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你说……肖天勤根本不是你爸爸的儿子?!”许茉震惊不已。色小说小说网(www.upu.cc)全文字首发

陆子衡忧心忡忡,点了头

“碧姨失踪了,我怀疑……她可能已经出事,但又一直找不到有力的证据和线索,代依倩那女人心思太缜密。”

“那,你爸知道这事吗?”肖宏如果知道养了二十多年的肖天勤不是他的儿子,以他的脾气,一定气疯了。

“昨晚知道了。前阵子碧姨留在电脑里的东西不全,他不信。昨天我把后来查到的资料都给他了,由不得他不信。”

“那现在肖家里岂不是一团乱麻……”

“……”

周静雅看着割腕后留下的伤疤,丑陋、狰狞,爬在白皙的手腕上。她住进了肖天勤自己买的一套三室两厅里,有个五十多岁老妈子做饭洗衣伺候。

周静雅站在阳台发呆,听见客厅里老妈子和自己的女儿打电话,嗓门很大。

“……哎哟,别担心我……女主人倒是没有,就有个单身帅哥……哦对了,最近来了个女的,跟这家主人亲热得很,我瞧着像包养的情妇。据说子宫被割了,我就纳闷儿了,她是咋跟男人干那事儿的,就算干,肯定也干得不爽利儿啊……”说着笑起来。

“砰!”花瓶飞过去,砸碎在老妈子脚边,吓得她“啊”的一声惊呼。

周静雅扬手就是一巴掌挥下去,快碰到老妈子脸的时候,猛然停下……“你高高在上的公主梦真的够了!该醒了……”周清誉的话又在她脑海里回响。

“哼!”周静雅将吓傻的老妈子一把扯到面前,阴狠道,“立刻给我滚!否则我让你这辈子都说不出话来!滚!!”

老妈子连滚带爬的走进屋子,快速收拾了东西赶紧消失了。

周静雅阴沉着脸,对着肖天勤房间桌上他的照片眼睛一眯。她昨晚偷听见了肖天勤和母亲代依倩的通话。子衡的妈妈,似乎遭了二人的毒害,藏在绿竹街231号房子里,但是死是活,她不敢确定……

说起沈嘉碧,周静雅和她也很熟,关系不错。

周静雅边想着事情,边抽着烟,自己的女烟抽完了,拿了肖天勤的男士烟又抽了两支。正犹豫着要不要去肖家,忽然收到一条短信——

“来肖家找我,我有重要事情告诉你。肖天勤留。”

是个陌生号码。难道肖天勤换电话号码了?周静雅也正好想去肖家确定下究竟沈嘉碧有没有出事,也就去了。

如果肖天勤真干了什么事,也好当做把柄握在手里,不用再受那般屈辱!要不是看在肖天勤姓肖,有靠山,能帮她报仇,她真恨不得剥了他皮!

周静雅去肖家找肖宏。她不知道,肖家里,肖宏正和代依倩母子闹得不可开交,也不知道,陆子衡和许茉也在肖家,等着她的到来。

肖家里。陆子衡许茉在一旁冷眼旁观。

代依倩没有想到,沈嘉碧竟早有一手准备,来之前就把照片拷贝了一份在电脑里!真是该死!

“宏哥,你听我说,不是那样的。天勤是你的儿子啊,那些东西都是假的!你不能中计啊!”

“爸!我从小在你身边长大,难道我们就一点父子情分都没有吗?”

肖天勤对肖宏是有感情的,肖宏对他或许也有,但……这份父子感情,在欺骗、家产与残酷真相面前,却不堪一击。

“别叫我‘爸’!!你这野种跟我肖宏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们两个骗子!立刻给我滚!!”

“宏哥……宏哥……我跟了你二十几年,你不能这样对我啊……”

代依倩期期艾艾的哭,拉拉扯扯,肖宏满面盛怒,大骂代依倩母子。

周静雅看着这场景震惊了,这是闹哪一出?肖天勤,竟然不是肖宏的儿子?!

楼上转角处,许茉、陆子衡听着几人对话。许茉小声对陆子衡说:

“周静雅她真的会知道你妈妈的下落吗?”

“我也不清楚她知不知道,不过……从她下手,应该会有收获。”陆子衡附在许茉耳畔低声道。

刚才那条给周静雅的短信,是陆子衡找了新号码发的。两人耳语了几句,继续观察楼下的情况。

楼下。周静雅在一旁听了几句,彻底明白过来!

肖天勤是代依倩和另一个男人的儿子,根本不是肖家的孩子!现在谎言被拆穿,母子俩是要被扫地出门了!

那,她做的那些牺牲,指望肖天勤为她报仇,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怒火在周静雅心头烈烈的少。该死的龌龊东西!

“肖天勤!!你这杀人凶手!你害了碧姨!”周静雅一声大喝,扭扯争吵的几人都噤了声,齐刷刷向她望来!代依倩刷白了脸。

“你、你胡说什么!”

“雅雅你说的可是真的?!”肖宏惊大了眼。

“绿竹街231号,去看就知道了。”

周静雅话音刚落,楼上便冲下一个男人——陆子衡,身后还跟着许茉。陆子衡二话没说,直接冲出门前往绿竹街231号。

周静雅看见许茉还没来得及发怒,脖子便被人卡住——

“周静雅!你竟然害我!你难道不想让我帮你报仇了吗?!你不是恨许茉吗!!”肖天勤卡住周静雅脖子怒吼。

周静雅挣扎,一脚踢在肖天勤胯间,肖天勤吃痛,周静雅趁机挣扎开,阴狠的冷哼一声:“我是恨许茉,但我也恨你!!”声音又尖又利,满是痛恨!

肖天勤母子迅速被扣住了,送去了警察局。

许茉冷眼看着周静雅。周静雅往日白皙的脸颊泛着枯黄,一身狼狈,早不复从前的光彩照人。遥想曾经,周家的大小姐,何等风姿妖娆、高贵得不可一世,而今……

许茉不禁有些怜悯之意。周静雅是可恨,她恨透了她,厌透了她,可是现在再一想,她许茉一路春风得意,周静雅却次次越输越惨。她的惨败,对她就已是一种惩罚。

“周静雅,我现在原谅你,新仇旧恨一笔勾销,从今往后你别再来打扰我的生活,如何?另外,你弟弟找你很久了。”许茉对周静雅道。

周静雅听了脸上恨意更盛。

“许茉你少惺惺作态!我如今这境地全是拜你所赐!你竟然还装好人!我告诉你许茉,只要我活着你就休想活得安生!!”

周静雅恨瞪着眼睛,满目都是陷入绝境之后痛恨的泪,血红、狰狞。

等周清誉接到许茉短信匆匆赶来时,周静雅已经走了。

……

陆子衡在绿竹街那房子的院子里找到了沈嘉碧的尸首,埋在土里,惨不忍睹。

“别哭,茉……”陆子衡一脸麻木,安慰妻子,替她抹去眼泪。

“男儿有泪不轻弹,你憋着不哭,就让我替你哭了吧……”

陆子衡把妻子揉进怀里,狠狠的抱紧。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亲不在。陆子衡想起往日他对沈嘉碧的冷漠。是她先抛弃他的,他不想这么快的原谅她。

本以为还有几十年的时间用来磨合,以后终有一天能够接受彼此,好好成为一对有血缘关系的正常母子,却不想,天有不测风云,人的生命太脆弱……

如果早点对她好一些,就好了……

陆子衡心头一阵一阵的痛。

事情真相查明,代依倩主动承认了自己杀人,和肖天勤没有关系。但肖天勤是从犯,两人都逃不出法律制裁。肖天勤母子为了争取宽大处理,捅出来杜龙泽和周家的勾当。

陆子衡早等着这一天,暗暗把收集到的证据移交了警方。这样一来,就算黑龙帮的余孽要为杜龙泽报仇,也算不到他陆子衡头上。至于接下来追捕杜龙泽的事,就又警方来办,轮不上他来操心。

**

日子,宁静中掺着一层哀伤。

肖老爷子病情好转,但身体情况大不如前,肖宏也死了妻子,没了情人,只剩下一个亲儿子陆子衡,颓废了一段时间,终于振作起来,戒掉了往日的陋习,全身投入工作。

陆子衡最近笑容少了,工作上的忙碌,让他回家倒头就睡。许茉心疼,常逗他开心。儿子小陆曦这段日子长胖了不少,白胖白胖的,只管吃喝拉撒睡,和楚乐天嘻嘻哈哈爱笑不同,这娃真就一闷骚,什么表情都表达出种严肃、正经的味道。

今天一早,许茉先去了趟陆家,和杨淑瑜老两口家长里短聊了阵,添补了些吃穿的给二老,下午准备去刘诗语家看看。

“小闷骚,今天去看看诗语阿姨和你的好朋友小乐,好不好啊?”

陆曦嘴角淌着根口水,眨了眨眼,也不知道听懂没有。

许茉刚到刘诗语家楼下,便见远处一对男女,推着婴儿车。竟然是刘诗语和楚南,难道他们俩要和好?

“诗语。”

楚南本就要走了,抱起小乐亲了一口。“爸爸要走了,改天再来看你,乖。”

楚南放下小乐,和许茉勉强打了招呼走了。刘诗语看出许茉的疑惑,释然一笑,解释道:

“就算离婚了,他也是小乐的爸爸,我……不能因为自己,剥夺了他的父爱……”

刘诗语弯腰低头摸儿子胖乎乎的脸蛋儿。

“小乐乐,爸爸上班班去了,上班班呢是为了赚钱……”刘诗语还在继续说着,脖子上留着一道狰狞的伤疤,是周静雅那天伤的。

许茉看着、听着,心里有种触动——这个看似懦弱的女人,才是最坚强的,任风吹雨打,哭也好,痛也好,她都那么安静的咬着牙度过,经历这么多曲折,现在,她依然笑着……

大概,她这样性子的人,就算生活再坎坷,也能找到幸福的方向吧。

冷承风忽然给刘诗语打来了电话,刘诗语见许茉在一旁,不好意思,急急的不温不火说了几句,挂了。

许茉笑,也不点破。

告别了刘诗语,许茉打算回家了。陆子衡今晚不在,家里只有她和李晶晶、阿虎、小李。

不知为何,许茉总有些不安,总觉得有事会放生,反复想了想,却想不出个所以然。脑海里是周静雅在肖家最后一次与她相见时,说的那句话。

经过这么长的时间沉淀,回想起曾经与周静雅的暗斗,许茉醒悟了些东西。

要害一个人很容易,要让她吃苦头不难,但伤害别人就要承担同样的风险。解决问题的最好的办法,或许不是攻击,而是化解。

如果,当初周静雅在做出那些出格的事情时,她没有怒,没有以同样的方法教训回去,而是用另一种方法,包容下她的嫉妒、野心,让周静雅知难而退而不恨她,没有让梁子越结越深,如今,或许是另一番境况。

只可惜,生活里没有“如果”。她当时也做不到那么伟大。

许茉刚洗完澡,便接到电话,是陆子衡打来的,让她出去陪他散散步。EX广场新开了家电影院,正好可以去看看。

许茉和陆子衡搬到了另一处房子,是个三层的独立小洋房,清静,比之前的房子也宽敞多了,方便佣人住着照顾。

小陆曦睡着了,许茉反复叮嘱了李晶晶和小李、阿虎照看好孩子。

阿虎和小李送许茉上车。几人都没注意到,有个人影偷偷从门口溜了进去!

“大小姐,你安心去和衡哥玩儿吧,这些日子衡哥超负荷了,该好好放松放松了。”

“恩,你们一定要仔细照顾好小陆曦,一定一定不能马虎,知道吗?”许茉叮嘱。

“放心吧大小姐。”

许茉车刚开不远,陆子衡又打来了电话。“茉,我想起来有点东西没拿,我回来一趟,接你吧。”

许茉笑叹一口气。“唉,早说啊我的大少爷,我都开车上路了。”

许茉正和陆子衡甜言蜜语的聊着,又来了电话。“子衡,我先接个电话,来电话了,一会儿见面聊。”

许茉挂了陆子衡的电话,这个电话竟是周静雅打来的!

“许茉!哈哈哈!!来呀,你快回来看看呀!我要下地狱了,拉你儿子跟我一起下地狱,哈哈哈——”

“周静雅你说什么?!”许茉大急。

“来吧,回来吧,你不是恨我巴不得整死我吗?来啊,看看我怎么惨死!”

周静雅疯狂的大吼完,电话里只剩嘟嘟声。许茉一甩车头飞速往回开。房子烟雾滚滚,火光缭绕,小李和阿虎在门外急得团团转。

“大小姐门被从里面抵住了,我们打不开!!”阿虎急得哭。

“小少爷和晶晶还在里面!好像是周静雅,提了汽油冲进去点了火!”

一听儿子还在里面,许茉急得红了眼眶。

“门锁连你们都打不开吗?!窗户呢!!”

“都试过了,全打不开!报了警,但消防队也还在路上。”

因为之前许茉被绑架,这次住的房子全都上了安全网罩,里面锁死就进不去!

房子里火光映着,传来李晶晶的哭喊救命声。

“把门砸开!不论用什么方法!把门砸开!快!!”

许茉怒吼!

“是。”

“是,大小姐!”

许茉打了周静雅电话,周静雅很快接了。

“周静雅你要我怎样你才肯罢手!!”

“罢手?呵哈哈哈……”周静雅得意而凄凉的狂笑,“我还有退路吗?许茉,我的人生已经毁了,我已经毁了!!马上我就要死了,让你儿子跟我一起吧,我怕寂寞,正好有个伴儿。哈哈哈哈……”

“周静雅!!你快把门打开,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周静雅!!”许茉怒吼着,害怕的眼泪不停流,只觉天塌地陷。

“不可能!!许茉,我告诉你!我不想活了,我今天就是寻死的!你就眼睁睁看着你儿子陪我一起死吧!”

“周静雅!!!”

电话已经挂断。

怎么办怎么办……许茉心急如焚,晃眼看见顶楼的阁楼有个通风的小窗,可小窗太小,也太高,爬不上去。

“老婆!”陆子衡赶来,见情况大不妙。在路上他便接到电话了。

“子衡,孩子和晶晶在里面!周静雅在里面,放火要烧死他们,怎么办啊……”

“门快撞开了,别怕,我会救孩子的。别怕……”

陆子衡努力保持镇静安慰妻子。

“砰——”门终于撞开。

“你留在外面,我们进去!”

“不!”

“阿虎,拉住她。”

许茉被阿虎拉着,只能眼看陆子衡和小李冲进去。

“子衡!!”

好担心,好担心陆子衡也会发生危险。怎么办。许茉第一次这么害怕。

陆子衡在一楼客厅发现了被绑住的李晶晶,小李连忙解开她绳子。李晶晶哭着立刻逃了出来,已经吓傻了。

“晶晶、晶晶,孩子怎么样,孩子怎么样啊?!!”许茉要急疯了。

李晶晶语无伦次,只知道大哭。

许茉要了阿虎的手,要冲进去,陆子衡抱着孩子出来。许茉崩塌的世界终于看见了曙光。她的丈夫、孩子,总算安全了……

“孩子,让我看看孩子……”许茉连忙抱过小陆曦来,孩子哭得撕心裂肺,吓坏了。许茉上下看了一遍。

“还好,还好没有受伤……孩子,你要吓死妈妈了啊……”许茉流泪。对了……

“周静雅呢?!”

陆子衡头回望向三楼的房间,火光明亮。

“她把上三楼的门锁死了,进不去……”

“那孩子……”

“孩子放在二楼卧室的摇篮里,她没有抱着……”

许茉意外,心里有一种难过。周静雅,还是没有下最后的狠手……

“我刚才劝她了,她不死活不开门。消防队马上到,或许她还有救……”陆子衡眼神有些黯然。

许茉抬眼正见三楼窗户那里,周静雅背着火光站着,一脸悲凉,望着他们。

屋子里只剩下周静雅,她是真的想毁灭自己。

消防队来了,周清誉几乎同时赶来,许茉通知他的。周静雅被救出来时,手臂、额头被烧伤,但还清醒着。

周清誉抱着周静雅上救护车。

“姐!你怎么那么傻啊!烧毁了脸以后怎么嫁人!!”周清誉心痛担心不已,红了眼。

周静雅看见弟弟红红的眼眶,流下泪来。“……猴子……”

刚一出口,声音已哑。

“别说了,什么都别说了……闭上眼睛休息一下,一切都会过去的,都会过去……妈在赶来的路上了,她听见你出危险,差点吓死!我们一家人,真的不能再发生意外了,一个都不能失去了……姐……”

周清誉痛苦的呢喃,流下泪。

周静雅看见弟弟堂堂男子汉,为她落泪……真的爱她的,还有家人……她还有家人……

家……

周静雅活了下来,没死。

陆子衡和许茉商量着关于要不要起诉周静雅的事。许茉考虑再三,决定暂时不起诉。一是周清誉相求,保证一定不会让她再来打扰,二是,周静雅变成这样,虽然是她咎由自取,但她也有一些责任。

……

夏天过了,秋天也过了,转眼冬雪又至。

家里暖气出了问题,修理了两天还没找到原因。

许茉手冻得慌,正用电烤炉烤手。这炉子是刘诗语拿来的,说是好用得很。

刘诗语最近日子过得挺顺,找了家书店收银员的工作,闲来可以看看小书,正适合她的性子。据冷承风报告,他已经有了突破性进展,质的飞跃指日可待。如果“成了”,说要好好感谢许茉,合作什么的,继续开展。

“小心啊,小闷骚,昨天还头上撞了包,现在就不长记性了,到处乱跑。晶晶,晶晶……”许茉捞起儿子,喊李晶晶。孩子快两岁了已经能愉快蹦跶了。

“唉,大小姐,你叫我?”

“把小少爷抱到楼下去,小子在这儿闹腾得,吵得我宣传方案没法儿做。”

“好的。”

李晶晶熟练的捞起小陆曦,小家伙知道又要被撵走了,咿咿哇哇口吃不清的,说着鸟语表示不满。

小家伙总算弄走了。

许茉顺利的写完了方案,看窗外,暮色里,雪花一片一片的飘。外面的路灯已渐渐亮起来。远处路上,两三个行人匆匆,往家里赶。

陆子衡应该开到二环街过来,跨长江的大桥了,如果不堵车,再过二十来分钟,就能到家。

李晶晶敲了两声门。

“有事?”

“大小姐,有人寄来了一封信。”

许茉打开信,没有署名。只有几行话——

许茉,你永远不知道,我有多恨你!有多想让你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如果不是你,我不会成为现在这个样子,家不完整,身体不完整,被人唾骂。都是你!许茉,我真的好恨你,好恨!所以……这辈子,我都不想再见到你了!

许茉停在最后那一句上,沉思了几秒,嘴角弯了弯。

不再相见,就是最好。

“其实我很讨厌你。”

许茉自言自语一句,听见楼下嬉笑的声音,隐约听见陆子衡的逗儿子的谈笑。“……小子,你没你爹我的手段和运气,这样闷骚以后可找不到好老婆……”

许茉闻言不禁笑出声。不正经啊。

“老婆,我回来了。你在笑什么?”陆子衡进书房便看见许茉在笑。

许茉搂着陆子衡的脖子,生气道,“喂,你欠我的蜜月,是不是该还我了?”

“额……这个……下周三二环街口的瓷器展邀请了我,因为我那铺子从那儿发源,所以……你知道我不能不去。然后接着是我爷爷那边新开的医院要挂牌,你知道我也不能不去……”陆子衡细数了一堆被秘书安排的行程,表示自己真的很忙。

许茉越听脸越臭。“臭小子!我堂堂许家千金,跟着你吃苦不说,连个结婚假都度不了,明明说好的……员工工作满一年还能有年假,我都当你老婆两年了,还没个假……”

陆子衡嬉笑,捏了许茉的脸。“对不起,老婆,重要事情太多了。对了,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找你商量,一件很紧急的事,后天就得办。”

“什么?”

“我们后天……是去苏梅岛度蜜月呢,还是去夏威夷,或者大溪地?”

许茉一听,眼睛瞬间亮了。

“臭男人,你耍我!”

许茉锤了陆子衡的胸膛。两年的时间,陆子衡的胸膛越来越结实了。

书房门关上,夫妻两在书房干起来坏事。门里各种喘-息与物品落地的声音。

门外,小陆曦耳朵贴在门缝,使劲的听,手里拿着小皮鞭。听了一会儿,使劲的敲打门。

夫妻俩正在兴头上,不得不断了,一肚子火的陆子衡黑着脸打开书房门,见儿子睁着无辜的大眼,把皮鞭递给他。

“……“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写给读者的一封信

在我2x岁第一天的凌晨,某月终于完结了第一本V文(是滴,今天羞涩的生日了)。一路从第一章那个地方走下来,途中经历了许多。有苦有甜,具体不细说了,每当觉得坚持不了,看见后台里你们的脚印,就觉得,或许可以再坚持一下。谢谢每天追文的亲,想到你们决定买v时的心情,俺就觉得很感动。

这个故事正文完结了,改日或许会补一张3k左右的番外,对欠缺的小地方讲清楚。另外,新文开更了,还没去的小读酱赶快去瞅瞅吧。

另外,如果喜欢文的话,砸个收藏文啊专栏啊什么的,某大月亮也不介意哟!【挑眉坏笑+捅鼻孔】(某小读酱:明明是很想要吧?哼╭(╯^╰)╮。 某大月亮:(⊙-⊙)…

章节目录

恶毒女重生扑倒忠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月满朝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满朝歌并收藏恶毒女重生扑倒忠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