尸,还有什么冰河世界之类的,沃勒觉得去这样的世界玩玩也不错。

“随你。”反正洪荒他们已回去过了,师父他们也已见过了,所以去哪里他无所谓。

“既然如此,嗯,我看看,噢呀,还有一个小时,我们便可以离开这个世界了。”说到这里看向子叔东堂,沃勒高声道。

“一个小时之后,我们便离开。”

没有理会沃勒的提醒,但子叔东堂的身形却加快了许多,而后他所到之处,也变得更加的血腥了。

站着看戏,还有尽情的杀|戮都会让时间过得很快,这不转眼间一个小时便过去了。

看着威尔抬起手臂,轻松打开空间与空间之间的通道,水月白微微打了一个哈欠后,起身向通道内走去。

不过还未等他走入通道中,他便猛然转身,并把手中的利刃向后掷了出去。

任由利刃擦着自己脸颊呼啸而过,脸上未曾显露出任何惊慌神色的威尔,反而还大笑着抱住了水月白。

“我就知道小白~~~你舍不得我受伤。”没有理会身后轰然倒地的漏网之鱼,威尔心情甚好道。

“照顾妻子是丈夫的责任。”

“是,是,我们知道了。”

边说边走入到通道内,伴随着水月白他们的走入,那凭空出现的黑洞随之消失在空气间,而后若大的空间内,只余满地尸|体诉说着水月白他们的到来,还有刚刚那场血腥的杀戮。

她出生在一个普通家庭内,在觉醒能力之前,也同其它普通女生一样,除了青春与可爱,还有一点美丽以外,便没有任何的特点了。

不过伴随着她能力的觉醒,她也随之由普通人间脱颖而出,成为那不再普通的存在。

以优秀的能力,进入德德玛学院,在德德玛学院之中,如同电视剧里飞上枝头变凤凰的灰姑娘一样,拥有了一位身为贵族的男朋友,还有一位身为王子的好朋友,和一位男朋友青梅竹马的恶毒女配。

而后她也如电视剧里所演的那般,被恶毒女配欺负,被男友与好朋友保护,并成功得到了男朋友全部的爱。

本来她以为自己会如所有的童话故事那般,王子与灰姑娘会永远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为结局。

但是谁曾想,故事却突然由她与那位王子朋友无视学校警告,私自跑出去玩而发生了转折。

那是一场恶梦,一场影响了她一生的恶梦,她不但与那位王子朋友正式决裂,也永远的失去了自己引以为傲的能力。

是的,她一下子由天之骄子重新回归为普通人,如不是她的那位贵族男朋友依旧对她不离不弃,想必她早就崩溃了吧!

可是她得到了她男朋友全部的爱又如何?

时间就如同一把杀猪刀。

再浓烈的爱也会有退却的一天,现实是如此的残酷。

因为她,她男朋友的家族与那位恶毒女配的家族有了裂痕。

因为这道裂痕,也因为她平民的身份,她男朋友的父母一直对她抱有微辞。

她不被上层社会的贵妇们所喜,她也接受不了上层社会事事要有规矩,没有自由的生活。

不过这一切都没有那个恶毒女配不变的容貌,其家族蒸蒸日上,还有她以前的男朋友,此时丈夫眼中的后悔,对她打击来得大。

那个男人后悔了?

是啊,每个男人的心中都曾有过两个女人,至少两个。

她以前是‘床前明月光’此时却变成了饭黏子。

而当初的蚊子血,此时却变得了朱砂痣。

呵,失去了能力的她,不但无法给她丈夫的家族带来任何利益,反而还让其家族蒙羞,所以早已变得现实了的丈夫,这是后悔了吧!

她呢?

她自己呢?

她究竟后不后悔呢?

或许她也后悔了吧!

如果当初她没有与那位王子朋友交好,没有与他一起不听学校警告私自跑出去玩,此时她会不会就大不相同了呢?

如果她没有认识她的丈夫,他们没有因为所谓的爱情冲晕头脑,她会不会就不再像此时这般暮气霭霭,没有任何的活力如枯枝一般了呢?

可惜这个世界没有如果,一切的事情也不会重来,所以他们种下的因,所结成的果,也只能由他们自己品尝了。

唉。

章节目录

某只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火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鱼并收藏某只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