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英才天成,天底下哪能您不知道的事?真没有,就是夸您,水岩你还不知道,拿你当偶像敬着的,我么,也敬着您的很呢,吕丰么,你是他小师叔,他敢不敬着,你就打他!还怕打不服他!”

“拿我当土偶木像啦?”苏子诚又气又笑,李小幺拉着他的衣袖,一边拉着他往回走一边笑道:“土偶木像不是神仙就是圣人,可不得了,好了,咱拉赶紧回去,那灰灰菜我知道,回去用开水烫一烫凉拌最好,那猪母菜是个什么东西,我还是头一回听说,回去问问大余认识不,咦,你们知不知道?”李小幺说着,转头问着南宁等人,南宁忙陪笑道:“这猪母菜是咱们北平的俗称,这菜能入药,还有个大名叫马齿苋。”[.doulaid

“原来是这个东西!那我知道了,这马齿苋是样好东西,回去让大余多放鸡蛋,再加一点点麦粉,煎的黄黄脆脆的,可好吃了!”李小幺转头看着苏子诚,笑颜如花,苏子诚被她的笑颜和家长里短的闲话说的心情轻松而安适,一边笑一边点头:“这吃上头,就没你不知道的!”

“也有,天下之大,不过不多就是,民以食为天,这是大事!”李小幺心情轻松的说笑着,落雁说的对,说开了,至少自己没了顾忌,这样日子才能过的轻松自在,自己在这一世别无所求,只求个自由而自在。

李小幺的轻松让苏子诚也跟着轻松而愉悦,两人一路说笑着回到驿站,李小幺进了二门,寻了个婆子问了路,径直往厨房方向过去,南宁拎着篮子紧跟其后,苏子诚摇着折扇,也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往厨房走去,后面的小厮们自然不敢先行散去,忙一路跟着往厨房过去,在厨房门口站了一片。南宁将篮子送进厨房出来,赶紧挥手屏退众小厮,只留了两个小厮在门外等着听传唤。

海棠根本不认识这是什么东西,大余迟疑了好大一会儿才认出一样来,李小幺只好零乱的说着听一句看一眼得来的那些做法,然后细细描述了口感,吃起来如何如何如何,大余到底是水准极高的大师父,凉拌灰灰菜试到第三回,就拭出了李小幺所说的正统味儿了,那鸡蛋煎马齿苋就简单了,李小幺满意的撤出厨房,苏子诚站在李小幺身后,这才明白李小幺这指挥做菜是怎么个指挥法,好不容易忍到出了厨房,直笑的差点连折扇都捏不住,李小幺也不理会他,回去洗漱换了身葱黄衣裙,收拾干净出来,南宁早就在院门口等着了,引着李小幺进了正院,东平忙指挥着众小厮上了菜饭。(www/.xiaos惑yd/.sssxsw.com更新本书最新章节)

苏子诚挟了块马齿苋鸡蛋饼,左看右看看了半晌,才试探着尝了一口,品了一会儿,惊讶的赞叹不已:“还真是鲜美可口,难得!”李小幺顾自盛了碗清鸡汤,将比铜钱略大、煎得两面焦黄的马齿苋饼泡进去几只,就着凉拌灰灰菜吃了半碗,苏子诚见她吃的香甜,也学着泡了半碗吃了,两人吃完了满满一碟马齿苋饼和凉拌灰灰菜,喝了一碗清鸡汤,旁的菜竟一点没动。

两人吃好,北庆已经支好红泥炉准备沏茶,李小幺忙问道:“北庆会泡普茶吧?”北庆笑着点头答会,李小幺笑盈盈的吩咐道:“我那里收着些上好的普茶,让人拿来,不要研末,那些浑浑的茶汤最难喝不过,这些茶里,我就觉得普茶好。”苏子诚高挑着眉梢,敢情自己从前那些好茶,都是明珠投暗了!

两人坐在院子里,慢慢喝着茶,苏子诚看着李小幺,思量了片刻,这事还是早些和她说的好。

“今年春天,南越南江几个郡大旱,已经一个多月滴雨未下,我调了汝城守将姚明广驻兵梁越边地,让他装作要蓄力攻击,这一阵子常以散兵攻入南越试探,南越如今南兵北调,池州压力骤减,如今池州府已经诏宣吴贵妃谋杀先皇,篡改遗诏,大皇子也已经自立为帝,正调兵准备攻打太平府,太平府那边“苏子诚轻轻笑了起来:”吴太后给我写了封信,倒也亲热,好歹也是亲戚,以借兵试探。”李小幺凝神听着苏子诚的话,苏子诚转头看着李小幺笑道:“我回了信,以她的实力,大皇子自不在话下,也没给她实信儿,你这一趟太平府之行功劳极大。”苏子诚突然转到了李小幺身上,李小幺意外的看着苏子诚,静等他往下说。

“我和大哥商量了几回,你这份功劳若不厚赏,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可若重赏,你毕竟是女子,又不能为官,且太平府之行,又隐秘不可言,我想先和你商量商量,就以金银为赏,你看如何?”李小幺听的心头狂跳,金银为赏!这是她做梦都在想的好事!李小幺咬着嘴唇,压着心底的惊讶和惊喜,沉默了片刻才看着苏子诚试探道:“能赏多少?”苏子诚犹豫了一会儿,看着李小幺答道:“黄金万金。”李小幺眉宇顿时飞扬起来,绽放出满脸笑容,不停的点头答应道:“就黄金万两!那就黄金万两!旁的我什么也不要,就要这黄金万两!”苏子诚愕然看着一脸狂喜的李小幺。

李小幺舞着手兴奋的好大一会儿才渐渐平静下来,抓起杯子连喝了大半杯茶,满脸满眼的笑意,看着苏子诚又是笑又是感叹的说道:“你不知道,我有好多好多的打算,就是苦于没本钱,一件也做不了!这下好了,有了这黄金万两,那就什么都有了!不过三五年,你看着吧!这黄金万两就能翻出十万两、二十万两来!我这生意就能铺的到处都是,还要铺到海外,我准备建只船队,建只最大最厉害的船队,飘洋过海挣大钱去,鹿港往南,离大陆不远,有好多树林丰茂的岛屿,等我挣了钱,多养保镖,占只岛住去!唉呀!一定要在岛上种满桃花,就起名叫桃花岛!”李小幺自说自话,自己和自己说的笑的前仰后合,苏子诚眼角微微抽了抽,看着手舞足蹈的李小幺,突然一股浓浓的悔意冲上来,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李小幺那些乱七八糟的打算听得他心情一点点烦乱、恼怒而越来越煎熬起来。

“黄金万两啊!”李小幺重重拍着椅子扶手,又是一声兴奋的感叹,往后仰倒在摇椅里:“换成白银就是十万两!到底是皇家有钱!咱们说好了,就黄金万两了!”李小幺微微抬头看着苏子诚确认道,苏子诚似是而非的‘哼’了一声:“不过先听听你的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黄金万两!多好啊!”李小幺伸出手指一个个曲伸着:“事情要一件一件做,第一,先回去看看织坊的货品,若不比太平府差,就加一万两银子进去,要做就要做大了,还要在开平府开间铺子,既然有了钱,这铺子就得开得气派些,下半年就把分号开到淮南路和梁地去!第二,落雁这边最花银子,买宅院就是笔大支出,还有别的,少说也得两万两银子,宽着些,给她两万五千两,再建只船队,算了,建船队这些银子还少得多了,先造两只船吧,两只船一起出海,有什么事也好有个照应”苏子诚被李小幺做梦般的细细盘算盘算的心烦意乱,脸色也越来越阴沉,忍不住烦躁的打断了李小幺的话:“你一个姑娘家,做这个生意做那个生意,你要这么多银子干什么?十万两银子还不够你用一辈子的?”

“这你就不懂了吧!”李小幺转头瞄着苏子诚:“坐吃山空,这是一,其二么,做生意挣钱,就跟你攻城掠地一样,这中间也是自有乐趣,其实十万两银子真不够我过一辈子的,再说,钱多了也好做点善事不是,象刚才那个婆子,她家有个小四,聪明却没钱上学,往后我挣了钱,挣了足够的钱,就在各地建义学,请真正有学问的大家来上课,穷人家子弟只要肯学,不用交束脩,我还供他一天两顿饭,女孩子也可以来上,若再有钱,就修些济贫济老院啊什么的,你看看,用钱的地方多着呢!不挣钱不行啊!”李小幺顺口说着,苏子诚却只盯着一句话问:“十万两银子还不够你过一辈子的?”

“嗯,我不是说了么,我要修一座桃花岛,怎么够?唉呀!黄金万两啊!好了,天晚了,我就不多打扰你了,明天咱们早点启程,回去开平府还有好多好多事!你说是吧?”李小幺站起来,轻快的转了半圈,冲着苏子诚曲了曲膝算是告了辞,脚步轻快的出了院子。

苏子诚跟着站起来,迟疑了下,几步跟上李小幺,也不说话,只一路紧跟在李小幺身后,送她回到偏院,李小幺笑着曲膝谢过,看着她进了院子,苏子诚也不停留,背着手垂着头回到自己院里,站在院子里发了半天呆,才拖着步子进屋歇下。(看秾李夭桃最新更新章节,

章节目录

秾李夭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闲听落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闲听落花并收藏秾李夭桃最新章节